又一次孤陋寡闻了 从来没见过这么大的咖啡厅

https:///video/1081152044102082560


漫咖啡是集咖啡烘焙、面包烘焙、产品研发、餐饮为一体的咖啡店。这是一个温情的小天地,总面积2000平方米,同时可容纳600人入座。以温暖的木质材料打造建筑风格,复古的环境设计让人感到很舒服。

甄 馨

/

漫咖啡深圳区域负责人

又一次孤陋寡闻了,我从来都没见过这么大的咖啡厅,一栋三层楼的房子,总面积达到2000平方米;我也从没见过这么热闹的咖啡厅,尤其是在周末,600多个座位几乎都坐的满满当当。

在咖啡厅里从上到下转一圈,有高谈阔论的、有兀自发呆的、有聚会的、有谈正事的、有年轻人、有老外、还有带着老人和小孩的……恍然间倒不觉得这是一间咖啡厅,更像是回到了过去的茶馆,在这里会看到形形色色的人说着形形色色的生活与经历。有的抱怨,有的大笑,有的沉默。

内心的宁静与环境的喧嚣,生动的刻画出社会的现实。这样的感觉,从推门而进的那一刻起,就开始有了体会。还有一个更加深刻的体会是。时间仿佛在这栋房子里慢了下来,这感觉或许来自昏黄的灯光、古朴自然的装置以及每个人都是悠闲自在的模样。

在深圳市区哪里还能找到这样一个放松、悠闲的慢空间啊,我如果住在这附近,我一定会爱上这里的,这是我第一次去漫咖啡的直观感受。

2011年1月5日,北京漫咖啡第一家丽都店正式营业。很快就成为当时当地的“网红店”,也会吸引许多明星光顾于此,紧接着漫咖啡在北京迅速蔓延开来,再后来的几年时间内漫咖啡已经蔓延至全国了。

漫咖啡创始人,六十多岁的韩国人辛子相,日后把自己经营的成功归结为——对中国人深入骨髓的观察

2015年8月,漫咖啡1979店在深圳开业,从小在北京长大并且对于餐饮业毫无经验的甄馨是漫咖啡深圳区域的负责人。

甄馨说漫咖啡最早在北京爆火的时候,她也经常会去“打卡”。她之所以选择跨行业接手漫咖啡这个项目,纯粹是出于一个女孩子对于开咖啡厅的幻想,除了非常喜欢咖啡之外,更是觉得咖啡厅是美好浪漫事物发生的所在地。

而漫咖啡的“漫”则是取自浪漫的“漫”。创始人辛会长希望漫咖啡成为“现代化城市舒适的休息空间”,人们能够在这儿享受一天中浪漫的时光。

人在满足基本的需求之外,就会开始追求生活的体验感,这份体验感可能是来自于一次旅行、一份美食、一场演出等等。漫咖啡的梦想是可以给人们提供一个空间能够容纳人们在这逗留的,除了上班在公司下班回家以外,可以把漫咖啡作为他的“第三空间”,这是他们一直倡导的理念。

“虽然‘第三空间’这个词最早是被星巴克运用的,但是实际上我觉得我们漫咖啡会将这个词诠释的更好一点。我们非常欢迎客人可以在这待一天,甚至是更久。不光是我们的环境也好、空间也好、服务人员也好都非常有包容性。”甄馨说。

为了贯彻好这一理念,空间上除了大以外还得舒适,是漫咖啡营业的基础条件。2000平米的面积放在任何一家餐饮店可能都会设置出2000人的座位,但漫咖啡却只设置了600个座椅,每一个座椅都会配合桌台搭配出独特的风格,并且提倡用舒适柔软的材质打造,给客人一种家的感觉。

这是一个温情的小天地,没有美式咖啡厅所带来的拘谨感。

漫咖啡以归本主义作为主要的设计理念,采用自然的元素,用简单的大线条勾勒细节,同时将淳朴而有魅力的钢木、清水混凝土搭配石砖合并在一起,浪漫和灵动彼此交接,让人感觉很亲近自然。

以暖色和深色作为主要色调,凸显轻松、明快的氛围,使人陶醉其中,从视觉上给人一种非常安稳和舒畅的感觉。

甄馨说她忙完后最喜欢坐在三楼靠窗的位置,看着窗外的湖景(香蜜湖)缓解一天的疲劳。

这么多年来,漫咖啡始终没有进入互联网经营模式,没有开通外卖服务,就是一直坚持鼓励消费者来到店里坐下来,放慢自己的脚步。但是与之而来的,是要承担人力物力所带来的高成本。

“可能随着时代的进步吧,我们也会市场淘汰,因为经营成本太高了。就我们如果不继续涨价,我们一定会被市场淘汰的。但是我们还是很用心的在经营,就希望每一个来到这的客人能有一个很好的体验,希望客人会喜欢我们,让我们能坚持的再久一点。”甄馨说。

时间能使隐匿的东西显露,也能使灿烂夺目的东西黯然无光。我也希望它能久一点。我不知道它承载了谁的时光,但它一定承载了谁的时光。相信那些人也一样希望漫咖啡可以久一点,再久一点。

最后喧嚣过后,总有属于自己的宁静。宁静过后,总有属于自己的寂寞。

愿我们在匆忙疾驰的都市生活中,慢下来给自己的生活制造一些愉快的时刻,把平凡普通的日子过得会发光。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