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幅世界名画中的咖啡图景:流动人间,自有春夏~

|旅行|城市|生活|美学 ||探店|选物|设计|好味 |

“一家咖啡馆的夜景,有被蓝色夜空中的一盏大煤气灯照亮的一个阳台,与一角闪亮着星星的蓝天。我时常想,夜间要比白天更加有生气,颜色更加丰富。”——梵高

为什么我们喜欢逛咖啡馆?或许,在咖啡馆里,世界犹如图画写成的诗。

今天为大家精选了40幅以「咖啡馆」和「咖啡」为题材的名画。这些作品无论题材、立意还是呈现方式,都是经得起时光考验的佳作。

这些天才画家笔下的咖啡日常充满了故事性和寓意性,为我们捕捉和记录了时代风貌;他们作品里那些具有历史意义的咖啡馆,也仿佛为我们打开了旅行画卷一般。

就让我们泡上一杯咖啡,静下心来,与久远的时光对视吧。毕竟,在一杯咖啡杯里,时代总是能留下一点浅浅的脚印。

去巴黎咖啡馆,奔赴一席流动的盛宴。

说到咖啡馆文化,就不得不提法国巴黎的咖啡馆。海明威曾说:“如果你年轻时有幸停留巴黎,那么你的余生无论去往哪里,巴黎永远会与你在一起,因为它是一席流动的盛宴。”

咖啡馆文化是19-20世纪巴黎生活的核心,它以一种时髦而复杂的身份出现在人们的生活中。当时蒙帕纳斯是巴黎著名的艺术天才的中心和发源地,而海明威《流动的盛宴》笔下的洛东达咖啡馆正是文人与艺术家们的大本营。

塔利奥·加巴里,洛东达咖啡馆里的知识份子,1916

意大利画家Tullio Garbari 的名作《洛东达咖啡馆里的知识份子》就展现了当年咖啡馆内的生动景象,也许它比花神、双叟更早聚集了极具才华的作家、诗人与画家。

它的盛名或许正如海明威在《太阳照常升起中》的描写,“你在塞纳河右岸要司机开往蒙帕纳斯无论哪个咖啡馆,他们总是把你送到“洛东达”。”

俯瞰蒙马特(Montmartre),Le Roi du Desert咖啡馆,1855约翰·巴索德·琼金德

亨利·格维克斯,巴黎的咖啡厅场景,1877

文森特·梵高,蒙马特花园餐厅La Guinguette,1886

圣地亚哥·鲁西诺,蒙马特咖啡馆,1890

19世纪中旬,巴黎的咖啡馆扮演了美术学院的角色。比如,位于蒙马特的盖尔波瓦咖啡馆,就像一个磁石一样吸引了一群小众而独特的画家汇聚在此,包容了他们的梦想,并孕育出改变传统艺术风格并引领当代艺术的印象派。

ˇ爱德华·马奈(Edouard Manet)作为印象派之父,带领着盖尔波瓦的艺术家们进行了一场艺术史上的重大变革。而他本人笔下的咖啡馆正是对十九世纪巴黎社会生活的观察,比如:1878年所作《在咖啡馆》、《咖啡厅演唱会的角落》、《在拉杜伊勒的咖啡馆中》、《在咖啡馆中读书的女人》等等。

这些作品大多基于现场写生,目光更多的对准的是具有一定知识分子聚集群格调的咖啡馆,描绘了当时人们喝酒、喝咖啡、听音乐、闲聊或阅读的场景。

爱德华·马奈,在咖啡馆(Au cafe),1878

爱德华·马奈,咖啡馆音乐会,1879

爱德华·马奈,咖啡馆音乐会的角落,1878-1880

爱德华·马奈,在1878年的咖啡厅音乐会上

爱德华·马奈,《在拉杜伊勒的咖啡馆中》,1879

爱德华·马奈,《在咖啡馆中读书的女人》,1879-1880

这一时期,欧洲的文艺思潮与咖啡馆文化鼎盛时期并行出现,大量以咖啡馆文化为背景的优秀作品不断涌现出来,展现新旧巴黎交替时的迷人光景。

雷诺阿用印象派绘法恣意表现巴黎露天咖啡馆的规模宏大、热闹欢腾;咖啡馆中形形色色的艺人与客人是劳特累克的灵感来源,他笔下的咖啡馆也带上了一层挥之不去的暧昧底色,为人们展现出当年蒙马特纸醉金迷的舞会生活场所;而德加则在咖啡馆中捕捉都市人的生活百态,还带有批判和嘲讽的意味,超越了单纯的视觉审美。

