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原:挑战完这些暗黑食物,我这辈子都不会出轨了

“我最爱的淘宝十家店之暗黑版”

小编善意提醒:以下食物全由原叔本人“以身试黑”,未成年人切勿盲目模仿

人到中年,常有萎靡慵懒之感,对世界失去了大部分好奇,把自己活成了直立行走的蛋白质。说句人话就是:活着没劲。

如何才能像年轻时一样重拾对生命的激情和信念?关于这问题,我在黑暗中摸索了很久。某天深夜,我孤独地站在窗前望着万家灯火渐次熄灭,忽然一拍天灵盖:黑暗给了我黑色的眼睛,我要用它去寻找和挑战世间最暗黑的食物。

这个念头甫出,骤然浮起了荆轲刺秦、尧茂书首漂长江的悲壮感,啊,这是要去慷慨歌燕市呢。套用阿姆斯特朗登月时的那句话:我吃的虽然是生物链中的一小口,却是人类的一大口。

我一激动,顿时胃口大开——不是因为对暗黑食物的憧憬和向往,而是我明白,吃过它们之后,我或许很久都不会有胃口了。所以要赶紧多吃点正常食物。

这是一次舌尖的冒险之旅。想着都刺激,因为作为一个老男人,好久没干过这么变态的事情了。

我当然用不着周游世界去实施我的挑战计划。因为淘宝上啥都有。

我只要沐浴焚香,坐等敌人上门。

A计划:牛瘪汤

瘪,是大西南官话里的一个字。怎么解释呢,呃,就是鲜美的食材在动物体内结束美好旅程之前的那一小段至暗时刻。

但端上饭桌的牛瘪,是指牛的胃到小肠之间这段特殊旅程的汁液,每头牛宰杀时只有小半桶。贵州黔东南州的人民一般舍不得吃,过年或来贵客了才能爽一把。

(小编还是不放链接了,怕有人借此报复领导或者前男友什么的……反正淘宝上都有)

4年前,我在黔东南的黎平头次遇见这种人间至味,一脸坏笑地吆喝同伴们都来尝尝。他们迟疑再三,用就义般的神情夹起了一片牛肉,然后打死都不肯吃第二次了。

我下了单之后,用牛瘪汤做了一锅牛肉牛杂火锅,配料是辣椒芹菜大葱香菜。不过基本上都是我一个人吃,俩娃儿全程以嫌弃的目光看着我。但作为一个从小就喜欢用鞭炮炸牛粪的70后,我对这锅美味勉强能承受。反正夹起来就快速咀嚼,往胃里送,好在花椒、姜、八角放得足,掩盖了部分腥臭的真相。

当年我曾在毗邻贵州的广西河池工作过,当地有一道据说专治胃病的特色菜,是拿未经清理的羊肠整个扔下锅里煮,那可比牛瘪重口味多了。

这道泛滥着农家肥香味的汤,能让我们回味起久违的大地芬芳。只是不知为何,我总是下意识地想往锅里插一朵鲜花。

牛瘪挑战难度:★★★★☆

B计划:拉丝

如果渣男成功地把女神睡了,人民群众会痛心疾首地说:鲜花插在牛粪上。

如果渣男蹬了半天腿都没能爬上女神的床,人民群众会幸灾乐祸地说: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作为资深渣男,我20年前就吃过天鹅肉了。当我深情地回眸往昔岁月,如今想吃的,却变成癞蛤蟆肉了。

我在朋友圈上征集暗黑食品时,一位朋友推荐了上海熏拉丝,这是我头次听说癞蛤蟆能吃。小时候我捉过不少青蛙,但癞蛤蟆是绝对不敢碰的,因为大人说它有毒液。加之蛤蟆形容丑陋,让人望而生畏。唉,别怪男人们贪恋美色,他们就算看动物也是只看脸滴。

不过挑战无异味的蟾蜍还算好,跟别的臭气熏天的暗黑系相比,熏拉丝已经算是暗黑食物里的女神了。

这道上海熟食,罕见地做出了湘菜的味道:烟熏,重盐,居然还放了辣椒!连不吃辣的上海人都下这重手了,可见食材之腥臊。拉丝并不难吃,但我边啃边想起那个皮肤病患者生前的音容笑貌,相当反胃,于是只好不停对自己说:这是牛蛙的亲戚,五服之内的亲戚,不能搞相貌歧视,咱年轻时不也满脸青春痘么……

