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邓丽君的恩师,《新白娘子传奇》全曲作者,一生创作两千多首歌,88岁仍笔耕不辍

有一次,著名评论家梁宏达去参加一档综艺节目,岳母问他节目的嘉宾是谁。梁宏达说道:“你可能没听过他的名字,但至少会唱二十首他的歌曲。”

接着他说了一些歌名,如《千言万语》、《千年等一回》、《踏浪》、《我被青春撞了一下腰》等。岳母听后感叹道:这些歌我都会唱啊,没想到你是去见这样大本领的人!这个大本领的人叫左宏元,虽然很多人没有听过他的名字,但江湖上一直流传着他的传说。

他是台湾乐坛的伯,歌后邓丽君的恩师,《新白娘子传奇》的作曲,还写了许多经久不衰的儿歌。

这位八十多岁的老人已经完成了两千多首歌曲,至今仍然创作不辍,堪称华语乐坛的顶级骄傲。

要说这位华语乐坛大师与邓丽君的渊源,就要从他的结拜兄弟说起。有一天,左宏元和他的结拜兄弟相约去跳舞,一个小女孩出现在晚会的开场。

只见这个女孩气质出众、吐字清晰,在舞台上扭来扭去毫不怯场。她的歌声就像清水芙蓉一样天然,没有任何修饰。

左宏元感觉这个女孩有极大的成长空间,于是便向她询问姓名年龄。

没想到这个女孩居然是结拜兄弟的女儿,她叫邓丽君,年仅十四岁。

当时的左宏元已经是台湾乐坛首屈一指的大师,但小女孩在他面前极其自信,直接说道:我不要学唱歌,我什么歌都会。左宏元微微一笑,决心要把这个天赋极高的女孩培养成才。

1969年,在左宏元的推荐下,年仅16岁的邓丽君演唱了台湾首部连续剧《晶晶》的主题曲,一夜之间台湾的街头到处都是邓丽君的歌声,人们纷纷涌进唱片店购买邓丽君的唱片。

1973年,琼瑶小说《彩云飞》被搬上银幕,左宏元力荐邓丽君唱主题歌,琼瑶则极力反对。

因为这是一部爱情电影,这些歌曲充满浓情蜜意,邓丽君一个小丫头哪懂得这些?但左宏元拍着胸脯向琼瑶保证。

面对着恋爱空白的邓丽君,左宏元开导道:“爱哥哥弟弟叫亲情,但假如你爱的是隔壁家的哥哥,这就是爱情。”邓丽君哦了一声,情真意切地唱了起来:《彩云飞》、《千言万语》、《我怎能离开你》。

左宏元的曲调旋律轻妙、意境优美,邓丽君的歌喉如高山飞瀑潺潺溪流,浑然天成沁人心脾,这些歌曲在电影上映后火遍了东南亚,使邓丽君的事业如日中天。

也让琼瑶迷上了邓丽君,要求以后自己的任何电影都要和邓丽君合作。

如果说邓丽君是美酒,那么左宏元就是咖啡,当二人碰到了一起,便变成了美酒加咖啡,一杯复一杯。

短短数年之间,二人合作了许多经典歌曲。除了前面提到的,还有《海韵》、《美酒加咖啡》、《你怎么说》、《君在前哨》、《风从哪里来》等歌曲。

可惜的是,红遍东南亚的邓丽君在1974年前往日本发展,这可愁坏了琼瑶。

琼瑶原本想让邓丽君唱她的每一部电影,但邓丽君的离去使她焦灼万心。

关键时刻,左宏元又向琼瑶推荐了凤飞飞,他再次拍着胸脯保证只要听了凤飞飞的声音就会迷上她,琼瑶在纠结许久之后终于同意放手一搏。

而凤飞飞果然没有辜负左宏元的青睐,这一唱便是十七八年,开启了琼瑶、左宏元、凤飞飞的铁三角时代,持续多年雄霸台湾歌坛。

《我是一片云》、《月朦胧鸟朦胧》、《一颗红豆》、《金盏花》、《奔向彩虹》,这些歌曲偏向于三拍子华尔滋的旋律,相当口语化,成为那些年人人哼唱的经典流行歌。

除了邓丽君和凤飞飞这两大歌后外,左宏元还提携了许多优秀的歌手。

比如他为姚苏蓉创作的《今天不回家》火爆香港,使台湾国语歌曲打入了香港市场;他为齐秦创作的《又见溜溜的她》、《长发溜溜的姑娘》,使齐秦成为了无数少年心中的偶像。

至于许茹芸、高胜美、蔡幸娟、孟庭苇等人也都受到了他不同程度的提携,使左宏元成为台湾乐坛早期最伟大的伯乐。

进入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台湾的电视剧如火如荼,左宏元也把更多的精力投入到电视剧的配乐中,这其中的巅峰之作当然是1992在台播出的《新白娘子传奇》,当这部剧在1993年引入大陆后造成的轰动直追《西游记》。

