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咖啡豆种&产区

云南种植咖啡的历史时间线

云南咖啡豆品种

1991年前,云南咖啡主要栽培铁皮卡(Typica)和波邦(Bourbon)这两个经典的优质咖啡品种,之后又从肯尼亚引入了卡帝莫(Catimor)系列品种(抗病毒能力更强,产量更高)。属阿拉比卡种(又称小粒种)的变种。由于这两个品种形态和习性相似,因而两者多混合栽培。

云南地区目前种植最广泛的就是卡蒂姆(catimor),保山地区还有少量铁皮卡(typica),波邦(bourbon)种植。虽然从大的范围上都属于阿拉比卡种,但这几个品种在本质上还是有着很大的区别的。

铁皮卡(typica)

铁皮卡各品种与波旁各品种,就种植与基因而言,是世界上最重要的阿拉比卡咖啡。1670年,第一批咖啡种籽从 也门被巴巴布丹(Baba Budan)带到印度。这批种籽造就了迈索尔地区(当时叫马拉巴)的咖啡种植园。最新的基 因检测结果显示,铁皮卡与波旁群包含在带入印度这批种籽之中,铁皮卡分支与波旁分支的分离,似乎是当荷兰人 于1696年与1699年两次从印度的马拉巴海岸,把咖啡种籽带到印尼的巴塔维亚,今天的雅加达,印尼的首都, 位于人口稠密的爪哇岛上。荷兰人曾经试图在1690年直接从也门将咖啡种籽带到巴塔维亚,这些树苗都毁于1699 年的地震。换言之,铁皮卡之所以独立出来,以及其后这个品种在全世界的经历,起因于其种籽从印度带到印尼的 过程,而非一般所认定的是由于从也门带出单一铁皮卡树种。

从导入印尼的铁皮卡集团,一棵咖啡树苗在1706年从爪哇送到阿姆斯特丹,种植在当地的植物园里。这棵单一植 株形成了铁皮卡品种(在铁皮卡基因集团里的单一品种),并进而在18世界遍植整个美洲大陆。1714年,荷兰与 法国签订乌垂希特和平条约后,阿姆斯特丹市长将一棵咖啡树苗作为礼物,送给了法国国王路易十四,种植在植物 园的温室里,并很快结出果实(Chevalier and Dagron, 1928)

沿着殖民贸易路选,咖啡树苗在1719年从荷兰送到荷属的圭亚那(Dutch Guiana)(现在的Suriname),然后在 1722年送到卡岩(Cayenne),当时是法属圭亚那(French Guianna),然后1727年再从那里送到巴西北部,到达 巴西南部的时间在1660-1670年之间。

另一条路线是从巴黎,咖啡树苗在1723年送到西印度洋的马丁尼克岛(Martinique)。1730年,英国人将铁皮卡从 马丁尼克岛传入牙买加,然后在1735年到达圣塔多明尼哥,1748年种籽再送到古巴。接下来,哥斯达黎加(1779) 与萨尔瓦多(1840)也分别从古巴收到了种籽。

铁皮卡品种从巴西传到秘鲁与巴拉圭,十八世纪末期,咖啡种植扩散到加勒比海、墨西哥、与哥伦比亚,从那里再 到整个中美洲(萨尔瓦多早在1740年就开始种植咖啡)。一直到1940年代,中美洲绝大部分的咖啡园种植的都是 铁皮卡,因为这个品种不但产量低,又极易感染主要咖啡疾病,所以在美洲逐渐被波旁品种群所取代,然而仍广泛 种植于秘鲁'多明尼加共和国、与牙买加。

波邦(bourbon)

根据文献记录,法国人三次企图从也门带出咖啡到波旁岛(Bourbon Island,现在的留尼旺岛La Reunion) : 1708 年'1715年与1718年,最新的基因检测也证实了历史记载。三次努力之中,第二次里仅极少数、第三次部分树苗, 成功引进波旁岛,之后一直到19世纪中,这些波旁品种未曾离开过波旁岛。

将波旁品种传入非洲的主要渠道,是透过法国传教士「圣灵会」(Spiritans,属于圣灵教团的一支),他们于1841 年在留尼旺岛上建立了第一个教会,然后于1859年在桑给巴尔岛(Zanzibar)建立教会,1862年又从桑给巴尔到非 洲大陆,分别在坦桑尼亚(当时叫坦加尼卡)沿岸的巴加莫約(Bagamoy。)、肯尼亚的圣奥古斯丁(St. Augustine, 位于奇谷雨Kikuyu)、以及1893年在肯尼亚的布拉(Bura,位于Taita Hills)建立教会。法国传教士在这些新建教 区,种植从波旁岛带出来的咖啡。