吃罢拉丝,忽然感觉舌尖弥漫着上海滩的百年风云,仿佛千年明月照耀在朱家角的沟渠,有一股南屏晚钟的蟾意。蛤蛤。

拉丝挑战难度:★★★★

C计划:活珠子

听起来很有蟾意,哦不对,是禅意。

中国有几种蛋是雄踞于世界民族之林的,包括皮蛋、东阳尿蛋、活珠子、毛鸡蛋。当然,在老外眼里,这都是坏蛋。

我首先排除的是东阳尿蛋。咱都慷慨燕市了,还怕这童子尿?但在淘宝上瞄了一眼,一枚东阳尿蛋大概10多元,不划算。我家就有两坨男童,哪天给他们把尿时直接尿进锅里,炖鸡蛋还不容易。

先普及一下:毛鸡蛋(又叫旺鸡蛋)是孵化失败的鸡蛋,而活珠子则是12天左右的正在孵化的鸡蛋。这么说吧,毛鸡蛋是自然流产的死胎,而活珠子则是计生工作队强制引产的血淋淋的胚胎。

吃鸡,对我们而言,没有障碍,不就是一个游戏嘛。吃鸡的受精卵,也就是鸡蛋,也没啥障碍。但是吃鸡的胎儿,还是有负罪感的——甚至超过吃淘宝上的羊胎盘的罪恶感,毕竟胎盘是无用的,但活珠子本应是一只羽毛鲜艳的公鸡或母鸡啊,它本可有自己的童年、青年和暮年,有自己的爱情和孩子,可是,人类这个恐怖的计生队来了,泪奔。

选了一款高邮产的活珠子。我去过汪曾祺的故乡,扫荡过许多高邮咸鸭蛋和高邮湖大闸蟹,希望这些活珠子在我的胃里听到熟悉的乡音。

剥开壳,有汁,据说江苏人民视为美味,但我没喝,这不就是童子鸡的尸液嘛。黄色部分像煮老的蛋黄,白色部分是发育中的胚胎,隐约有血丝,还算嫩滑。底部的蛋白则坚韧如橡胶。有个盐城的前同事提醒我,活珠子炒韭菜最好吃,我仿佛看到手的另一端,他慈祥地微笑着,像非洲食人族酋长一样。

顺便提醒一下,儿童,确切地说是男童,不宜吃活珠子,因为据说里边含有大量雌性激素。有个男娃都吃出A罩杯来了。

仿佛看到许多美女退掉飞韩国的机票,拿着退款,两眼放光地去下单买一箱箱的活珠子,幻想着一觉醒来变成了叶子楣或柳岩。

活珠子挑战难度:★★★★☆

D计划:羊眼睛

在猪牛羊身上,貌似没什么部位是不能吃的。连牛欢喜都能吃。

但是有一个部位,假如单独拎出来吃,你会有刽子手的感觉——眼睛。

多年前,我在广州吃过一次烤乳猪头。味道固然上乘,但那双眼却被剜去,嵌着两个彩色小灯泡,扑闪扑闪的。猪的表情也很好,恬静微笑,一副音容宛在的样子。我伸出筷子让它毁容时,手有点抖。

眼睛是人类心灵的窗户,也是猪牛羊的窗户。倘若一堆窗户在你面前排开,你会不会有一种鬼片的即视感?

这也是一道熟食,添加了香料。我蒸热了吃,有一种撒尿牛丸的爆浆感,用广东人的话形容,叫弹牙弹口,他们若是吃了这个,就不会再吃福建人了,这可比福建人有嚼劲。我若径直囫囵吞下,就当吃了个肉丸,但问题是,我咬了一口之后,还去观测剩下的半只眼——那黑漆漆的眼无声地凝望着我,恰似昔年的贫农控诉着暗无天日的旧社会,很是惊悚。