皮埃尔·奥古斯特·雷诺阿,《红磨坊的舞会》,1876

埃德加·德加 ,在咖啡馆阳台上的女子,1877

图卢兹·劳特累克,在咖啡馆里,1891

每间咖啡馆都是一个世界,推开咖啡馆的门,于是我们开始旅行。

旅行给予艺术家丰沛的灵感和素材,眼中的风景与当地的咖啡馆文化相融汇,或带有诗一般的抒情气质,或极具动感的异域风情。

ˇ法国十九世纪学院派的著名画家和雕塑家让·莱昂·热罗姆笔下昏暗的埃及咖啡馆中,一位舞娘正在方毯上起舞,身姿妖娆;德国表现主义画家,蓝骑士的领袖人物奥古斯特·马克的《土耳其咖啡馆》,正是他与保罗·克利前往突尼斯的旅途经历,把立体主义的几何结构和独特的色彩特点相结合,营造出既严谨又轻松的氛围;法国画家查尔斯·西奥多·弗里尔则更是一位高产的东方题材画家,大量咖啡馆作品表现出近东旅行的经验与风情。

让·莱昂·热罗姆,肚皮舞娘,1863

奥古斯特·马克,土耳其咖啡馆,1914

查尔斯·西奥多·弗雷尔 , 东方咖啡馆的内部

查尔斯·西奥多·弗雷尔,东方咖啡馆

法国著名的巴比松派画家让·巴蒂斯特·卡米尔·科罗,也被誉为19世纪最出色的抒情风景画家。科罗一生坚持旅行写生,《沃吉拉德的一杯咖啡》画风清新,散发出一种别样的宁静美感。

让·巴蒂斯特·卡米尔·科罗,沃吉拉德的一杯咖啡,1796

我们在威廉·奥彭的作品里能看到Cafe Royal;莱因霍尔德·沃尔克则记录下维也纳Café Griensteidl的迷人风采;喜欢喝咖啡的人来到罗马,人们总是会建议去希腊咖啡馆坐坐,路德维希·帕西尼的画作就把希腊咖啡馆当年的荣光表现得栩栩如生;阿根廷著名度假圣地马德普拉塔的热闹的咖啡馆,则被欧亨尼奥·阿尔瓦雷斯·杜蒙定格在画布上;如果你想了解莫斯科咖啡馆风情,鲍里斯·米哈伊洛维奇的作品将会给你提供绝佳的指南。

路德维希·帕西尼,在罗马的希腊咖啡馆,1856

莱因霍尔德·沃尔克,Café Griensteidl,维也纳,1890

威廉·奥彭,Cafe Royal,伦敦,1912

欧金尼奥·阿尔瓦雷斯·杜蒙,咖啡馆的露台,阿根廷马德普拉塔,1912

鲍里斯·米哈伊洛维奇,莫斯科咖啡馆,1916

在咖啡馆里,每个人都是一座孤岛。

日常中的寂寞总发生于最热闹的场合里,美国艺术家爱德华·霍普(Edward Hopper)显然深谙这般除了沉默无法表达的风景,选择了一个我们最熟悉的场景入画—— “咖啡馆”。他笔下的咖啡馆拥有大都市最孤独的风景,带着一种莫大的空虚与冷寂——“热闹是他们的,我什么也没有”。

爱德华·霍普,《夜游者 Nighthawks》, 1942

在霍普的名作《夜游者》里,暗夜里街角唯一开着的咖啡馆,人们看似处在同一个空间,但每个人都活在了自己的世界中。这间咖啡馆冷漠静谧,内省诗意,像一首“寂静的诗”。

霍普精准地捕捉出现代都市生活中疏离的氛围,咖啡馆里没有照料来者的舒适与温暖,只有空白与沈默。他本人也亲口承认:“不知不觉中,我在画一个大城市的寂寞。”

《夜游者》局部

值得一提的是,霍普的传记作者盖尔·莱文曾提到《夜游者》有可能受到梵高作品《夜晚的露天咖啡座》启发。梵高“在夜里表现光”的主题有可能在一定程度上影响到霍普的创作过程。▼

文森特·威廉·梵高,夜晚的露天咖啡座,1888

都市人的孤独寂寞可以是随时随地的,不因任何热闹被抵消。而这种无人知晓的感受通常专属于自己,无法诉说也无人可诉说。毕竟,哪有什么岁月静好,孤独才是人生的常态。

咖啡馆里的苦艾酒,艺术家的“绿色缪斯”。

苦艾酒(Absinthe)是用艾草或茴香之类的草本植物酿造而成的一种天然绿色酒。由于独特的颜色,它被法国人亲切地称为“绿色小精灵”。人们相聚在咖啡馆,观赏及饮用一杯杯苦艾酒。

ˇ文森特·梵高正是苦艾酒的重度饮用者。他白天在阿尔的乡间写生,金黄的烈日让这头寂寞的兽干渴难耐,便在星夜里一头扎入了“绿色缪斯”的怀抱。

文森特·梵高,《咖啡桌上的苦艾酒》 1887而梵高《夜间咖啡馆》或许是受到苦艾酒颜色的影响,颜色变化多端,淡红、血红、酒糟色、路易十五绿、石青、橄榄绿交织在一起,渲染出咖啡馆里的黑色力量。

