抽同一根烟,喝同一杯咖啡,每天8:30到9:30的你,都是一样的

在纽约曼哈顿第42街和范德比尔特大道相交的一个角落里,从2007年到2016年,丹麦摄影师Perter Funch花了9年的时间,捕捉早晨8:30到9:30在这里经过的纽约客们。

Finding the regulars

in the chaos

在他的摄影作品里,可以发现一些很有意思的“重复”。

纽约曼哈顿第42街和范德比尔特大道相交的这个地方,早上8:30到9:30的这个时候:

有人每天都会抽一根烟,

有人每天都塞着一对耳机听歌,

有人每天都在喝星巴克的同一款咖啡;

2012.06.22 – 2012.06.27

2012.07.03 – 2017.07.10 – 2012.07.12

2012.06.08 – 2012.07.17

有人走路时总是双手插在胸前,

有人走路时总是皱着眉头,一脸焦虑,

有人总是和同一个伙伴一起上班,

有人总是脚步匆匆。

2012.06.27 – 2012.06.13

2007.06.28 – 2012.07.03

2012.07.10 – 2012.06.27

这些照片会让人语塞。因为这些“重复”实在是太让人惊讶了,是从心底里发出的惊讶。

不变的发型,不变的表情。我们都知道我们会在生活中重复,在工作中重复。我们自知自己已不再像孩童般跳跃,每日充满欣喜,我们逐渐变得稳定、规律。

但当看到这些照片的时候,还是忍不住暗暗惊讶。我们正变得越来越无趣,我们深陷在这沉闷的恒常中而不自知。

曾听过这样的说法,它说走路很快的人是孤独的。不知道这些匆忙的纽约都市上班族们,是否也是每日在与孤独同行呢。

不知道我们自己的早晨8:30到9:30,是什么样的心情,什么样的颜色的呢。

我想象,在这期间里,人们会在做什么。

垦丁有人还赖在床上,闹钟还没醒,但阳光已经洒下;也有人已经完成梳妆打扮,在地铁车厢里渡过通勤,今天又是没有位置坐的,手机屏幕的光映在脸上,还没来得及买早餐;有人正在找停车位;有人刚送完孩子上学。

不知道。

不知道大家的表情是怎么样的呢,心情是怎么样的呢,耳机里循环的,到底是Sam Smith的《Too Good at Goodbye》还是陈奕迅的《人来人往》呢。

Time and repetition

becomes obvious

Perter Funch的这些作品集合成册,在今年十月由TBW Books出版,收集在新书《42nd and Vandebrit》中。

城市生活中循规蹈矩的一面以一种诙谐幽默的方式被呈现。

成品是我们所见,但他拍的时候并不是这样的。他并没有特意去找上面的那些人,没有每天盯着他们拍。他拍的时候并没有发现这些个体的重复瞬间,也根本没有记住这些人的脸。

甚至这次项目本身,也并不是特意策划的,而是在做另一个摄影项目时突发奇想的。

这些奇妙的重复,是在后期的编辑过程中发现的。在众多的照片中,慢慢地把同一个人物的不同照片挑出来,像对照组一样分组排列在一起,然后才变成我们现在看到的这个模样。

“在十张照片里面作对比跟在两张照片里面作对比,这是不一样的,一点都不容易”,Peter Funch感叹道。

“在这个繁忙的时间里,人们从地铁站里涌出,千人有千人的目的地”,Peter Funch设想,当这些通勤者从地点a前往地点b的时候,或许会有一些固定的行为习惯。

这些照片拍摄于不同的时间,有些照片是连着一周、一个月拍的,而有些照片之间的间隔长达数年。

“重复”冲淡了时间的痕迹,一个月前、数年前的情景,竟仿若昨天。

Wish you

a happy new year

但“重复”不一定是让人悲伤的。

也有人总是笑着路过,爱穿鲜艳明亮的衣服。

也有人总是和好友同事们一同前进。又或许那些行人们只是不苟言笑,并非终日烦恼呢。

一月的时候,我们说“一月你好”,二月的时候,我们说“二月你好”。2017年过去了,我们说“再见2017”,2018到了,我们说“你好2018”。

规律,是大自然促使的。

但重复,是我们选择的。

又是一年过去了,新的一年里,希望我们在规律中微笑,在重复中欢乐。

对烦恼说“Suck it”,对挑战说“Come on”。

希望每天8:30到9:30的你,都能有些不一样。

希望日后不论在晴天还是阴天,不论是开心还是难过,你都有人陪伴,有书可啃,有物可爱,有梦可追。

Welcome to 2018.

图片来源:Peter Funch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