总之,我吃这道菜时,眼前总是涌起喜羊羊、美羊羊、懒羊羊的哀怨眼神。

顺便说一下,用羊的睫毛制作成的羊眼圈,是一种古老的两性情趣用品。羊,仅仅用它那双水灵灵的大眼睛,就能像张爱玲说的,帮女人通过食道进入男人的心,帮男人通过某道进入女人的心,各自爽翻,达到生命的大和谐。

羊眼睛挑战:★★★★

E计划:臭苋菜

坦白地说,挑战完上面几道菜,我已经胃部痉挛,神经错乱了。每个深夜,要么是癞蛤蟆在低鸣,要么半夜鸡叫,或者羊咩。我耳边仿佛听到了赵忠祥老师的幻音。

我决定向善。像段祺瑞晚年一样吃素。

老吃货陈晓卿曾说:中国最臭的菜是霉苋菜梗。

据说饮食界最重口的一道菜,是绍兴的“蒸四臭”,用臭豆腐、臭苋菜、毛豆(该豆表示相当冤枉)、霉冬瓜合蒸。这种大杀器,大概类似于蹲在厕所里吃螺蛳粉嚼鱼腥草,一定是绍兴丈母娘嫌恶地招待没房没车的未来女婿时的首选菜式。

所以我在淘宝上选的是一款被用户评价不够臭的,以免拐弯太急把自己熏晕。

该菜是很臭,幸运的是,它属于那种糅合了臭豆腐和臭腐乳的臭味,对我这种吃过螺蛳粉的广西人兼在长沙吃了多年臭豆腐的伪湖南人,很容易适应。苋菜皮略带渣,菜心则入口即化,略咸,微甜,口感不错。

远远望着我吃的二宝,后来跑来和我玩,我习惯性亲了他一口。一岁多的他皱着眉,拼命揉鼻子,熏到了。后来我去取别的暗黑食品,连快递点的人遇见我,都倒退了三步。

古时候衙门招绍兴师爷,那时没身份证,怕人冒充籍贯,于是摆出霉苋菜、霉千张、臭豆腐,能一口吞下的才能进去应聘。

目测我有做绍兴师爷的潜质。忽然觉得在社会主义康庄大道上,大有可为。

臭苋菜挑战难度:★★★☆

F计划:烤蜈蚣

关于毒物,我以前只在广州吃过蝎子鸡汤,但也只喝汤,没嚼蝎子。长沙的口味蛇也吃过不少。毕竟是在餐馆里吃的,不担心中毒的问题。

当然也不绝对。当年我也在餐馆吃过果子狸,但2003年之后我再也不敢吃了,它才是令我闻风丧胆的第一毒物。

某年我在宴席上遇见了河豚汤,心里忌惮却又不舍得错过,遂装了一碗,但是不喝。过了10分钟后,眼看周围人士无一个倒下,我才警惕地喝起来。

十多年前我和幼齿北漂时,曾在王府井附近的夜市看到有烤蜈蚣,惊悚不已,觉得太变态了。

以前喝河豚汤我尚可观望他人有没有中毒反应,但手里拿着这袋蜈蚣时,我总不能让老婆孩子去先试。终于发现头一个试菜并非美好的事。

当我硬着头皮准备当神农氏之前,我眼含热泪,紧握着当年的幼齿、如今的兔妈的手,说出了我的银行密码。

蜈蚣是炸熟的,通体碧绿,其实没啥肉,多是脚和壳。商家配了辣椒粉,但我没洒,不愿让辣椒麻痹了我的味觉神经。咱图的是绿色原生态。

(店家的文案很皮)

蜈蚣的味道略苦,有一股浓重的中药味,但勉强能下口。我边嚼边想:要是我挚爱的大闸蟹也长这么多腿就好了。

不过吃蜈蚣有一个莫大的好处:增强了自己行走江湖的自信。我感觉自己就像金庸笔下的五毒教主蓝凤凰,百毒不侵,还可以放毒。以后谁敢跟我吵架,我就咬他一口,哼哼。

烤蜈蚣挑战难度:★★★★★

G计划:白花蛇草水

感觉唇齿间一直有蜈蚣的腿在蠕动,我决定用神水漱口。

这是网络第一圣水、常年高居难喝榜TOP1的崂山白花蛇草水,我倒毫无畏惧,不信它会比中药还难喝。

大不了,不用中药作为参照物,跟农药比比。莫非比百草枯还难喝?

