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于让我们找到,日本的天堂电影院

如果尘世有天堂,一定是电影院的模样。

电影院让许多陌生人一起,大哭或者大笑,共同的情绪在黑暗的空间里流淌,又因为有黑暗的保护,悲欢都肆无忌惮。

有情侣在拥吻,有心意相通的眼神在交换,有伸出又缩回的满怀情意的手,有人在发呆,有人在打盹……

但时代如战车,轰隆驶过,不用说童年的工人文化宫、人民电影院,就是几年前去的书店、咖啡厅、常访问的网站,都在毫无保障的快速消失。世间风波,只管一变再变。

在神奈川县藤泽市,湘南海岸的鹄沼站前,有一条商业街,一直走下去会通往海的方向。

2017年春天,这条商业街上的一栋建筑物里,诞生了当地唯一一家迷你影院。准确地说,是面包店+咖啡厅+图书馆+电影院。

因为建筑物从前是镇上的照相馆,所以墙壁上依旧挂着那些老照片。照片上的人如今早已老去、死去,但这里还在展示他们曾经的高光时刻,永远鲜活鲜亮,光彩照人。

步入一楼,是一个面包店+咖啡厅的空间,最里面还有一个图书阅览室,付费使用,500日元3小时,面包和咖啡都可以买好后带进去。把自己没入沙发,通过书籍去往世界上任何一个地方,一个故事里。

沿着弧形的扶手木梯上到二楼,就是一家迷你电影院。座位不是连排的,而是厚重的沙发与木制咖啡桌,人们可以边喝咖啡边进食边聊天边看电影。一部电影1500日元,自己挑选,小学生是1000日元。

利用一个下午的时间,约上朋友一起来这里,买两个面包,各自一杯咖啡,走上二楼影院,选一部彼此喜欢的,边看边聊……

2小时候后走出影院,周边景致跟2小时前,甚至跟2年前都没有变化,但彼此的精神世界和情感世界,全然不同。

擦肩而过的人不会明白,你们刚刚去过了罗马或楼兰,经历了生死,参与了历史,在另一个维度里过完了一生。那种充盈又虚脱的感觉,只有彼此知晓。

迷你影院的主人,叫翔子,今年36岁。她从小就爱看电影,沉迷于老旧电影院与二手书店所独有的空气,高中时进电影院里打小时工,大学考的是东京工艺大学,影像制作专业。

毕业后,她回到老家藤泽市,在市民活动推进中心工作。老家原本有两个小型影院,虽然都只有一个放映厅,但也是地域民众非常喜欢的文化场所。

自进入2000年以来,小型影院陆续关闭,藤泽市也未能幸免。

翔子将特长用于工作,为大家组织放映会,一个月一次,让电影文化重新回到藤泽来。

她选片品味好,策划周详,所需费用,比如租借的放映器材、隔音措施等,都会列出明细并公开。活动的口碑越来越好,吸引到的观众也越来越多。

“当你真心想要某样东西,整个宇宙都会联合起来帮你。”

翔子的行动力,感染了周围,大家以众筹的形式,帮助她成立了一家株式会社,运营现在的迷你影院——面包店+咖啡厅+图书馆+电影院。

她把自己喜欢的空间,都聚集到了一栋建筑里。

这家迷你影院跟旧时光里的一样,手绘宣传海报,自制电影手册,定期策划书籍加电影的交流活动,让藤泽这个小小的车站周边,成为众多人心目中的文艺圣地。

愿所有朴实而纯真的理想,都能够实现,愿年轻人与老街的碰撞,为更多地域带来新的希望。

#日本# #日本生活# #生活随感#

#终于让我们找到,日本的天堂电影院

☝更多日本生活文化内容请点关注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