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克勒记忆中的上海咖啡

跟芦田家(芦田家咖啡研习社)中岛先生聊天的时候,他说起日本有独特的以「喫茶店」「咖啡职人」为中心的咖啡文化。很多「咖啡屋」都自有各自坚持的理念,不受所谓「精品咖啡浪潮」的影响。

他也问我,中国从什么时候开始喝咖啡,从前人们喝的咖啡又是什么样?我一时之间答不上来。但这个问题却很吸引我,于是有了这篇文章

最早的咖啡馆

上海较早提供咖啡的场所,是几个外国人 1853 年开设在英租界的「老德记」西餐馆。到 1886 年,虹口区出现了一家独立营业的咖啡馆「虹口咖啡馆」,不光出售咖啡,也出售啤酒。今天不少精品咖啡馆也提供精酿啤酒,看来也不是什么新创意嘛。

特卡琴科兄弟咖啡馆 | 图片来自网络

经过二三十年代的繁荣、抗日战争时期的低迷,以及抗战后的复兴,到 1946 年,上海共有咖啡馆 186 家,算上西餐厅、酒店等,提供咖啡的场所共有 500 余家,经营者早期以外国人为主,在抗日战争胜利后多转为由中国人经营。

咖啡旧称

在成为今天的「咖啡」之前,咖啡也曾有过很多「别名」:「高馡」「磕肥」「考非」「加非」「珈琲」。「馡」字太过生僻,「磕肥」似乎和咖啡的形象不是很搭,不过想到喝咖啡时配上的奶油蛋糕,似乎也好理解,而「珈琲」一词,现在还作为咖啡的正式汉字名称出现在日语中。

咖啡最早出现在能找到的文字中,是 1887 年刊印「申江百咏」里收录的一段竹枝词:「几家番馆掩朱扉,煨鸽牛排不厌肥。一客一盆凭大嚼,饱来随意饮高馡。」「番馆」指西餐馆,「高馡」就是指咖啡了。注 1

海上花列传场景

而清末韩邦庆 1894 年的吴语小说「海上花列传」注 2,第十九和第三十一回也分别有「迨至席终,各用一杯牛奶咖啡,揩面漱口而散」及「当下吃毕大菜,各用一杯咖啡」之语。

鲁迅的咖啡馆

虽然鲁迅先生本人从来不喝咖啡,但却有一家咖啡馆因他的关系,成了当时上海进步青年的聚集地。

图片来自网络

坐落在当时北四川路有轨电车终点站内山书店 注 3 对面公啡咖啡馆,始建于 20 世纪二、三十年代,由日本人经营,一楼卖糖果点心等,二楼为咖啡厅。

因为由日本人经营,较少受巡捕房打扰,公啡咖啡馆成了左翼人士集会地点。这里离鲁迅先生的故居也很近,1930 年 2 月 16 日,鲁迅先生来这里参加了左翼作家联盟筹备会。当时的文学青年,如果想要拜会鲁迅先生,那么大概不是在内山书店,就是在公啡咖啡馆了。

图片来自网络

公啡咖啡馆原先的三层小楼于 1995 年四川北路拓宽时被拆除,之后在多伦路 8 号复建。

图片来源于百度街景

不过现在重建的遗址也被古玩城和 KTV 包围,只剩下一块斑驳的招牌。

第一家华人咖啡行

1935 年,来自浙江宁波的年轻人张宝存,在当时的静安寺路(现南京西路铜仁路附近),白手起家创建了第一家华人咖啡行德胜咖啡行,注册商标「C.P.C」。从巴西、印尼等地进口咖啡生豆,进行烘焙、拼配。他本人和太太也会参与到烘焙和挑选咖啡的过程中。

当年德胜行进货单 | 图片来自网络

烘焙咖啡的香气吸引了往来的路人,张宝存又开出了德胜咖啡馆。至 1949 年,除了咖啡厂,在上海南京西路淮海路,以及香港,都可见德胜咖啡馆的踪迹。

不过个体的运命总难逃时代的洪流,「德胜」和「C.P.C」这两个名字最终也消失在人们的视线中。

解放后的上海咖啡厂

「德胜」虽已不在,却以另一种面貌出现在上海人的生活中。

图片来自网络

1958 年,「C.P.C」改为「上海牌」「德胜咖啡馆」变为「上海咖啡馆」,在上海人生活中风靡了五十多年的铁罐「上海牌咖啡」也在这年出厂。1959 年,德胜咖啡行正式完成「公私合营」,成为纯国营的「上海咖啡厂」

两年后,全国人民都进入一个「腰包紧缩」的时期,温饱都尚难满足,更不要说咖啡了,「咖啡茶」在这种情况下应运而生。

图片来自网络

所谓咖啡茶,其实就是一些下脚料的咖啡豆,磨成极细粉,和糖粉一层间一层铺开,最后压成方糖块,味道可想而知,只能说聊胜于无了。

上世纪七十年代,上海咖啡厂将这项技术转让给了福建三明食品厂,该厂至今还在生产这种「鹅牌咖啡茶」,25 元 1 盒,每盒 1000g(50 小块),买多还包邮。

我好奇地买了几块,虽然已经不抱什么期望,但收到之后还是大吃一惊。冲来喝喝,基本上就是糖水嘛。我喝完咖啡之后的涮杯水,恐怕咖啡味都更浓一点。

图片来源于百度街景

现在的上海咖啡厂,隶属上海正广和汽水有限公司,在延安西路上有一个展示厅,我通过百度街景(不好意思实在太懒不想跑)看的时候,虽然白天却大门紧锁,招牌上倒是能看见「德胜咖啡行 | Since 1935」的字样

也看到报道说他们想在上海重开「上海咖啡馆」,到现在也没什么消息,照上海这个精品咖啡遍地开花的竞争节奏,估计是开不出了。

「上海牌咖啡」倒是还在,换成了旧海报画风的袋装,有「经典风味」「哥伦比亚风味」两种口味,以咖啡粉(较细)形式出售,不到 40 元半磅,味道么,反正我一杯是没喝完。

这倒让我想到了同是老牌子的「英雄」英雄 100英雄 616 是多么好写的笔,现在就沦落到卖山寨 Lamy 度日了。

注 1:本部分以上各段参考陈文文 2010 年硕士研究论文「1920-1940年代上海咖啡馆分析研究」。论文中引用较多,不一一列出。

注 2:「海上花列传」,清末松江(今属上海)人韩邦庆的一部吴语小说。故事从上海一处妓馆着眼,旁及官商各界。张爱玲对此书十分喜爱,并译成白话文。上世纪九十年代由侯孝贤导演搬上大屏幕,保留了吴语念白,主演梁朝伟、刘嘉玲、李嘉欣。

注 3:由日本友人内山完造 1917 年创立于北四川路魏盛里(现四川北路1881弄),1929 年迁至北四川路底施高塔路(今山阴路)11 号,曾发行鲁迅先生当时被禁著作,是鲁迅先生重要的活动场所和曾经的避难地。

http://weixin.qq.com/r/RkiFne7Et7PIrar_9x1U (二维码自动识别)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