网上说它的味道像草席,是堆着无数臭袜子的草席,依我看,这席子上最多只有一双臭袜子。有点酸,比广东的凉茶容易入口。我仔细品味了很久,觉得它还是没有我小时候喝过的中药难受。

买家评论里,有一个妹子说,和她合租的姑娘总是偷喝她放在冰箱里的饮料,她决定买白花蛇草水放进冰箱,以示惩戒。更多的人说买这水是去参加婚礼时闹洞房的。典型一整蛊神器。反正你的领导做报告时,你在旁边放一瓶就是了——苍天可鉴,你真不是在坑领导,因为这玩意据说清热解毒、解酒护肝。

如果领导把一口神水都喷你脸上,你还可以解释:这水西哈努克爱喝,吴作栋爱喝,东南亚领导人都爱喝。据说,非洲人民也爱喝。

该神水的原料叫白花蛇舌草。白花蛇喜欢舔食草叶上的露水,故得此名。

所以,这水应该最适合白娘子。

来来来,赵雅芝同学,你尝一个?

白花蛇草水挑战难度:★★★

H计划:竹虫

关于吃虫子这事,云南人最爱干。不过我买的是山东临沂的虫子。

淘宝上的虫子很多,为了增加挑战难度,我挑了最像蛆的竹虫。反正它的别名就叫竹蛆,就当我吃蛆好了。

曾经看过一篇文章,三年困难时期时,幼年的作者跟着姐姐艰难度日,饿得面黄肌瘦。姐姐弄了些奇怪的肉给他吃,却始终不说是啥肉。某日他偷偷尾随姐姐,发现她去粪坑里捞蛆。

我在湘西的苗寨里吃过一种油炸的桃花虫,长桃树上的。卖虫的老太太神秘地告诉我,吃了这虫会走桃花运。结果晚上我回宾馆等到半夜,都没听到门铃响,连骚扰电话都没有。

我把竹虫下了油锅,加盐、姜、指天椒,炸到金黄时起锅。口感香酥脆爽,有点像黑白配,如果去电影院时拿着一包炸竹虫,那是相当的卓尔不群。唯一的遗憾是偏咸了,估计店家用盐水泡过,因为作为资深厨子的我放盐从来精准,不会过量。

对于生肖寅虎的我而言,吃竹虫的难度算是最低的了,无非是大虫吃小虫而已。

竹虫挑战难度:★★☆

I计划:猫屎咖啡

我对咖啡并无嗜好。买这款纯属恶心自己。但上面又有哪款食品不是自找恶心的?

话说专业品酒师平时都不喝酒的。所以素少喝咖啡有个好处,就是我的舌尖能更敏锐地寻找它的滋味,以及辨认有无猫屎的味道。不过这句话有点打脸,因为我也没吃过猫翔。

此猫非彼猫,别以为喂你家的母猫吃咖啡豆也能自产自喝。那是印尼的一种麝香猫,系野生树栖动物,它的肛门下方有个芳香腺囊,所以排泄的咖啡豆才会有特别的馥郁。不过麝香猫的数量太少,已经不能满足人类日益增长的喝翔需求了,所以后来又陆续开发出象屎咖啡、鸟屎咖啡、松鼠屎咖啡等厕所系列,这是后话。

我选的卖家,用户评价说和印尼买到的味道一样。泡了一杯咖啡,才发现它不是速溶的,残渣很多,看起来像猫屎。我仔细辨认麝香的气息,木有,我又寻觅粪便的气息,也木有。那一霎我怀疑这猫腹泻了,咖啡豆快速经过肛门,没来得及沐浴麝香腺囊的熏陶。下次得买便秘猫出品的。它比普通的咖啡味道稍淡,也没那么苦,香味绵长一些,毕竟经过了猫的肠胃洗礼。

