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杯咖啡换你的故事——苦咖啡

一个人就那样跳下去了,安静的下午,地面发出一声闷响,肝肠寸断。

我贴着窗子听的格外仔细,看见他的家人追了下来,然后奔来的保安…

多了零星围观的人…

匆匆赶来的120急救车…

此刻,我很确信是他救了我,确切的讲,是他最后的没什么巨大影响的结局疏导了我。

我这样滴水未沾面容憔悴的贴着窗子,已经度过了几个昼夜,一直在用眼睛丈量着距离地面的高度,跳下去的那个应该是我,而不该是对面楼那个人。

我不是个柔弱女性,内心阳光,性格率真执着,学历不高,但有主见,有良好的人际关系,对人一直保持着真诚,这些性格也让我受益匪浅,在我为人生拼搏的道路上,我的性格得到了很多人的赞誉,因此收获了很多成功,但是此刻,我是个绝对意义上的失败者,毫无意外的,这一定关乎我的感情生活…

一、亲情

我出生在翻三座山才能到县城旁边的山村里,从记事起父母的感情似乎开始变淡,哥哥、姐姐和我,常因父母之间的感情纷争而得不到照顾,甚至得到的至有父亲的毒打,那些遭受毒打后伤口至今明显,然而最受伤的还是我的内心。

父亲是县城里的教师,人际关系广泛,一度行走县城的各种场合名利双收,母亲为人善良,但是思想迂腐,在跟父亲分居的那段时间,母亲领着几个孩子在乡村住,父亲则一人住县城宿舍潇洒在外。

大哥早早在外混迹,二姐为人相对老实,而我,跟很多山村的孩子一样,很早开始洗衣做饭忙家务,打草挖地卖红苕。当然,我在那段岁月里并未辍学,一直到初中毕业。

后来发生的一件事使我终生难忘,它影响了此后的人生,也决定了我今日的命运。

同村的一个姐姐准备去县城购置嫁妆,邀约我与嫂嫂陪同,我向母亲要路费却被拒绝,于是跑到这个购置嫁妆的同村姐姐那里,编了个要帮家里做农务的理由,告知她去不成了。

后来送这位姐姐到村口等车,途中走到河边,她说要簌簌口,让我帮着拿下外套,便弯下腰去捧河里的水漱口,之后嫂嫂也赶到,她们俩就结伴上车去了县城。

未曾想到,夜半从县城归来的这位姐姐急匆匆的直奔我家,告诉我大哥,说小妹崽偷了壹佰元钱,让他好好教训我,并要求无论如何要把钱还回去,叫嚣着要把我们家翻个遍……

我回到家,面对家中这一片狼藉,感到委屈和无助。面对哥哥的责骂,同村姐姐的指指点点,我感到愤怒,也委屈的泣不成声,要知道九十年代初的壹佰元,对于这个山村的任何家庭而言都是个大数字。

一气之下,连夜跟我二姐骑着自行车翻了三座山,一路摸黑,磕磕绊绊的在凌晨赶到了县城父亲的宿舍。然而,当我和二姐敲开门,对父亲讲述完这一切后,父亲凭着对我更小的时候在我母亲供职的供销社偷拿过糖果的印象,以及一直以来打骂我的心态,对此事表达出对我的不信任,加之他考虑这件事情对整个家庭在全村中的颜面问题而随之对我施以辱骂,这辱骂给我造成了难以磨灭的伤害。

在后来的几天中,我滴水未进,以泪洗面。

这件事,像一块西西弗斯推的石头,瞬间落下狠狠的砸进了我的梦境,直到现在,我遇到不开心的事情,都会在反复出现的恶梦中喊出“不是我偷的!不是我偷的!不是我偷的!”进而惊醒,醒来时往往一身冷汗,泪流满面。

我坚信一个人的成长历程中,亲情关怀是至关重要的,如今我的哥哥虽然已不在社会上混迹,和姐姐一样有了自己的家庭事业,让我有了一丝安慰,但是那种从我七岁时就让我给他们洗衣服的心态一直存在至今,比如,我有了财富能力扶植他们做事业时借出的钱,在我后来落魄时也未能归还给我。

后来,我把母亲接来跟我一起住,也许这就是血浓于水,我的亲人都好时,我才觉着暖和…

二、爱情

不是我偷的!不是我偷的!不是我偷的!

我又在梦中惊醒,此时他温柔的手已抚去了我额头上的汗珠,他说没事,有我在。

我体会到被人爱的温暖,是从他开始的。

我们在成都相识,自从那件事过后我便离开了家乡,晃晃荡荡最后到了成都去打工,后来在做办公家具销售时结识了他。

他是我在一家医疗机构客户认识的药房主任的同学,初次见时,他还没有离婚,他是重庆一家企业的销售负责人,很有前途,也很简朴,以至于后来在跟我约会的时候,也只是吃快餐,约我看电影时都骑着自行车去,那时的我却因销售办公家具业绩优异而小有名气,开起了老板给我配的一辆当时热门的奥拓车,然而他所具备的简朴作风和缜密的逻辑思维能力却深深吸引着我。

起初,我是个外表阳光又积极向上的女青年,为了这难得的能在大城市立足拼搏出的事业,不断地去结交朋友,虽说只是为了工作,但也在结交各种朋友的过程中,感受到以往难以获得的,那种人与人之间的关心和信任。

