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世界上最酷的10家咖啡馆(上) | 凡仕

坐在咖啡馆里品尝一杯酸酸甜甜的肯尼亚时,远眺就是二战时期阿姆斯特丹的监狱,那是什么样的感觉?又或者是拜访全世界第一家星巴克,摒弃掉咖啡狂热分子的偏见,而这些体验,都在全世界最酷的咖啡馆里。

悉尼-Toby’s Estate

爱上咖啡馆

到澳大利亚必须到咖啡馆一坐!情形就如在意大利一样,浓浓厚厚的咖啡,早已是悉尼人生活的一部分。Toby’s Estate卖的咖啡不像是意大利式的Capuccino与Espresso,而是自家炒制、磨练的独门秘方。澳大利亚当地的美食杂志早有介绍。来Toby Estate有点像到访咖啡园一样,大大的烘炉,炒焙咖啡豆机器就在店内上层,店员倒进适当分量的咖啡豆烘焙磨香,把整个咖啡小馆弄得香味处处,就是那种磨后即试尝鲜的冲动!

说起来,Toby Estate的位置并没有正居市中心,位置在老型社区Woolloomooloo的街角十字路口上,来这里可要带点诚意。早上八时,在悉尼市繁忙的上班时间前抵达,这样才能生动地捕捉上班族的提神活力秘方!

顺带一提的是,这里除了卖各式咖啡饮料外,也经营批发烘焙咖啡豆给国内大小餐馆。

新西兰-The Shearer’s Quarters

牛仔的咖啡庄园

新西兰南岛海岸边的一个工业式小镇Timaru,在一条较为安静的小路上,矗立了一座用铁板盖建的农村式庄园小屋。走进这个带点美国西部牛仔电影装潢的农庄式咖啡屋,有一种很安逸的家的感觉。露台咖啡桌上放了一盘有趣的绵羊卡通动物棋,供客人下棋。走入这个咖啡座内,微黄带亮的室内空间中,分别是售卖小精品的小店区、咖啡茶座与餐厅三部分,看起来就是一种与别家不同的感觉。

“星期天的下午四时,这里还可以?”,这是女导游说的一句。若你再早一点来,这里全部挤满小朋友。我脑子实在有点疑惑,导游说:“我们到背后的小农庄吧!”这才看到小羊、小马、鸡、鸭,户外空间,就是一个爱护动物之家,难怪自进门一刻已有一种不可言喻的乡村味!回到咖啡茶座与店主人谈到了这咖啡小店的概念,原来看似完整的一套休闲、舒适、售卖与学习(每星期有不同的课程提供)概念,从来就没有刻意安排。

西雅图-Starbucks

咖啡朝圣

如果你是咖啡狂热爱好者,这家星巴克你大概要亲自来打个卡。英语教师Jerry Baldwin、历史教师Zev Siegel与作家Gordon Bowker于1971年在西雅图派克市场创办了全球第一家星巴克。由最初主要出售高质量的咖啡豆和咖啡器材开始,到今天发展成全球知名的跨国咖啡连锁店企业,星巴克Starbucks这名称,几乎是每个以咖啡店为业的朋友终身梦想的成就!

星巴克得名于麦尔维尔的著作,《白鲸记》中亚哈船长的大副名字—Starbucks。虽然星巴克咖啡在世界上到处都喝得到,但能坐在派克市场的第一家咖啡店,却又多了一层历史意义。这里的“拿铁”咖啡为冬日饱受寒冷海风侵袭、渴不可耐的西雅图人提供了温暖,也因它的成功,把这种温纯的口味渗入到较中性又从未被开发的咖啡市场,使得星巴克能席卷全世界,把西雅图咖啡的精神象征带到全球各地。

星巴克本店,建于派克市场户外菜贩区旁的一层陈旧建筑,在旅客众多的派克市场上并不起眼,但是要找到它却并不困难,因为大门外总是有不少好奇窥视或排队买咖啡的人。由于店内空间不算大,只有少量站立的位置,所以买了咖啡的旅客也只能带走。星巴克派克市场店多年来已有多次翻修,与别的星巴克装潢也相近,走进店门,右前方就是一个标注“First Starbucks Store”、“Established 1971”的大型铜徽饰,传达着这家店的身份。

阿姆斯特丹-Snel

困在监狱喝咖啡

Snel伫立在阿姆斯特丹新拓的文化社区Eastern Docklands的Lloyd酒店内,远眺临海的人工岛住宅区与长岛一带。1918年,荷兰成为欧洲贫穷者移民到美国打工的外劳输出中心,当时兴建的目的是让不断涌来的欧洲人在酒店暂居,还提供身体检查及防疫注射的服务,待通过体检后从旁边的码头乘轮船前往美国。直到第二次世界大战时被德国人占领,建筑变为监狱。

荷兰市政府在战争后收回该建筑,于1999年将建筑划分两部分,恢复原状变成今天的酒店与一楼咖啡馆Snel占一幢建筑,咖啡厅四方贯通建筑各部分,可通往另一幢大使馆文化处。两个不同形态的社区和谐共存,尽显荷兰人精打细算与自由开放的个性。

在Snel不能安静坐着享受咖啡,因为座上客可以自助形式探索监狱四周。于1940年设立的监狱及拘留所,今日所见楼梯回廊布局仍渗透出慑人气氛,不禁叫人屏息。沿透明楼梯拾级而下回一楼Snel,建筑透视出简洁明净与超时代感,半透明楼梯施展魔法,来回穿梭让人摸索建筑存在的意义。

维也纳-Landtmann cafe

艺术无边

从来喝咖啡都喜爱一个人去,爱咖啡店的静谧,一个人伴着咖啡香气看书是人生中一大快事。19世纪中叶,欧洲现代咖啡馆起源地奥地利首都维也纳的咖啡馆内,喝咖啡原是一种政客的社交活动,咖啡馆是音乐艺术家的落脚点,或是伟大文人与作家的精神居所。

浪特曼咖啡馆首先吸引游客的是门前的露天茶座,再没有其他咖啡馆的露天茶座比浪特曼更舒适。外围是争艳斗丽的鲜花,配合阳光照耀偌大的茶座,构成光明艳丽的画面。不少游客喜爱坐在最外围,观赏国会大厦、市政厅公园及城堡剧场等雄伟建筑,听着一辆又一辆接载游客环绕大道的马车“咯咯”经过,仿佛回到盛极一时的哈布斯堡皇朝时代中。

今日浪特曼是维也纳政府官员及戏剧艺术表演者的专用咖啡馆,不少在城堡剧场表演完的演员都爱到邻近的浪特曼轻松一番,顺道研究下一套剧本的细节。而市政厅的政府官员更喜欢到室内特设的“会议咖啡厅”开会,讨论政局之余也喝口浪特曼的咖啡提提神。

享受一杯好喝的咖啡

尼加拉瓜 罗尼 阿拉蕾农场

危地马拉 幽兰仙谷庄园白苏浓

肯尼亚 柯玛缇娜 小红莓

埃塞俄比亚 日晒花魁 西达摩 罕贝拉 G1

策划、出品 | 凡仕咖啡

监制 | Olivia

图片 | 部分来自网络

编辑 | Yvonne

设计 | 高涵


更多精彩,请关 注【凡仕咖啡的世界】。

原创文章,版权归作者所有。

未经著作权人同意,不得直接使用及转载。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