没闻到猫屎味,我略感失落,于是往里边加了点没用完的牛瘪,终于心满意足地喝上了我心目中的猫屎咖啡。

这一路吃来,喝猫屎咖啡的难度实在不算太大。我选择它,主要是为了在发动最后的大决战前,稳定一下情绪。

夜阑人静,我披着军大衣,左手端着猫屎咖啡,右手提着马灯,在一幅世界地图前踱来踱去,最后,我的目光停留在了斯堪的纳维亚半岛上。

一枚洲际导弹即将袭来。

猫屎咖啡挑战难度:★★★☆

J计划:瑞典鲱鱼

这是本次的暗黑挑战计划中,最让我胆寒的。

这完全是食物界的生化武器!宇宙最恶臭的东西,没有之一。

看着各种视频和截图里,连重口味的鬼佬去挑战,都吐得七荤八素的,我默默地找出了防雾霾的加厚口罩。准备迎接人生最最暴烈的一次痛击。

它臭到什么程度?有人为了给家里的狗狗改掉吃屎的习惯,在粪便上洒了一些瑞典鲱鱼,然后,“狗改不了吃屎”这句古谚就失灵了。

我曾以为这是吹牛,然后看到下面这个视频,我信了。

狗尚如此,况乎人类?

连国外的壮汉都受不了。

可恶的马东居然还在节目里拿这个来款待嘉宾。

你说这内心得有多阴暗?

就算是生产出这种脏弹的瑞典,也是禁止携带这种罐头上飞机的。要是把空姐熏晕了,你还可以给她做人工呼吸,但驾驶员和副驾驶熏晕了怎么办?你自带降落伞了么?

查了一下,国内也产鲱鱼罐头,但目测不正宗,因为居然有用户夸赞味美。所以,必须订瑞典的鲱鱼——记住,是那个性开放的每年颁发炸药奖的瑞典,只有他们才能炸晕全人类。

敢在产品广告上公然宣称是生化武器的,舍我其谁。

这款产品好贴心,附送几颗薄荷糖,还有一瓶除异味的喷剂。

我战战兢兢地拿到家里的天台上,不敢在室内打开。瑞典人的规范姿势,是到野外的丛林里打开的。

一股氨气飘了出来。跟尿素有点像。但我扛得住,没熏晕过去。鱼是生腌的,用凉开水冲洗了一下,发现大咧咧的北欧海盗连鱼肠都没处理干净。鱼肉很咸,但肉质非常细嫩,有细小鱼刺。

慢慢嚼着鲱鱼罐头,想起宇宙头号生化武器居然没能把我击倒,我忽然有点淡淡的失落。是这世界太平庸了,还是我太变态了?

瑞典鲱鱼挑战难度:★★★★★★

鉴宝完毕,除了胃部稍感不适,臭气挥之不去,大体感觉还行。总结了一下:

1、变天了,我有点鼻塞;

2、臭气是可以适应的,臭苋菜的味儿还没散就去吃鲱鱼,不算太跨界;

3、我太重口味了,10多年前我在报馆里边喝八宝粥边看网上的各种腐尸图片,有个当过特工的同事站在我后面说:你真变态,看这种图片都能吃得下。我咧嘴一笑说:其实我比你更适合当国产007。

不过诡异的是,在我以身试毒的整个过程中,兔妈异常配合,热心地帮我挑选最臭最恶心的食物。刘老汉冰雪聪明,迅速看穿了她的心计——

一个嚼着蜈蚣和癞蛤蟆,在厨房里煮着牛瘪、羊眼睛、竹蛆,喝着白花蛇草水,浑身散发着瑞典鲱鱼浓香的怪蜀黍,以后会有妹子爱吗?连垃圾婆都嫌弃他。

所以,他是不是世界上最忠诚、最不可能出轨的丈夫?

你想构筑社会主义和谐家庭吗?你想杜绝老公寻花问柳的恶习吗?还犹豫什么,往老公口袋里塞一罐瑞典鲱鱼吧。不用谢我,看到你们能臭味相投白头到老,我也挺幸灾乐祸的。

不写了,我要去买除臭剂清洗菜锅和冰箱了。弥漫在家里和自己身上的这些大杀器的芬芳,无时不刻提醒着我:一定要对家庭忠诚,因为,这辈子的桃花运已经被臭苋菜和瑞典鲱鱼残忍地突突突了。


灵魂发问:你还吃过哪些更可怕的黑暗食物?说出你的故事。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