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意义”的日常就是最大的趣味——《星光咖啡馆与死神之蝶》

“呦!你这是什么游戏啊?这美少女好可爱啊!”
“柚子的新作,《星光咖啡馆与死神之蝶》。”
“哦?那不就是剧情白开水、只要C就能解决的废萌gal?”
“……是的,没错。"

评价一样东西,向来都是去寻找它内在的优点,而在描述优点,也都在寻求一种”唯我仅有“的趣味。但是对于柚子的作品来说,想要做到这点,似乎显得有点困难了。游戏CG好,但也并非特别出众,只是处于一种大众化的”萌“;系统界面棒,但近年来的柚子社游戏,都差不多一个模板,也没了新鲜玩意。

《星光咖啡馆与死神之蝶》维系了柚子社惯用的剧情模板,超自然力量的存在+日常的主旋律=柚子的新作。近几年,柚子的作品的改动也都大体仅停留在超自然上的变动,从《魔女的夜宴》中的『心之碎片』、到《千恋万花》的『穗织诅咒』、再到《RIDDLE JOKER》的『星幽能力』……

本作也不外乎如此,这一次的超自然转变成了『蝴蝶』,而日常还是那个日常,味道还是那般白。虽说,在本作中加入了一个相当具有恶趣味的死亡选项,但其实与剧情本身无关。除了成为”谁说柚子不会死人啊!“之类的有力说辞外,并无其他作用。

不过,应该不会有人在柚子的作品里追求所谓的主线的吧?

『蝴蝶』的存在固然是点睛,而提到这一物,在我的第一印象里,所浮现的是KEY社的《Summer Pocket》。在这作中同样也有『蝴蝶』(作品内名称叫七影碟)的存在,且是贯穿于主线的重要线索。同时,有一点值得在意的是,KEY社的『蝴蝶』与柚子的『蝴蝶』,在构造上,其实颇有点相似,其本质都是由人的灵魂所化。

不过,两者存在的区别还算挺大的。KEY的『蝴蝶』本身并不存在主动性,这意味着它并不会主动的接触人,但柚子的却会。它们因人们的烦恼而汇聚,并同时会给予其不良影响。实际上,这个差距,也就已经决定了两者的不同,前者的『蝴蝶』必然是作品的重点,而后者则未必。

『蝴蝶』的存在,其本身只是赋予主人公们解决问题的动力……当然,就算是这点,在作品本身的表现也并不明显。从共通线上,大量的笔墨描写都是集中在了开店一点上,希线、四季线与蝴蝶本身的意义并不大。两线的处理方式,就像是:啊,日常讲得差不多了,也该让她完结了吧?那就整出点蝴蝶出来吧。

于是,在这部作品,我们可以看到相当滑稽的一幕:

前一刻,似乎需要某种救赎才能将陷入低谷的少女救出,但下一秒,就”爱“(那种意义上的爱)上了,然后药到病除。这样的剧本的结果,就是,在很多情况下,主线是无关紧要的,剧本的核心也都在”其他事情“上。

四季线里,虽然有所谓的”病情“事件,但实际上除了到最后,没人觉得她得了病,而这条线的重点是在卖包子;希线,虽然有红色蝴蝶、前世之类的迷惑要素,但是这些东西也都是一节讲完,真正的东西害的是巫女服;至于,本作的重点,白毛黄腔死神,身处C位,但实际上,除了说黄腔外,真的没啥东西……至于其他的女角色,由于没什么兴趣了,大家就按照上面三条线复制下就好了。

当然,虎头蛇尾的剧本对我来说也并非是什么扣分项。毕竟,前文就说了,主线也就图一乐,这部作品最重要的点在日常——冗长的、毫无用处的“日常”。

对GAL来说,无用的“日常”是必然存在的。当然,大部分情况下,这些“日常”也是存在意义与价值的,就像是埋下伏笔、凸显人物等等……不过,这些都跟柚子没什么关系,《星光咖啡馆与死神之蝶》的日常,我可以担保,至少有百分之四十都是注水物。即与美少女们无意义地聊天。

哎呀呀。不知各位不去思考所谓的内涵,单纯地为一段对话、一句台词而傻笑是什么时候?对我来说,就是在玩柚子社的作品的时候,单纯地与美少女们聊天说地,没有了所谓的“拯救”的大命题,只为了寻求个体的幸福感……这大概就是这部作品最大的趣味。

当然,这些套用在任何一部废萌作品都适用。我也不加辩驳。柚子这种套了一个正经故事的外衣,结果往里一看,空空如也的模样,这般“外强中干”的剧本,总会有一种说不出口的蹩脚感,但也许正是如此,这种“假正经”才更适合平淡无常的日常生活。《星光咖啡馆与死神之蝶》从一开始将男主可以塑造成一个特别的人(毕竟能做到重置世界),但是,却并不加以深入。即使是对“为什么”加以说明,得出的也不过是一个意外无趣的理由。

这些大方略上的过度省化虽然会引起剧情本身的不经推敲,但是也多亏于在“正经东西”上的高度缩略,使得整部作品在享用起来时,并不会像在吸食精神鸦片般,追求连续不断的剧情推进。而是停驻当下,一间咖啡厅,大家相互嬉笑,相互打趣……这就是这部作品最大的趣味。

而这点倒是颇有点像《动物森友会》的趣味。它们所追求的都是现下日常的趣味,感受的也是零碎的生活琐事。虽说,《星光咖啡馆与死神之蝶》的开店过程真的很无聊,但是,在这份无聊却又成为了“恋爱故事”的前奏,两者相成,倒是构筑起了“幸福感”。

​现如今在各类文艺作品里,但凡谈起爱来,都得整点大事件。虽然很有趣、很戏剧,但是这样的作品有些时候太过注重这点,倒是令人忘记了何为“平凡的幸福”。(迫真)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