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的咖啡,云南的茶(小粒咖啡和普洱茶)

今年去了几次云南。昆明,大理,西双版纳。云南的旅游业是支柱产业,异常的发达。因此有一句话叫,云南只有一个景区,叫做云南。这句话所言非虚,一方面,云南很美,天赐的山水;另一方面,云南的消费,一直有着景区特色。

去云南之前,就对云南的咖啡,云南的茶心向往之。作为一个咖啡与茶的爱好者,错过了云南的咖啡和茶,是一大遗憾。而云南的咖啡与茶,就如同云南本身一样神秘。

(一)云南咖啡

由于美国犹太裔网红郭杰瑞的大力宣传,几乎每一个年轻的旅行者到了云南,都认为云南的咖啡品质高而价格低,喜欢在这里选购咖啡。

云南咖啡主要产区在保山,普洱一带,本地很少消费,主要市场在各大旅游景点和昆明市。

咖啡的产销脱节比较远,而这样的产销特点,决定着咖啡农无法很快得知自己产品的竞争力,并作出优化。而销售方,销售情况与旅游热度相关性强,与咖啡品质相关性弱,这导致他们更多的精力放在包装营销上,而无力参与咖啡品质的把控。

这种产销脱节的无力感,贯穿我整个云南寻咖啡的过程。

第一站是云南省博物馆,这里一楼有个咖啡厅。咖啡厅的气氛与博物馆融为一体,浓浓的书卷气,介绍着这里是中国咖啡的源头,朱苦拉咖啡。朱苦拉,咖啡之源,活化石。这样的标签贴满的墙壁。精致的咖啡器具,码放整齐的咖啡豆咖啡粉,让我感觉,应该是家不错的精品咖啡馆了。

我去点餐台,要一份手冲一份甜点。在店员的推荐下,咖啡点了朱苦拉•菲,据说对标耶加雪菲,甜点是一个小份的华夫饼。

然而,端上来的咖啡,却打破了前面一切美好的幻想。

咖啡温度50度以下,有微微的类似受潮发霉的气味;浓度稍稍差一点点,暴露出酸味。明明是手冲,却是类似美式咖啡的浓度。香味平淡,没有油花,竟不如调味过的雀巢金速溶。

鉴于是博物馆,人来人往,问咖啡师也无暇招呼,只得悻悻而归。

云南博物馆位于官渡附近,算郊区了。做速食旅游餐饮其实也无可厚非。

市区的精品咖啡馆,的确水平很高,然而用的是埃塞豆。

后来到了大理,住在了大理古城。而大理古城,现今是给游客专用的区域,明显的游客经济特征。大街小巷都是普洱茶与咖啡。一天的苍山玉带路行程下来,又累又渴,进了古城星巴克附近的精品咖啡馆。

毕竟这里是旅游区,不能要求风格完全是精品咖啡的调性。这家咖啡馆门口仍然是游客向的陈设,里面是咖啡用麻袋与吧台的陈设,长长的吧台,外面摆着各种三合一速溶,里面却是法压,手冲,冰滴各种漂亮的玻璃器皿。实事求是做生意的风格我是喜欢的,喝咖啡和买旅游纪念品的人可以各取所需,互不干扰。

吧台坐下来,聊了几句,说喝手冲。问了喜好,答浅烘焙,花香果香比较喜欢。面前的小姐姐咖啡师说,还是师父来吧,看我比较懂行,希望云南咖啡给我留下好印象。

师傅说,云南小粒做浅烘并不合适,中度或中深比较多。这里的咖啡种植比较接近刀耕火种,很多咖啡农都是不会汉语的少数民族,种植,料理,采收都比较随缘。好喝的咖啡要靠拼配来救。师傅递给我咖啡,还给了焦糖饼干。明显这里还是靠谱很多。味道中规中矩,微酸的果香,轻微的油花说明咖啡豆很新鲜。的确说不上多好,只能说,强于星巴克美式吧。

我问师傅说,您家没有更高意义上的精品咖啡吗?师傅说,展柜上的,就是他们所有产品了。

我看了看吧台和展柜,一天雨中登山的疲累让我大脑不很清楚。事后我才回过味来,在这里,主力售卖的是“精品三合一”。速溶黑咖啡的市场都很小,这里的主要市场,就是慕名而来的不怎么喝咖啡的游客。背景的玻璃器皿和昂贵的咖啡机,只是游客用来打卡的道具。甚至,包括侃侃而谈的那一刻的我,也无意做了店家咖啡的背书。

云南独特的气候,适合咖啡的种植。不用精心打理,也能收获。做精品咖啡不赚钱,做三合一赚钱。是市场倒逼了云南咖啡,生长成了现在的样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