其中圣奥古斯丁的咖啡树苗种植在肯尼亚高地的大片区域,而巴加莫約的树苗,则在坦桑尼亚的奇力马扎罗 (Kilimanjaro)山区建立咖啡种植园。最晚从1930年幵始,坦桑尼亚的勒梦古(Lyamungo)研究站(接近莫希 镇Moshi)就启动了正式的咖啡育种计划,从邻近的咖啡种植园选取优秀的植株母群,进行「集体优选」(Mass Selection)集体优选又叫massal selection,意味先选出一群优秀的植株,收集他们结出的种籽,培育出新一代, 再重复这个过程 , 勒梦谷研究站是目前「坦桑尼亚咖啡研究所」(Tanzanian Coffee Research Institute; TaCRI)最 主要研究站的前身。而布拉的树苗则在1899年送到了位于圣奥斯汀(Saint Austin,接近奈洛比)的法国教会,长成的种籽分发给附近愿意种植咖啡的屯垦户。

这些从波旁岛引入的咖啡成为后来「法国传教士」(French Mission)豆种的起源,最新基因识别发现,许多古老的 印度品种像酷格(Coorg)与肯特(Kent),与波旁系谱的品种紧密关联。非洲咖农从印度先引进一些种籽到坦桑尼亚, 再到肯尼亚,其中尤以肯特为最,是当地好几代优选品种的祖先。

波旁在1860年首次传入美洲,先到巴西南部'接近坎皮纳斯(Campinas) 然后向北传到中美洲。

云南种植咖啡的历史时间线

卡帝莫(catimor)

卡帝莫并不是纯粹的阿拉比卡血统,它是Timor种(属于罗伯斯塔种)和caturra(波邦种的变种)的杂交种,所以卡蒂姆(catimor)有着25%的罗伯斯塔血统,而它的罗伯斯塔血统也决定了它的味道缺陷:香气不够丰富,而且整体味道苦味重,易出现涩味和比较刺激的霉味。

云南普洱地区种植的全部是卡蒂姆(catimor)品种,保山市早在上世纪50年代引入的是铁皮卡(typica)和波邦(bourbon),当地人称之为“老品种”,因为老品种抗病虫能力及产量都比较低,而且管理上比较费人力,加之市场收购价并不存在多少优势,近年来啡农纷纷改种新品种卡蒂姆(catimor)。从咖啡的植物学角度来讲,云南小粒咖啡和公认最优秀的牙买加蓝山(Jamaica Blue Mountain)、夏威夷可那(Kona)有基因上的相近性。

图片来源: 云南省咖啡行业协会

云南产区特点&产能

2019年云南省咖啡种植面积达158.92万亩,产量14.62万吨,即便如此,云南咖啡在全球咖啡总产量中的占比,也仅为1.5%左右。对于国际咖啡期货价格影响有限,要想更多人知道云南产好豆子,提升品质,打造品牌的精品化之路势在必行。

临沧

临沧市位于云南省西南部,北回归线横贯南部,东邻普洱,北连大理,西接保山,西南与缅甸交界,因濒临澜沧江得名,是祖国西南边陲一颗璀璨的明珠。临沧常年平均气温在 16.8℃―17.2℃之间,干湿季明显,日照充足。

德宏州

中国咖啡诞生地,该地区海拔1,000至1600米,占地2000公顷的咖啡种植园。更重要的是,大多数咖啡都是在这里有机种植,使其成为世界上最优质的咖啡之一。

普洱

咖啡之都,2012年,普洱种植面积为43,433公顷,咖啡收获面积为18,000公顷,年产咖啡36,500吨,其中出口咖啡24,700吨。普洱咖啡行业有70家注册企业,3万户家庭和约100万人口。普洱茶被誉为“千年茶之城”,是中国重要的咖啡产区,种植面积最大,产量最高,质量最好,也是国际咖啡业务的重要集散地。

保山

小粒咖啡是保山最为出名的咖啡,该咖啡在20世纪50年代末迈出了第一步,很快得到了伦敦的积极反馈,1980年的全国咖啡会议上公认其为“全国咖啡之冠”, 2010年12月,保山小粒咖啡获得A级认证,并通过中国国家标准管理局流程,被认为是反映中国国家地理标志产品。

全市正常年咖啡产量为1300万千克左右,主要产业模式为种植结合加工。咖啡产业在保山,已经形成了产业集群,并具备了较高的品牌价值。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