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议收藏 | 台湾左岸咖啡经典文案合集

说到“咖啡”,你会首先想到哪个品牌?

星巴克?Costa?雀巢?

虽然上面这些品牌在消费者中的知名度都很高,但在广告圈,有一个品牌的知名度一点也不亚于其中任意一个——左岸咖啡


可能大多数人喝都没喝过这款咖啡,但却久仰大名,这主要还是因为它独特的营销理念和让人印象深刻的文案。

【左岸咖啡】是统一在台湾推出的一款塑胶杯包装的咖啡饮品,以17~22岁的年轻女性为目标消费者。法语里的“左岸咖啡”其实指的是首都巴黎塞纳河左岸的咖啡馆,而统一选择用“左岸咖啡”这个名字,就是想塑造一款“浪漫”的巴黎咖啡形象。

台湾奥美的创意人在为左岸咖啡做广告时表示:“让我们忘记自己是在为包装饮料做广告,假想是在为一家远在法国的咖啡馆做广告!”为此,奥美专门为左岸咖啡量身打造了一个概念平台——左岸咖啡馆。

左岸咖啡想通过左岸咖啡馆这个概念,为消费者建造一个自己脑海中最喜爱的法国咖啡馆形象——一个历史悠久、文化艺术气氛浓厚的咖啡馆。当然了,现实生活中并没有这样一个咖啡馆的存在,所以左岸咖啡的广告一直在宣传品牌,很少去讲产品本身。到现在,左岸咖啡更像是一种感觉、一种情绪。

在左岸咖啡的大多数平面广告中,都在讲述发生在左岸咖啡馆的一系列短篇故事。广告多以咖啡馆为背景,加上黑白色的怀旧基调和细腻的文字叙述,为消费者营造身临法国左岸咖啡馆的氛围。

来欣赏一下【左岸咖啡】那些细腻浪漫的文案:

【我也在左岸咖啡馆,也在去左岸咖啡馆的路上】

飞往巴黎的长荣左岸专机,空乘员优雅地为每个人端上热咖啡,

四周的景致与空气中的咖啡香,让人宛如置身左岸咖啡馆···

【下雨喝一下午咖啡】

聊赖的午后
我独自走在蒙巴那斯道上
突然下起雨来
随手招了一辆计程车
满头白发的司机问了三次
[要去哪?]
我才回过神。
[到……]
没有预期要去哪的我
一时也说不出目的地
司机从后照镜中看着我说
[躲雨?]
我笑着没回答
雨越下越大
司机将车停在咖啡馆前要我下车
笑着说
[去喝杯咖啡吧!]
他挥手示意我不必掏钱了!
来不及说谢谢
计程车已回到车队中
走进冷清的咖啡馆
四名侍者围坐一桌闲聊着
看到我后立刻起身
异口同声的说[躲雨]?
我笑着不知该如何回答
午后一场意外的雨
让我一下午见识了
五个会[读心术]的人
喝了一下午的咖啡

你若想在左岸与莫奈交谈,

最好懂些颜色,

尤其是黄颜色。

法兰德斯黄是这样的,

用鲜奶白调鲜蛋黄,

高温上色,

则成为戴尔塔黄。

这些是莫奈的颜色。

我在左岸咖啡馆看见,

一号作品烤布蕾,

二号作品卡芙玛许。

【上帝、彩票、盲乐师】

常在广场演奏手风琴的盲乐师
轻易穿过交错的街道
来到咖啡馆。
他对咖啡的熟悉
超出我的想像。
邻桌一位好厅的客人
向侍者打探盲乐师的来历
[27岁那年随马戏团游走各地的他,
同往常一样在表演走钢索前
没有忘了向上帝祝祷告
在众人的注目下

才跨出一步
他便从钢索上落下 ……]
待者转头看着盲乐师,
压低声音[就这样失明了!]
侍者突然拿起一份晨报,
快步朝盲乐师走去。
盲乐师从呢绒帽中
取出几张彩票给侍者,
侍者翻开晨报
熟练的为他兑起奖来。
经过一阵小声交谈
盲乐师慎重的收起彩票
露出笑容,
侍者为他披上大衣
点了根烟给他。
没多久后他拿起手风琴
奏起快板的布雷舞曲
喜孜孜地步出咖啡馆。
和进来时一样
没有碰撞到任何桌椅。
侍者来到好奇的客人桌前,
继续未完的话题
那次意外后
他开始买彩票,
而且一买就是三十年。
三十年来他未曾中过一张彩票,
今天也不例外。

他始终乐观
因为他总说
上帝欠我一次>

【水杯与咖啡杯,距离五英寸】
那位在咖啡馆门口
就可以将帽子
稳稳的掷在衣帽架上的中年人。
选定座位前
两度逡巡各个角落,
最后还是停在靠窗的位置
不过,
并没有立刻坐下
先是调整桌椅
然后将糖罐移到桌角
才缓缓入坐。
和我上一回见到的相同:
他把水杯与咖啡杯挪过来
移过去,
试了几次
才满意的看着自己的安排,
普通人喝两杯咖啡的时间
他只喝了一口
每喝一口,
又复重同样的动作;
调整水杯与咖啡杯的距离
他的举动勾起服务生的好奇
于是问:[你在…做什么?]
他好象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不停的移动水杯与咖啡杯
[我……]起了话头又陷入沉思,
一阵长长的静默后

"我在…"
他指着自己
认真的说着:
[我在喝一杯咖啡!]

