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上瘾:咖啡如何搅动人类历史》演讲实录

荐 语

巴尔扎克曾说:“如果没有咖啡,我就无法工作和生活。”咖啡是全球最受欢迎的饮品之一,它对于近现代人类社会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本书叙述了咖啡从进入人类社会到形成全球产业的历史过程。作者回顾了它经历的自然环境与社会变迁,生动展现了咖啡在全球的传播与发展,以及其经济与文化价值。本书是了解咖啡全球发展史的经典之作。

你 将 获 得

1.了解咖啡文化和咖啡全球发展史

2.展现被咖啡改变的人类生活和世界经济

3.深入了解咖啡传播发展中的动人故事

作 者 简 介

海因里希·爱德华·雅各布

德国新通俗专业书籍的奠基人之一,曾担任过记者,同时也是历史学家、小说家、文化史传记和“原料的历史”丛书的撰写人。

精 彩 选 段

1.没有咖啡,就没有现代文明。咖啡给人制造了一种从未体会过的感觉,这感觉就像《一千零一夜》中的那句:“他好像永远无需睡眠”。p.21

2.沉默寡言的英国人惯于通过冗长的文学进行孤独的独白。咖啡摧毁了这种孤独,也减少了孤立无援的学者们思想中的偏执。p.111

3.阿拉伯人喝咖啡,因为咖啡让他们更像阿拉伯人;中国人和印度人喝茶,因为茶让他们回归本真。茶将东亚人锤炼成了真实、警惕、身材苗条、充满力量而又不张扬之人。p.116

4.社会总是在困境和约束中实现文明的进步。p.188

注:上述页码为句子在实体书中所在的页码。

滑动即可查看更多知识点!

读完本文约需35分钟

今天我们讲一本不太具有实用性的书,但是保证非常有趣。这本书的名字叫作《全球上瘾》。它的核心是告诉我们咖啡是如何搅动人类历史的。我们每个人难免得喝点咖啡和茶,以后在你喝咖啡的时候,你就会有完全不同的感觉。就好像我以前喝咖啡喝得很少,读完这本书之后,你看今天录像喝的就是咖啡。

这本书的推荐人大有来头,是赫尔曼·黑塞。各位知道,黑塞是《悉达多》的作者,曾经得过诺贝尔文学奖,是我特别喜欢的一位大作家。他竟然写作了这么一本关于咖啡的历史书,实际上这本书帮我们串起了咖啡在整个人类社会当中所起到的推动作用。所以,你不能说咖啡改变了历史,但它的确搅动了这个历史。这事要从哪儿说起呢?

首先第一章讲“神奇的力量”——人们到底是怎么发现咖啡的。我们今天都知道,咖啡的原产地来自于埃塞俄比亚。但是,最早产生对咖啡认知的地方在也门。所以,第一章叫作“也门之夜”。这是一个传说,所以没法准确地知道究竟发生在哪一年。

那个时候,有一个叫作舍和特德的清真寺,清真寺周围有很多放羊的人。然后有一天,放羊人就突然发现他的山羊好像疯了,就是眼睛通红,不睡觉,整天晚上还在到处乱跑,还在叫,还在打架。他们说这么温驯的山羊,难道是着魔了吗?于是他们就开始追踪这个山羊,结果发现山羊在吃一种很奇怪的植物。然后他们牧羊人不知道怎么回事,就把这个植物摘下来,拿到附近的清真寺里去,请教清真寺里的伊玛目,但伊玛目也没见过这个。

但是这个伊玛目特别有意思,他想拿这些果子做一杯果汁。于是他晚上趁着别人都不在的时候,就把这个果子拿出来碾碎,碾碎以后熬。熬完以后,就冒出了一股股的香气。他说这个味道怎么这么香呢?于是他喝了一口,又苦又难喝,但是让人很想再喝。结果伊玛目一个老人家,喝了很多杯自己压榨出来的果汁以后睡不着觉,兴奋得不得了,觉得自己精力特别充沛。第二天他告诉别人说,这个果子有这样的作用,这就是叫作“穆斯林的酒”。大家知道穆斯林是不允许喝酒的。