左宏元共为此剧写了12首歌曲,又在12首歌曲的基础上填了103个唱段。

如《渡情》、《前世今生》、《千年等一回》、《雨伞是媒红》、《情仇爱恨》、《心湖雨又风》。这些歌曲或温柔旖旎、娇羞无限;或轻暖明快、欢乐活泼;或千回百转,凄恻缠绵。

左宏元深受传统戏曲和民乐的影响,白娘子中的歌曲便糅合了他自创的新黄梅调、京剧唱腔和佛乐元素。

比如《渡情》中的第一句“西湖美景三月天”,这是京剧中的吹腔;“百年修得共枕眠”,就是马派的拖腔;最后“白首同心在眼前”,则是麒派的唱腔。

戏曲和民乐的糅入使这些歌曲朗朗上口,既渲染了人物内心情感,也增加了歌曲的传唱度。

更妙的是,左宏元总将一些口语串到曲调中去。

比如《渡情》:若是千(呀)年(呀)有造化,白首同心在眼前。

比如《千年等一回》:是谁在耳边说,爱我永不变。只为这一句,(啊哈)断肠也无怨。

再如《前世今生》:宁愿相守在人间,不愿飞作天上仙。(嗨呀嗨嗨哟 嗨呀嗨嗨哟),让那缠缠绕绕的情意永缠绵。

从歌词来看,这些啊、呀、啊哈、嗨呀嗨嗨哟毫无作用,但加入曲调后毫不违和,让人感觉无比亲切。

就像李白诗中“噫吁嚱,危乎高哉”或“昨日之日不可留”一样高妙,而这种独有的风格使左老在华语乐坛独树一帜。

为什么左老的音乐深受传统戏曲和民乐的影响呢?这还要从他的童年说起。

左宏元于1930年出生于安徽芜湖,小时候的他极其顽皮。有一天,村里来了个戏班子,这里面的小孩个个会唱京剧、翻筋斗,左宏元从此迷上了唱戏。

后来战火燃到了芜湖,左宏元过上了颠沛流离的生活。

虽然日子极其艰苦,但他每到一地都会钻研当地戏曲,比如河南梆子、坠子、绍兴戏,这些传统戏曲对他日后的创作产生了重大影响。

这也正是左老的歌曲里带着浓浓的中国味道的原因,有人说,一个人的气质里藏着他走过的路,看过的书和爱过的人。

左老的曲风里面就藏着他研习过的民族文化和他独有的人文风骨。

在邓丽君的歌里,常常会出现“古月”这个名字,“古月”就是左老最常用的艺名,除此之外左老的艺名还有上官月、司马亮、尔英等。

左老曾经说道:

“我们国家的传统非常优美,非常有文化,我喜欢中华民族的文化特色,这是我写歌的一个抱负,中国的味不能丢,因此第一个字是古。”

这就是左老的人文风骨,而每一部曲,每一首歌,都是他这八十多年来走过的路,尝过的鲜,见过的人,看过的景,隐隐之中,藏着一抹中国味道。

1949年,左宏元在机缘巧合下登上了开往台湾的船,又偶然认识了音乐教师张月娥。

在张月娥的帮助下,左宏元开始接触台湾本土风格的音乐,并学习了各类乐器。

后来的左宏元又深入高山族群,与当地的阿美族人生活在一起近两年时间,学习了大量的山歌和舞蹈。

“假如你抱着一颗求新尝鲜的心情,每天的胃口都那么好,这个也想吃那个也想喝,戏曲也吃,地方的民谣小调也吃,流行歌曲也吃,到用的时候就不会‘恨少’。

假如我偏食,平剧不听,歌仔戏不听,就喜欢猫王的摇摆,你将来写的歌就只有这一套,就是模仿猫王而已,别的东西写不出呀,想模仿都没有参考资料。”

左老的求知若渴也为他多样的曲风奠定了基础。

他深知乐海无涯,于是在24岁那年考取了台湾政战学校,系统地学习了音乐课程。

刻苦的他总是在半夜爬起,仅用1年半的时间便学完了四年课程,彻底弄清了作曲的原理,从此左宏元坚定地走上了作曲的道路,带领台湾国语歌打入香港市场。

值得一提的是,左宏元在台湾的时候,看到小孩子们特别可爱,他本人也非常喜欢小孩。

于是他的第一份工作就是写儿歌,前后写了一百多首,这其中有许多你我耳熟能详的经典。

这就是左老,在为我们创作出一曲曲动人的影视金曲的同时,还为我们的童年留下了很多耳熟能详的儿歌。

无论是那种曲风,陈老都能推陈出新、荡涤万物、席卷风云,谱写出一曲又一曲风格多样的经典名歌。

有人用功利证明一生,有人用文字记录一生,有人用舞台演绎一生,而左老,他用带有生命力的五线谱歌唱一生。

了解更多好文好歌,欢迎关注

淘漉音乐 – 知乎

微信公众号:淘漉音乐

千淘万漉虽辛苦,吹尽狂沙始到金。淘漉音乐,甄选金曲。我们不提供网络神曲,只分享经典音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