她又要离开巴黎了

人们说
女子不宜独身旅行
她带着一本未完成的书
独坐在咖啡馆中
那是一种阴性气质的书写
她喝着拿钱……咖啡与奶
1比1
甜美地证明着第二性
不存在
那香味不断地从她流向我
绝不只有咖啡香
这是1908年中的一天
女性成为一个主要性别
她是西蒙波娃
我们都是旅人
相遇见在左岸咖啡馆

他带着微笑离开
在巴黎微笑可以用法语发音
他说微笑的名字叫做
蒙娜丽莎
即使在安静的咖啡馆中
那笑
是无声的
一杯昂列
让周边有了热络的氛围
足以上歌手们、乐师门、丑角们
都为这一刻活了
我看着他
与他相视一笑
这是1516年
他带着蒙娜丽莎的微笑来到法国
他是达文西
我们都是旅人
相遇见在左岸咖啡馆

遇到一位读到[L]的工人
咖啡馆的隔壁就是图书馆
大家总是先去借本书
再到咖啡馆里自己习惯的位子
然后年长的服务生
会端一杯口味习惯的咖啡
悄悄放在你的桌上
如果有人弄错位置
那一定是新客人
光线最好的角落
属于那位五十左右的蓝领阶级
他惯常维持谦虚有礼的样子
但从不与人攀谈
今天他读的狼潘论
[Lupus Theory]
记得前天他还在读
伐木工人守则
[A Lumberjack’s Handbook]
再上次好象是
瑞士雪车制作法
[Luge Production]
真是独特的阅读方式
由于好奇
就到图书馆的架上查看
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发现
伐木工人守则正
紧贴在瑞士雪车制作法的后面
原来他是按照字母顺序一直读下去
而且已经读到Lu字头
这样看来
下一本将是琵琶音律

[喝完这杯咖啡 我就要变成别人了。]
他突然转头跟我说话。
胡渣上还沾着鲜牛奶的泡沫。
可能因为我是东方人,
和他扯不上任何相干,
才会主动向我吐出秘密吧!
"我将加入佣兵部队"他继续说。
"听说一旦加入佣兵部队,
就可以洗掉所有的前科
重新再活一次。"
有关佣兵的话题
我还是第一次和人谈论。
"这是法国政府特许的"
他掏出车票扬了一下,
我注意到时间是4。
"就在巴黎南方不远的小镇上,
有个常设的佣兵招募站。
一下车就找得到,方便的很。"
"可是…"实在很难相信,
这么轻松就能再来一次。
"可是真的能变成别人吗?"
挂钟已经指到3和4的中间,
而我又找不出更有礼貌的字眼。
"当然你得先死过去。
我的意思是:
经历比死亡更甚的痛苦。
做满十年,如果仍然活着,就能退伍。"
新名字新身份只是小事,政府会替你办好。"
"那里也有你们日本人噢!"
他起身的时候这样说。
我不是日本人,但我不想解释。

嗜甜的越狱人
意大利口音的两个男人点了两杯咖啡后
便把视线对准咖啡馆的大门
看着每一位进出的客人
自从那位专盗EGON SHCIELE的意大利盗贼
第四次越狱成功后
人们特别留意出现在身边的意大利人
而我也不例外
一刻过去了
那两人已经饮了不少黑咖啡
视线仍停在大门
而众人也始终盯着他们
又过了一刻
才进门的男人夺走了所有人的目光
倒不是他浓浓的意大利口音
而是他点了一桌子的甜品
"你被捕了"
喝黑咖啡的男人和同伴忽然卡在那个男人身后
"但,不急,请慢慢享用"
等他把满桌的甜品吃完并代他结帐后,
两个人才押着他走出咖啡馆的大门
经过一阵的静默
大家议论纷纷
"为什么专偷EDGO的画"
"画贼为什么爱吃甜品"
"为什么画贼都是在同一家咖啡馆被逮进牢里"

还在加班奋战吗?

曼特宁的微苦懂你的辛苦,

深呼吸让咖啡因放空思绪,

倒出的是深夜的灵感,

下一步就是好棋。

我的浪漫在黑与白之间,

极端的外在,

内在的温柔,

矛盾的心理封存在杯装咖啡里,

等待对的人,

打开这杯咖啡。

在这容易分心的时代,

相守的画面「合」其珍贵;

每每都会在身后, 忘情跟随;

踩着你们踏过的脚步,

希望得以由这样的方式,

将幸福传递予我!

假日规划,

到艺廊享受视觉洗礼;

画面较文字激情,

让想象力与历史短暂地调情;

为的是,让我走一遭华丽的过去;

式微的权力、褪色的朝代,

让我用记忆封存回忆,

左岸咖啡馆的咖啡香气

引我回忆、回味。

——END——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