但是早年间,人们把这个咖啡称作穆斯林的酒,它和什么抗衡呢?和欧洲的葡萄酒进行抗衡。各位知道,这两种咖啡和葡萄酒之间文化的冲突,代表着人类的两种完全不同的状态。你看尼采写“酒神精神”,就是到了古希腊,大家都崇拜这个酒神。酒神带给人们的感觉是迷幻,喝了酒以后晕晕沉沉,醒不过来,是完全沉醉的、睡眠的那种状态。

但是,咖啡带给人的感觉是分外清醒,比你正常的清醒状态还要再清醒一些。所以这个东西开始在穆斯林地区流行起来。有人去考证,说当《奥德赛》讲到海伦所引发的战争时,有一句话叫作“海伦手中的神奇药水”。就是海伦手中有一些神奇药水,可以使得别人精力旺盛、不睡觉。

后来人们就猜测,神话传说当中所说的海伦手中的神奇药水,可能就是我们今天所说的咖啡。咖啡因的分子式跟大家披露一下,叫作“C8H10N4O2”,就这么一个复杂的分子式。同时咖啡当中还含有一定量的尼古丁,就是香烟当中所拥有的那个成分。

1820年德国化学家隆格第一次从咖啡中萃取出了咖啡因。咖啡因是一种生物碱,一种黄嘌呤生物碱化合物,以针状结晶的形态存在,形似鸟的白色羽毛和雪花,味道微苦。俄罗斯裔的瑞士学者,巴塞尔的教授古斯塔夫·冯·邦吉曾解释过说人们渴求咖啡因,是因为它含有黄嘌呤,只要很少的量就可以渗入身体各个细胞,且富含氮元素。所以,人们渴求咖啡因,只不过是身体细胞在不自觉地渴求更多的氮元素。

它一进入人体就引起了剧烈的反应。毫不夸张地讲,是一种美妙极了的心醉神迷。它能迅速舒张所有血管,让身体所有部位都畅通,中枢神经、脊髓、大脑通通被咖啡因占据,令人清醒万分。它渗入呼吸中枢、延髓,给全身带来气体交换的舒畅感。它像一个拥有强壮臂膀的英雄,减轻了心肌的负担。它让四肢的疲惫消失不见,让骨骼肌更有力。它加速了大肠的蠕动,减轻了肾脏的负担。

一旦摄入咖啡因,人体的所有细胞都有焕然一新的感觉,这是当年的学者们对咖啡因的研究成果。然后,咖啡因是怎么出名的呢?这个是来自于发生在圣城麦加的一场争斗。就是一开始咖啡这个东西就是在麦加周围的穆斯林地区流行,大家自己熬一熬、喝一喝,有一点小的穆斯林咖啡馆,大家聚在一起聊天。

结果,麦加换了一个总督,听到了很多风言风语,就是大家在说他的坏话。然后他就打听说,“这坏话从哪儿冒出来的呢?”大家说是从喝咖啡的地方冒出来的。就是一大堆人聚在一块儿,熬着咖啡喝,话就多。结果他们就说了总督很多坏话,这个总督就决定把咖啡禁掉。他禁掉咖啡的理由是说这个东西是魔鬼的产物。它跟酒一样会让人犯罪。

但是很多喝咖啡的穆斯林就站出来了。尤其是很多很资深的、长老级别的穆斯林说这是炭,说咖啡是烧过以后的炭,它不是酒。你不能把它随便说成是酒,你不能曲解《古兰经》。后来,两派就因为这件事产生了大肆的辩论。他们的辩论语言像诗一样,我们引用其中最后一个九十岁的老人家在做结辩陈词的时候所说的话。