跟他的药房主任同学以及那个圈子的人都混成了好友,自然而然跟他走近的机会很多。起初,他对我产生好感时我没有任何察觉,后来在一次谈话中我了解他感情生活的无奈,他的妻子生意成功,渐渐开始嫌弃在企业拿死工资的他,夫妻生活逐渐冷淡,我想,作为而立之年的这个男人来说,一定是种悲凉的人生体验。

他为我的热情和外表的阳光深深吸引,开始的时候打传呼Call我,月初打来,月底我才回复,他的同学和朋友圈子不断地为我们撮合甚至做局,而我知道,他是个君子,不会轻易跨过禁区,全凭着我对他的感情日积月累而进一步确定关系。

跟许多故事一样,走进他的生活,也放弃自己的一切,我同意跟着他去重庆生活,辞掉了那份让我光鲜的工作,只身来到重庆。在重庆那间为我们未来生活筑起的爱巢中,我享受了多年的温柔和甜蜜,那是拂去我年少时恶梦的港湾,那种幸福的体验,让我对家庭有了重新认识。

但是,到了重庆后的这段日子,因为自身受教育程度不高,又远离了在成都已有的销售事业平台,一切都要重新开始,结果四处碰壁,终日郁郁寡欢。

我想这个时候唯一的事业就是好好经营这个家庭,抚慰那个爱我并渴望家庭温暖的男人,于是,我包揽了这个男人生活的一切,他的父母,他的亲朋,以此为他分忧。

就这样一直平静而幸福的生活了几年。

从传统意义上讲,一个家庭能够延续其存在意义,势必要关乎繁衍后代,而我也期望跟他能够有个儿孙满堂完整幸福的未来,也许从双方都意识到养育后代重要性的一刻起,一切都改变了。

有一天,他不知从哪里找来了一套专业学术著作,读完后告诉我,牛皮癣患者会遗传给下一代,而且几率是万分之一。

我所患牛皮癣从认识他之前就一直有,他也知道,鼓励我去治疗,经过治疗和控制已经基本上对身体没有什么影响。

而他用这个万分之一的说法,就简单迅速的抹去了我对家庭的憧憬。

我对他所坚信的传染几率表示不理解,并坚信他能够理性的分析这个问题。

双方常常谈到不欢而散,就在这期间,又一个无法预料到的事情发生了。

手机坏掉正要外出的那个早上,他说去买个新的吧,我说你不是有那么多旧的吗不就是打个电话嘛,我用旧的就好了,他说好吧就出门走了,我到抽屉里找了一部他用过的手机,换上卡后,准备清理一下手机。

和很多电视剧情一样,那里面存着温暖而陌生的女性声音。

“亲爱的,你别忘了回来给我买豆浆”

接下来的沉默,我终身难忘….

我从来不喝豆浆!

那个语音信息不是我!

那不是我的声音!

那是另一个女人!

我心跳加速,女人的直觉让自己透过冰冷的手机嗅到了那个女人的气味,甚至脑海中浮现出自己所爱的人与另一个女人颠鸾倒凤的场景。

这一刻,空气凝固,天昏地暗。

我打电话叫他回来,说有急事。

回到家,看到坐在床边一反常态泪流不止的我,他似乎明白了什么,蹲在我面前,用那依旧温柔的声音问我到底怎么了。

到这个时候,他竟然还那么道貌岸然的看着我!假惺惺的关心我!我开始愤怒,歇斯底里的嚷出我的疑问,我的不快,我的无助和伤心。

现在想想,男人常常把家庭当做寻求抚慰和治愈伤口的港湾,要从妻子身上得到的是母亲般的安慰和扶持,丈夫开始事业有成,但是即便同时拥有妻子和情人,他们也不会选择离婚,男人们在外面找到的也许是逢场作戏式的性的安慰和能使其减缓压力的猎奇心理,既不能忽视也不能吵闹追究到底,要有策略的应对,这种遭遇情感危机后的狗屁理性,对于女人来说,特别是像我一样感情上存有洁癖的女性来说,很难做到。

凭什么?

我付出的这一切都不够么?

对于我多日来的追责,他渐渐失去了耐心,连道歉都不会再有,关系逐渐恶化。

办理离婚的那天,沉浸在悲愤中不能自拔的我没有来得及带上所需的证件,以至于从社区办直接折返回家中,捧着整个大箱子再回来,当着他的面翻腾出来。而他,他把自己的证件准备的一应俱全,包括我们的结婚证,似乎早有准备。

我原以为办理手续的人会问问原因,让我诉诉苦,结果只听到简单的一句话—手续带齐了么?

我在办事大厅找到了当年给我们办结婚手续的人,我从带来的箱子里翻出了一包朋友的喜糖,我抓着喜糖给了那个人,说当年结婚时没有来得及给你,现在……

协议离婚的时候,我对他已经厌恶至极,但经过一段时间后,他依然在照顾我和我的母亲,我也像没离婚之前一样照顾他的家人,尽管看不见他的时候总会想到那个女人,她们在一起快乐吧?

三、友情

感谢我在成都的那个老板,他让我明白自己可以施展的能力,他给了我人生最重要的鼓励。

感谢美容院的姐姐。

感谢那个在我离婚期间租住的房子里整日贴着窗子准备跳楼时,那个一句话点醒我的好朋友,他的话让我内心顿时不再空虚,不再愤怒。

好吧,亲情、友情、爱情,这就是我的感情生活,我的生活。

对面跳下去的那个陌生人,你要走好,你让我对生命有了更多感悟,以及给了我好好活着的勇气。

如今,我和着眼泪喝下这杯苦咖啡,渐渐地品味出了生活的浓香。

感谢你,生活。你让每一个女人都更加完美。

老高,写于公元二零一三年八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