文森特·梵高,夜间咖啡馆,1888

他的好友高更则从另一视角表现同一间咖啡馆。他以身高平行的视点,把观赏者带入咖啡馆里,仿佛低下头去也能看到一杯属于自己的苦艾酒。老板娘Ginoux夫人面前水、糖、酒,正是啜饮苦艾酒仪式的三件套。

保罗·高更,《阿尔勒夜晚的咖啡馆》 1888 埃德加·德加1876年的作品《咖啡馆》,又名《苦艾酒》,描绘了挤缩在咖啡屋角落的一对神色严峻的男女,苦艾酒布局在整幅画的正中央,意义非比寻常。

埃德加·德加,《苦艾酒》,1876

有人也戏称苦艾酒是艺术家的专属“饮料”,因为它直接影响了印象派、后印象派、超现实主义、现代主义和立体主义的发展。不得不承认,苦艾酒在19世纪视觉艺术中扮演重要的作用,频繁出现在各种日常风俗画和静物画中。我们在不少咖啡馆主题的名画作品中也经常可以看到它的身影。

亨利·德·图卢兹·劳特雷克,1893年在咖啡厅的Boileau先生。

维克托尔·奥利佛,《喝苦艾酒的人》 1901

让·贝罗,《一间叫苦艾酒的咖啡馆》,1909

咖啡杯里的生活日常

除去咖啡馆的喧闹,咖啡不仅是家庭餐桌上不可缺少的生活元素,也是艺术家的灵感来源。一杯咖啡的丰厚滋味在完满味蕾的同时,也见证人们在家庭生活中分享情谊的时刻。

ˇ阿尔伯特·安克尔(Albert Anker) 被认为是瑞士现实主义风格绘画中最杰出的代表之一。他擅长用静物画描绘出乡村和城市的餐桌环境,咖啡自然是餐桌上的主角之一。他笔下的餐桌,散发出温和、平易的光芒,生活中的甜美日常就这样被悄悄定格。

阿尔伯特·安克,静物与咖啡,1882

阿尔伯特·安克,静物与咖啡,面包和土豆,1896

阿尔伯特·安克,咖啡和干邑,1877

阿尔伯特·安克,喝咖啡的祖母,1904

而在法国点彩派创始人之一的保罗·希涅克 (Paul Signac)的《早餐》中,人物生活精致考究,形象却呆若木鸡。中产阶级清晨饮茶、喝咖啡的生活场景,被赋予了一种讽刺意味,艺术家静思默想的瞬间悄然定格。

Paul Signac,早餐(Breakfast),(1886年-1887年)

《咖啡壶边的妇女》是印象派后期的重要代表人物,用一只苹果征服巴黎的保罗•塞尚的一幅重要作品。画中表情冷漠和严肃的妇女是塞尚家中的一位佣人。人物成为塞尚研究构图的静物之一,扮演着和她身旁的咖啡壶一样的角色。

咖啡壶和杯子是圆柱体,坐着的人物呈金字塔形,门是方块体。尽管这些形状是规则的,但最终却让人感到不平衡和不稳定。这属于塞尚的变形,在这幅作品里塞尚出色地实践了他的名言: "用圆柱体、球体和圆锥体来表现自然。"观众无法不惊叹于艺术家对画面的戏剧性处理,也充分感受了"现代绘画之父"的艺术魅力。

保罗塞尚,咖啡壶边的妇女,1895

被称为立体主义三剑客之一的西班牙画家和雕塑家胡安·格里斯(Juan Gris)的作品《早餐》,则用不起眼的视觉或文字线索为人们打开了另一番清晨就餐的景象。

他的作品带有一种黑色的幽默,用简单立体的线条将想要表达的情感及内心世界透彻丰富的表现了出来。画中可以清楚的看到一个打开的带有把手的咖啡研磨机和咖啡壶的轮廓,还有当天的报纸。虽然不能明确判断这是早餐,但毕竟咖啡代表一天的开始,也表达出艺术家不同的心境。

胡安·格里斯,早餐,1915

事实上,还有许多优秀画作或以咖啡馆或以咖啡为题材,展现历史长河里某个或慵懒闲适,或心旷神怡;或友好随和,或静思默想的时刻。就让我们从繁复的日常中暂时抽离,宁心静气,安享当下;在咖啡的醇香中,开启一趟跨越时空的艺术之旅吧!

—end—

如果你喜欢这篇内容,欢迎转发朋友圈转载请到后台回复【转载】,请按要求操作

帮我们分享,就是最大的赞赏

一杯咖啡时光在「岙庐」和世界相遇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