一位九十岁的老翁说道:“看着你们,我想起了一种士兵们玩的游戏:一条绳索,二十个人将其往西拉,二十个人将其往东扯,那就是拔河。我还想起了曾走过许多地方的穆卡达西。他在生命的最后写道:‘安拉好像喜悦于我的圣洁和不圣洁。我曾与泛神论神秘主义者共同畅饮,与僧人共同吃粥,与水手在船上共享生食。

有时,我就是虔诚本身;之后我又食用禁物,且是心甘情愿地明知故犯。我曾入过大牢,也曾受人景仰。有权有势的王公贵族曾对我垂耳倾听,之后我又受到杖责。’大人,既然我们无法在议会中明确咖啡豆的属性,不如就让我们各走各路吧!一部分人将远离咖啡,因为他们认为咖啡是被禁之物;另一部分人将追寻咖啡,因为他们认为咖啡是被允许的。”

我为什么要念这一段呢?就是让大家感觉到古人辩论都这么有文化,引经据典,讲那么多的故事。然后,一些人嘟囔着:“这可不像一个穆斯林会说的话。”最终,大家达成一致,将喝咖啡归入“被厌恶”的一类行为,既非“被禁止的”,也非“被允许的”,而是不受欢迎的。就是关于咖啡,这个麦加的总督也没法随便做决定。

但是后来,因为他还是很生气,他就封了一些咖啡馆,结果引发了人们的暴动,最后造成了很大的伤害。一直到后来,埃及的苏丹专门出面解决这个问题。苏丹给贝格写了一封回信,在信中他要求贝格取消对咖啡的禁令。他说即使最熟知《古兰经》的人,也找不到任何一个禁止咖啡的理由。很明显的是,引发街头暴动的不是咖啡,而是你扣押民众的做法。这件事情就是我们讲的历史当中的反脆弱事件,你知道咖啡如果总是在街边悄悄地被人喝,它不可能流行。

但是,因为它引发了暴动、禁止,一下子知名度大增。再加上麦加是个什么地方呢?它是个朝圣的地方。所以,穆斯林地区的人一辈子一定要去一趟麦加。所以,经过这次事件以后,咖啡成了整个穆斯林地区的一个最流行的饮品。所以最早的咖啡馆都是诞生在穆斯林地区的,一群人围在一起,然后“咕嘟咕嘟”地煮着咖啡。

1517年,苏莱曼一世实现了埃及、阿拉伯和奥斯曼帝国西北部的大一统。在中央集权的奥斯曼帝国,咖啡的意义变得空前重大。它令在外的战士精神抖擞,令在内的哲学家神清气爽,甚至妇女也开始饮用咖啡,人们发现它可以让孕妇的分娩更加轻松。

一部土耳其法律甚至规定丈夫如果禁止妻子喝咖啡,妻子则有充分的理由与其离婚。由此,咖啡这一风靡全国的饮品被纳入食品的范畴。在公民的意识里,咖啡成为了与面包和水同等重要的食物。我们在这儿说这个可不是讲医学知识。你怀孕的时候要不要喝咖啡,你要去问你的大夫。

然后咖啡是怎么传到欧洲的呢?历史上有这样的这种说法,这个是来自于一场非常重要的战争,就大家知道奥斯曼土耳其的衰落来自于对维也纳的围攻。如果你去过维也纳的话,你会看到有很多关于这次大战的记录。1683年,奥斯曼围攻维也纳的时候,整个维也纳的人就已经绝望了,觉得没戏。因为外面一看,层层叠叠全都是土耳其人。

但是,这里面有一个波兰人,叫作哥辛斯基,他会讲土耳其语。所以他说我可以化装成土耳其人,然后混出军营到外面求救。他们知道在重重包围之外,可能有来自德国的基督徒来救他们。这里面最重大的一支力量就是来自德国的洛林公爵。

