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为医院送咖啡的店,没有撑到疫情结束

武汉Wakanda咖啡可能要倒闭了,这是个疫情时期的悲壮故事。

新冠疫情最凶猛的时候,都没能让武汉Wakanda咖啡光谷店停下。如今城市解封,逐渐恢复日常,曾在疫情期间登上《新闻联播》的这家抗疫“逆行”咖啡,从原来拥有7家分店(其中包括今年1月刚装修还未来得及开业的徐东店),苦撑至今,只剩光谷店一家。

网友为封城武汉云下单300万

2020年1月底,疫情封城的农历新年,武汉已无咖啡可卖,武汉光谷Wakanda咖啡店本已春节放假,而附近湖北省中医院一群医生护士没日没夜地治病救人。

咖啡杯上手写着打气口号“武汉加油”,via.网络

“让武汉医护人员喝上热咖啡”,这家咖啡店在1月26日重开,店内7名咖啡师重回一线,其中包括了两次婉拒伊朗驻华大使馆专机接送回国的伊朗籍咖啡师西纳,这几乎是“舍命陪君子“。

武汉封城70多天,这家被称为“逆行咖啡”的咖啡小点共计为疫情中的医护人员送出:3.5万套挂耳、4万杯现磨咖啡,最多的一天达到800杯。

1月26日至2月14日,抗疫一线最为严峻的20天里,他们“逆行”给当地医护送出了7850杯热咖啡。

每一个咖啡杯上都亲手写下:“武汉加油!”

一杯咖啡感动中国。“逆行”咖啡在疫情特殊时期给武汉医护雪中送啡的事迹,促使了中国网友自发发起了“云下单”。

通过微信平台下单,无数心怀感动的热心网友通过网络支付形式,截至如今共计在武汉Wakanda咖啡光谷店“消费”约300万元,“云下单”近3万单。

一杯热咖啡对疫情中湿冷的武汉非常难得,via.受访者

感动中国的“武汉拿铁”被迫关店

4月29日,程瑶步行来到wakanda咖啡店,她是湖北省中医院护理部科护士长。疫情期间,程瑶喝了不少全国网友在这家店“云下单”的逆行咖啡,却一直没有到店光顾。

趁着午休的时间,她来了却夙愿。程瑶打开手机图片问店员,“疫情期间,你们给我们医院送的咖啡叫什么名字?”

“武汉拿铁。”

“那就给我来一杯吧。”

程瑶来到wakanda买了一杯“武汉拿铁”,了却夙愿,via.新京报

“武汉拿铁”不是这款咖啡原来的名字。

Wakanda咖啡店在疫情期间,为了让一群常客湖北省中医院的医生护士能喝上咖啡,决定“逆行”开张,免费为附近的湖北省中医院和武汉市第三医院配送免费热咖啡,配送中的所见所感,让他们决定在每一个咖啡杯上写下:“武汉加油”、“向您致敬”、“有您真好”。

于是将这款咖啡命名为“武汉拿铁”。

网友没来得及践行“打卡“,咖啡店已陆续关闭,via.央视

“武汉拿铁”是程瑶的特殊记忆。疫情期间,她和同事一直奋战在隔离区,身边都是确诊的患者,每天缺水6个小时以上,连续工作十多个小时,高强度,高风险,身负重任,命悬一线。“下班时看到一杯热咖啡在桌上,那种温暖可以治愈一切。”