但是,没有人知道洛林公爵在哪儿,因为间谍出不去。所以后来哥辛斯基就化装成土耳其人,然后就走出城,从土耳其的军营里面穿过去。结果在穿的过程当中渴了,就想跑到路边去摘点葡萄吃,结果被士兵发现了。然后那些士兵说:“你在干吗?”他说:“我口渴了,我想摘点葡萄吃。”那土耳其人说:“吃葡萄干吗?来,喝点咖啡。”然后就把他带到军营里面,给他煮了一壶咖啡让他喝了。

所以,他在那儿看到了别人怎么用咖啡豆,怎么磨、怎么煮。喝了一杯咖啡后,一下子觉得身上充满了力量,而且有了热量。然后他接着往前走,真的找到了洛林公爵。然后洛林公爵带着部队杀向维也纳的时候,很奇怪,这是历史上的一个悬案。就是实际上胜负未分,奥斯曼土耳其的部队,真的数量相当大。

但是,当他们看到背后有欧洲的后援来了的时候突然逃跑了。留下了成千上万的骆驼、牛羊,很多的粮食,还有大量的咖啡豆留在那儿,部队消失了。土耳其人突然之间撤退了,这是历史上一个非常有意思的瞬间。这里面有五百个巨大的饲料袋子,比一般的粮食袋要大得多。欧洲人不认识,说这玩意没什么用,就烧了吧。

结果一烧以后,香气扑鼻,整个原野上全都弥漫着咖啡的香味。这个香味引来了哥辛斯基。哥辛斯基说:“你们怎么烧这个呢?这是咖啡豆,干吗烧这个?”然后维也纳人说:“这玩意不知道什么用,留着它干吗呢?”哥辛斯基说:“那这样,既然我立了功,你们说要奖赏我,也不知道赏什么,就把这五百个袋子给我。”然后因为哥辛斯基当时已经是维也纳的英雄了,大家觉得说全亏了他,所以就把这五百大袋的咖啡豆全部奖赏给了哥辛斯基。

哥辛斯基于是就用这个咖啡豆在维也纳开起了欧洲的咖啡馆。他为了让咖啡被欧洲人接纳,他在咖啡里掺牛奶,这就有了我们今天喝的牛奶咖啡。然后为了纪念当时的围城的岁月,他们专门生产了牛角形的面包。各位知道,这个月牙形的面包实际上是穆斯林的一种标志。因为他们被穆斯林围困了这么长时间,为了纪念这件事情,他就生产了这种月牙形的面包,就是我们今天吃的牛角面包。然后他又生产煎饼,配合欧洲人的饮食习惯。这就是我们说,欧洲意义上的咖啡馆从这个时候开始诞生。

也就是1683年,奥斯曼围攻土耳其以后,由哥辛斯基开始在维也纳开起了现代的咖啡馆。因为一场战争把咖啡带到了欧洲。但是,咖啡在欧洲的命运没有那么顺利。因为它遇到的第一个敌人就是啤酒,咖啡的最大竞争对手是啤酒。

在1400年到1700年这三百年期间,欧洲尤其是德国周围那一带,北欧那些地方都是以胖为美的。大家觉得又大又挺的肚子,是非常有钱的象征,以胖为美。但实际上,这种肥胖的身躯给当地人造成了非常大的身体上的伤害。

你知道德国人怎么生活?人们的一天以啤酒开始,又以啤酒结束。早上喝啤酒汤,中午是啤酒汤配其它食物,晚上再来一碗热腾腾的啤酒煮鸡蛋。啤酒的口味多种多样,比如有加葡萄干的和加糖的,啤酒还被用于煮鱼和香肠。

尽管啤酒是冷饮,但它以各种你能想象得到的形式出现在不同的场合:游客来访的时候,有人会晤的时候,洗礼的仪式上,丧礼的酒席上,都要喝啤酒。人体内碳酸泛滥,人的相貌也随之改变。因为血液中的碳酸,要在呼吸过程中排出。因此,长期大量摄入碳酸,不可能不给个人和民族带来相应的后果。连歌德都看不下去了。歌德是德国的大文豪,他说:“如果继续如此下去,不出两三代,我们就会看到啤酒肚和烟嗓将德意志变成什么样子!这将最早体现在我们的文学的肤浅、畸形和贫瘠之上,而我们那些同行们还将对此颓废的景象高声颂扬……”,就是歌德特别不喜欢大家整天沉迷在啤酒当中。咖啡想要打败啤酒,是一件相当不容易的事。

但是1618年的时候,一个著名的医生哈维发现了血液循环。各位知道,血液循环这件事情是非常了不起的。我们的血液从心脏泵出来,几十秒钟的时间走遍身体一圈,再回到心脏。这件事情被哈维发现了以后,人们开始认识到人体内竟然有像河流一样的血液循环。所以,那时候的人普遍认为能够加速血液循环的东西都是好东西,而咖啡就恰恰能够加速血液循环。

你知道人们最早一直到20世纪初,人们都不认为高血压是病。大家觉得高血压是好事,说你这个人血压真高,你身体真好。为什么呢?血压高的血液泵得快,血液循环快。所以,这个误区延续了很长时间。所以,那时候人们就认为咖啡能够使得血液循环变快。所以,咖啡应该是好的东西。然后咖啡开始在欧洲大陆登场以后,在马赛开始影响法国人。就是在马赛的时候,咖啡是作为药品出现的,它是在药房里面,需要医生的处方。

但是,随着越来越多的人喜欢喝咖啡,人们就慢慢地开始从贸易商手里面买咖啡。因为马赛是港口,人们直接就把咖啡买回家自己研磨就喝了。这件事情使得当地的医生非常生气。因为医生减少了一大笔的收入,大家不找他来开药了。然后还有很多的葡萄农的反对。因为法国是喝葡萄酒的地方,人们喝了咖啡以后,就不会喝葡萄酒了。所以,医生和葡萄农联手,反对咖啡。

再加上有人传说,说:“咖啡会使得男人对女人丧失兴趣。”因为他喝了咖啡很精神,他就选择在案头工作,他不选择上枕头上睡觉。所以,很多女人、农民和医生联合起来反对咖啡在法国的传播。他们宣布咖啡是毒药,很多医生们宣布咖啡是毒药。毒在哪儿呢?说咖啡会引起胃溃疡,会榨干你身体的水分,会导致阳痿等等。所以,这是在17世纪的时候,在法国产生的这场争斗。但是,喝咖啡的人依然在不断地增加。因为你知道咖啡是一个成瘾性的食品。所以,他喝着喝着就会上瘾,喝咖啡的人只会不断地增加。

在整个欧洲大陆上,对于咖啡的一次重大的推进是来自于路易十四。1669年,路易十四接见奥斯曼特使。这个奥斯曼土耳其的国王苏丹派了一个特使来跟路易十四见面,这两个人都是当时全世界权力最大的人。然后这个特使把苏丹的信交给路易十四。路易十四拿到这封信以后就轻蔑地放在了一边说:“我稍后再看。”这件事情一下子让特使很生气。然后特使就说:“你为什么拿到了苏丹亲笔签名的信竟然不起立?”

然后双方一下子变得非常紧张,剑拔弩张,你想路易十四是什么人呢?太阳王,他是整个法国中心的一个皇帝。所以他就轻易地把这个特使打发了,说:“你出去吧。”就好像我们乾隆皇帝会见英国特使的时候一样,说:“我们这儿不需要你们什么东西,你回去吧。”

这个苏丹的特使没有完成他的任务。所以他就在巴黎住下来,做了一个像宫殿一样豪华的地方。大家对于苏丹的生活特别好奇,所以就想去看看苏丹的特使到底是怎么生活的。那时候巴黎大量的贵妇、王公大臣就要想尽一切办法,混到这苏丹特使的宫殿里面去坐一坐,聊聊天。他们要付出的代价是什么呢?就得陪着苏丹特使喝咖啡。一进去就闻到一股扑鼻而来的陌生的香气。然后,苏丹特使就给他们熬了大量的咖啡让他们喝。他们不爱喝,觉得又酸又苦,特别难喝。