在那个漫长的冬天,这杯咖啡跟随着工作人员的车轮,穿梭在武汉的大街小巷,进入各大医院。只有火神山没去过,因为那里有解放军把守。

像程瑶这样来“感恩”打卡Wakanda咖啡的武汉医护人员不少,但对于一家后疫情时代的武汉咖啡店而言仍是杯水车薪。

全国网友“云下单”的300万也难以挽救这家逆行咖啡,Wakanda咖啡的李飞算了账,在之前免费咖啡上的投入已经超过500万,资不抵债。

复工生意断崖式下滑——营业额仅有疫情前两成左右。即使把房产抵押,要支撑起房租以及复工后陡然攀升的人工成本,每个月至少需要30万,他们已经没钱烧了。

我们总是在说:“为众人抱薪者不可使其冻毙于风雪”。

但现在,那个在疫情最严重的时候,靠着一杯杯热气腾腾的咖啡温暖了医护人员,为全国人们点亮了微光的咖啡店,可能撑不过两个月了。

武汉封城数月,百废待兴,Wakanda咖啡却依然步履维艰。

更加悲惨的是,在武汉,这个不是个案,咖啡行业,一叶知秋。

14万餐饮企业裹挟咖啡业等死

这三个月局势急转直下。年初一切都还是另一番光景。

1月,昙华林北海猫咖主理人古翌去了趟日本旅游,他在浅草一间寺庙抽了新年签,签上写着“红云随步起,一箭中青霄”,寓意万事大吉。

宏愿未遂。1月23日,武汉封城,从日本回武汉所有航班被取消。他只身一人,被困上海,飘零一叶。

紧跟其后的,是长达76天的提心吊胆。疫情笼罩下,咖啡店只能闭门歇业,除了和其他商家一样要负担房租外,店里50只猫的饲养成本,更让古翌雪上加霜。

意外收获的两千块刮刮乐,支撑起古翌母亲日常买菜的开销,让这个家庭得以苦撑。但这毕竟不是长久之计,全家陷入焦虑,“不知道怎么活下来”。

一夜入冬,是武汉咖啡的群像。

封城期间,武汉整个城市正常消费几乎停顿,via.南方+

疫情期间,人们衣食住行需求缩到最小,相比餐馆饭店还可以转战线上支撑,咖啡业作为非刚需,遭遇的是灭顶之灾。

武汉另外一个咖啡界大神糖老思很认可“灭顶之灾”这个词。1月初,她刚刚承办了世界咖啡师大赛中国赛区赛,本地出名的精品咖啡全部到场,堪称武汉咖啡界的嘉年华。

武昌区403国际艺术中心里,数百人慕名而来,几乎无人佩戴口罩。这里,和最先传出疫情消息的武汉汉口仅一江之隔。

短短两个星期,疫情从汉口蔓延吞噬全市,糖老思原本打算大干一场的2020年,在盛大的彩色开幕以后,急速拉下黑幕。原定的樱花季活动、第二期生活节悉数取消,门店翻新计划也只能中止。

时代的一粒灰,落在个人头上,就是一座山。

抢救一座英雄城市的咖啡行业

4月8日武汉解封,按下长达76天暂停键,武汉急需一杯咖啡打起精神,自救。

位于武汉江岸区黎黄陂路上的里山咖啡,早早就已经为开业做起了准备。

老板小山在疫情伊始,响应减少人员流动的号召,决定不回老家,独自在武汉度过这个漫长的春节。隔离在家的日子,她在线上报班,系统学了甜品课、面包课。

3月底,市内公共交通开通后,小山花了一个星期做清洁,冰箱里的冻品,储存柜里的常温食材,只要会入口的,无论是否开封、是否过期,全都丢掉。除了购置食材,店里的储物柜、模具也都买了新的。

4月8日0点,武汉终于解封了,via.环球网

“得重新来。”

因为对疫情心有余悸,里山咖啡的堂食直到5月10日才以预约制形式开放,每天只接受三个预约。主要营收,依靠才开的微店。

小山的广告直接打在了微信朋友圈里,微店的客人,其实几乎都是以前的熟客。所以,虽然开了线上的生意,实际营收和疫情前门店还有不小差距。

“就算只有一单,自己能够不闲着,就够了。”

无论情愿与否,转战线上,是这次疫情给无数经营“散漫”的精品咖啡店上的必修课。

阿腾和朋友合伙的HAHA咖啡,已经开始踏上依靠线上、产业化经营的第一步,他们把门店所有的产品都换成了易拉罐包装,替代传统咖啡杯。线下门店将慢慢转变为仅承担体验作用,重心则转向新媒体带动的网络语境。

“不是以往那种只是靠着客人来休闲打发时间。”

在平台选择上,阿腾和小山一样采用微信朋友圈和微店——美团、饿了么等平台配送范围有限,比起以外卖为初始目标的店,精品咖啡也不具备价格优势。

HAHA才重启,就惹上了麻烦。

因为铺面临街,附近居民向城管举报人员聚集,阿腾只好和城管打起游击,城管一来就收起桌子,城管走了再让客人坐到外面。

4月26日,武汉开始逐步开放堂食,前景似乎转向明朗。五一到来以后,HAHA出现暌违已久的爆满,阿腾估计,那几天的生意已经恢复到了疫情前的六七成。

在人群里发现过去的熟客,让他忍不住鼻头一酸:“都还在。”

武汉咖啡自我抢救的举步维艰

4月7日,网上流传一份由“武汉中小微餐饮企业联盟”发出的“求救函”,称复工之后,武汉的餐饮中小微企业已经达到生存极限,仍深陷危机。

据武汉餐饮协会会长刘国梁估计,复工之后一周,武汉的餐饮行业恢复程度不足两成,普遍的消费观念转变、出行欲望下降,横亘在依靠堂食的餐饮行业面前,“冲击是无法回避的”。