但是他们想在里面待着,因为里面确实太美了。有很多飞禽走兽,有很多美女在那儿跳舞。这种氛围让他们觉得有异国情调,觉得这就是当时最豪华、最时尚的社交的场合。所以尽管咖啡很难喝,但是这些贵妇人都得忍着在里面喝着咖啡,陪那些苏丹的特使们聊天。就这样一来二去的,一个个都养成了喝咖啡的习惯。到今天你看法国大街上全是咖啡馆,其实是从苏丹特使的宫殿里面慢慢地走出来的。

所以,在1672年的时候,一个叫作阿尔迈尼尔·帕斯卡尔的人在巴黎的圣日耳曼广场开了巴黎的第一家咖啡馆。在这之前,因为咖啡是一个在贵族当中流行的东西。所以它基本上具备着奢侈品的特性:它很贵,一般的老百姓喝不起,同时又有药的特性。你头疼脑热、不舒服,你煮一壶咖啡喝一下。所以,很少老百姓会喝到这个咖啡。

但是,当帕斯卡尔把咖啡馆开在圣日耳曼广场上的时候,他选择了一个特别夸张的行为叫作“低价策略”,就跟我们今天搞外卖的企业搞补贴一样,他们提出了“三苏一杯”的策略。“三苏”就是相当于我们今天大概几毛钱,非常便宜的一个价格,就可以喝一杯咖啡。这件事情确实使得咖啡在老百姓当中得到了普及。

但是,帕斯卡尔很快就破产了。因为它的确太便宜,这个账算不过来。他破产了以后,在1700年的时候,巴黎人喝咖啡靠的是走街串巷的克里特人。这些人会在身上挂一个小篮子,里面插着很多的杯子。然后走在大街上喊,就好像我们看《四世同堂》里面经常有走街串巷卖糖葫芦、吹糖人的老北京。那时候都是靠游商,这个方法其实是对的。任何新生事物在没有被老百姓大量接受之前,你就去租一个铺面,去开这样的馆子,你非常不反脆弱,你很容易赔钱。

但是,你如果能够用走街串巷的方法,不用交房租,就是走街串巷喊着卖咖啡,这个时候使得大量的人开始买这种克里特人的咖啡,开始喝起来,这是在法国的情况。在英国什么情况呢?1680年~1730年的时候,伦敦是咖啡的最大消费者。

大家知道为什么伦敦需要咖啡?你知道雅戈在《奥赛罗》当中曾经放心大胆地说过这样的话,他说:“这首酒的赞歌是我在诞生真正的喝酒高手的英国学的。你们丹麦人、德国人,大肚子的荷兰人来干杯,都完全不是英国人的对手。”英国人太喜欢喝酒了,英国人喝的既不是啤酒,也不是葡萄酒,英国人喜欢喝朗姆酒,就是喝那种烈酒。所以英国街头经常都是大量的醉汉。

而咖啡进入伦敦以后,叫作“治愈酗酒者”。很多人开始逐渐地变得清醒,甚至你知道咖啡使得英国的文学产生了巨大的改变。大家去读莎士比亚的戏剧,你会发现莎士比亚的戏剧里面有大段的独白。那真正的文学作品,怎么可能是一个人使劲说话呢?应该是两个人对白呀。

但是在喝酒的那个时代,很多人就是生活在自己的世界当中。人喝酒的时候,是不能够好好交流的,就是唱歌、喊、狂热。所以莎士比亚那时候的文章,全是大段独白。很少有丰富的对话。然后随着咖啡的增加,你才会发现对白增加了,冷静的理智的话变多了。所以这里面有一段话说:“沉默寡言的英国人惯于通过冗长的文学进行孤独的独白。咖啡摧毁了这种孤独,也减少了孤立无援的学者们思想中的偏执。”

因此,1700年左右,英国所有代表人物都是咖啡馆的常客和咖啡的爱好者,包括德莱顿、康格里夫、爱迪生、斯威夫特、斯蒂尔、蒲柏、约翰·菲利浦、佩皮斯,这些人都是咖啡馆的常驻客人。咖啡馆会改变文学的性质,在英国也遇到过对咖啡的抵制。这里面包括啤酒工,女性,农业从业者。

还有很多人反感政治阴谋,为什么呢?有了咖啡馆,人们就要闲聊,有了闲聊,就会谈政治,谈着政治就会出现很多不同的意见,于是就有议员提议把咖啡馆封闭。英国真的关闭过咖啡馆,因为反对的人实在是太多,在1676年的时候,英国关闭过所有的咖啡馆。但是很快就又重新开张了。

1730年以后,咖啡热突然消失了,伦敦人开始不怎么喝咖啡了,为什么呢?因为东方的老大哥来了。谁是东方的老大哥?就是我们中国的茶叶。中国的茶叶来到英国以后,一下子打败了咖啡。就是说葡萄酒可能不能够打败咖啡,或者啤酒不能够彻底地打败咖啡,但是茶叶可以彻底地打败咖啡。因为这两个东西很像,这两个东西所带来的东西,就是我们说的黄嘌呤。无论咖啡还是茶中的黄嘌呤,对中枢神经系统、大脑和血管的影响没有太多差异,但对人的心灵造成的影响却有明显的差别。

日本作家冈仓在液体琥珀中感受孔子的高深和老子的道时,往茶杯里看去,看到了一道绝美的风景。芬芳的茶叶就像晴朗天空中的一片云朵,又像静静漂浮在翠绿色河面上的一朵睡莲。你看这话说得多美,喝茶之人不由自主地变得可爱、有礼貌、善良。喝到第四杯,你就会出汗,生活中所有的不快都随之经毛孔挥发。第五杯帮你清洁身体。第六杯带你进入天国之境,到第七杯的时候,你甚至能够感受到天国的风灌满衣袖。这是咖啡所不能达到的效果,这是我们中国人讲的《茶经》,就你喝到第七杯的时候,两腋生风,就觉得好像飘飘欲仙的那种感觉。

尤其是西藏人特别有意思。西藏人过去度量一个地,说你知道这个距离远近怎么度量吗?说还有三杯茶的距离。就是西藏人走一段的时间,他一定要喝茶,喝了茶再接着走。所以,他们说还有三杯茶的距离,意思就是你估摸着喝三次茶就能到了。所以,茶叶在英国彻底打败了咖啡。英国人那时候爱喝茶。爱到什么程度?英国人喝茶是要加糖的。因为蔗糖是在英国非常受欢迎的东西,可以说是英国人的发明,也是英国人用来统治全球的一个非常重要的经济工具。

英国人为了显示自己有钱,喝茶喝得多,他们的牙齿以黑色为美。就是牙齿喝得龋齿了,全是黑的。那个时候的英国女王的牙齿都是黑的。就是大家觉得这个很美好,这是代表你懂生活、爱喝茶的这种表现。所以在英国的时候,咖啡热被茶叶给阻击了。

我们将来有机会讲一本关于茶叶的书,让大家觉得喝茶也是一件非常美好的事。然后,接下来这一章呢?就是17世纪的时候,海上的霸主变成了荷兰。荷兰人做的最重要的一件事是占领了爪哇岛,然后让当地的马来人种香料。