武汉昙华林北海猫咖老板古翌打算硬扛。

北海猫咖的主打特点是人与猫的互动,转战线上先天不利。面对每个月花在猫身上一万起步的饲养费用,以及房租这些硬成本,古翌在积极寻找对策,他找朋友商量过开发小龙虾等菜品,但多次试菜后,始终缺乏和其他品牌竞争的特色,又搁置了这个计划。

无奈之下,古翌卖掉房子,做好“今年完蛋”的准备,继续扎根在父辈曾经生活过,自己又在这里开了九年店的昙华林。

一直到4月13日,古翌才迎来今年第一单生意:一杯摩卡、一杯百拿铁,总价70,“已经算整条街道不错的了”。

他的店周遭,随处可见紧闭门窗的小店,以及贴在卷帘门上的转让告示,到处都是一片荒凉。

糖老思主理的ddc,也面临着同样境遇。

在武昌区403国际艺术中心内的门店,原定的店面改造翻新无限期推迟,施工队不愿返回武汉,只能由店员自己动手,做一些桌椅修缮,尽可能在施工队到达前拉起些进度。

另一家店位于汉口青岛路,临近江滩及平和打包厂旧址,周边文创类公司集群,原本生意不错。但复工后,外卖上每天平均只有两三单,工作日的堂食营业额只有往常三分之一,周末则只有五分之一。

为了扩大影响,吸引顾客,糖老思注册了B站账号,尝试做视频引流。第一条视频发布两天后,观看数只有166次,但总比闭门拒客要好,毕竟还有166人次知道咖啡店开门了。

ddc的第一条B站视频只有166次观看。

他能做的,似乎也只有这些了。

花式鼓动武汉人民多多花钱

“逆行咖啡”继续“逆行”,根据估算,疫情对武汉造成的经济损失在2000亿到2500亿之间,武汉一季度GDP,蒸发至少三分之二,那么武汉人民还愿意掏钱喝咖啡吗?

正式开始堂食后,里山咖啡收到熟客送来的花。为了答谢,小山“隆重”地做了几份草莓杯子蛋糕,这样能够维持铁杆粉丝顾客的体验和氛围。

而古翌猫咖店里的猫也又忙活起来,陪着几个月没见面的熟客们玩耍。

北海猫咖里的猫。

糖老思除了在直播软件中直播咖啡生活外,还找了电工师傅为暂时没办法装修的武昌门店接上临时电,期待着9月高校开学,迎来今年生意的第一个小高峰。把疫情体验做成销售热点,比如她给自家的挂耳包印上三个词:相信,盼望,忍耐。

而武汉Wakanda咖啡关闭了所有分店,目的也是自救。

Wakanda咖啡仅存的光谷店,除了积极考虑开放全国加盟之外,还希望全国上下刺激消费的办法能够凑效,比如消费券。

为了刺激消费,武汉市政府拿出5亿投放消费券,商业平台也一起出力,腾讯、阿里巴巴、美团点评也配比共计投放18亿元平台消费券和商户消费券。

目前糖老思的dcc咖啡已经核销过两张20块钱面额的消费券了,使用的顾客是两位30岁左右的客人,她还多问了几句客人哪来的消费券,对方说抢到了消费券,不用白不用。

微信推出的武汉消费券。

在Wakanda咖啡的李飞看来,消费券想要跑起来,还是要更多考虑消费者实际体验,比如他曾经收到过一些客人拿着本地APP发的消费券,因为收银系统无法识别,最后反而成了麻烦。

李飞希望消费券这种福利,还是应该更接地气一些,比如“像微信支付这种国民级应用的消费券,才可以直接关联收银系统,收款时直接核销”,他希望消费券能够真正落到实处。

后疫情时代,如何做好一杯咖啡生意,仿佛投射了所有行业的困境和机遇。

5月18日,清华大学发布的《2020码上经济“战疫”报告》显示:武汉通过几大互联网平台启动消费券投放,第一批消费券中微信支付首日直接带动交易总额超720万元,发券首月,通过微信支付使用的武汉消费券拉动消费4亿元,杠杆率达11.4倍。

武汉消费券也拉动了中小微企业的经济复苏和生意增长,微信支付数据统计,在所有核销消费券的武汉商户中,有83.6%为小微商户。

不止是消费券。6月2日,微信支付面向全国超5000万小微商家发布“全国小店烟火计划”,助力小微商家脱困。在武汉,微信支付还特别定制了针对本地的“小店”四大扶持政策,通过收款安全保障、门店形象提升、数字化经营、产品能力等支持,加码武汉小店经济。

没有一个冬天不会过去,没有一个春天不会到来。在这个被重创的英雄城市武汉,某种意义上,抢救一杯“武汉咖啡”,也就抢救了一个城市。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