从香料之外,他们发现说咖啡越来越受欢迎。所以他们砍掉了很多香料的树,改成种咖啡。1700年的时候东印度公司,几乎垄断了咖啡的这种原料。然后1692年路易十四把咖啡的垄断权,卖给了弗朗西斯·达马密。路易十四和路易十五发明了一个方法就是专卖权。他们发现某个玩意受欢迎,就搞一个国家专卖权,搞完专卖权以后一大笔钱就进项。然后卖给达马密以后,就派很多军队到处搜寻有没有私藏咖啡的。凡是私藏咖啡,私自磨咖啡豆的都犯法,你想这搞得就特别糟糕。

但是达马密也不是一个做生意的人。所以1700年的时候,他也赔得破产了,这个事就取消了。对于路易十四来讲,这是一件好事。路易十四的办法就是你破产了,我就收回来,过两天我再卖一次。所以他们就整天用咖啡、烟、糖这样的东西来折腾老百姓。这就是法国后来逐渐地导致大革命的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老百姓民不聊生。

原本比如说五十个经销商,后来又增加了两百人。这二百五十个人必须向国王购买特许权。这是后来形成了公会以后才能受到国家保护,除了他们任何人都无权生产和售卖。比如说柠檬水、利口酒、咖啡,他都要搞专卖。当大部分的软饮料都受到季节限制的时候,咖啡的销量一整年都持续上升,这引起了国王路易十四的注意。

1704年,他再一次需要资金的时候,他如一只猛禽般烦闷地环顾四周,寻找其利爪可掘之处。他深深后悔几年前只以50塔勒就将这个合格证卖给了柠檬水商。他发誓必须加收一笔可观的金额。所以说法国大革命的因素,虽然是成千上万的因素综合爆发的结果。但是关于咖啡的特卖权的问题,虽然不是最主要的,但也绝非是最次要的因素。

所以咖啡跟革命也是有关的。然后18世纪文学的辉煌,有很大一部分是跟咖啡有关。原因是什么呢?就是咖啡形成了对于公共的重新定义。大家知道孟德斯鸠在他的代表作《波斯人信札》里面,严肃地讽刺道:“咖啡在巴黎非常普遍。很多咖啡馆都能冲制出令人大脑清醒的咖啡,走出咖啡馆时,所有人都感觉自己比进门的时候聪明了四倍。”就是那个时候,很多人在咖啡馆里面碰撞思想。

然后那个时候巴黎大概有380家“思想办公室”。就是人们把咖啡馆叫作“思想办公室”,包括卢梭、伏尔泰、萨勒日、狄德罗,这些人都是在咖啡馆里面,酝酿他们的启蒙思想。这时候有一个对世界格局影响很大的人诞生,就是拿破仑。拿破仑最主要的敌人就是英国。大家知道拿破仑一直跟英国打仗,而英国当时战胜了荷兰,成为了海上最大的霸主——日不落帝国,他们垄断着海上的贸易。所以拿破仑就认为我们应该拒绝英国商品。拿破仑几乎统治了欧洲大陆。

所以,他拒绝英国商品以后,带来的后果是什么呢?首先是棉花你就没有,怎么办?他们竟然在欧洲大陆上种植棉花。就是那个时候欧洲大陆本来不是一个特别适合种植棉花的地,勉强能种。后来,拿破仑就号召欧洲,包括他统治下的什么德国、西班牙、意大利都种棉花。然后另外一个东西——甘蔗不行。蔗糖全部是英国人统治的,怎么办呢?那时候谁能够发明蔗糖的替代品,谁就会获得高额的奖励。

然后人们就开始研究甜菜。如果有人能够通过甜菜制作出糖来,替代甘蔗,这人就是大发明家。后来,拿破仑给予他重金的奖励。那关于咖啡怎么办呢?也有人去发明,叫作菊苣根。就是人们用菊苣根来做成类似于咖啡的这种感觉,冲泡了饮料让人们喝。但这个里面并不含有黄嘌呤。所以,菊苣根来替代咖啡这件事,一直都不太成功。

拿破仑在1812年的时候,滑铁卢失败了。然后一直到1814年的时候,这个禁令解除。所以在这几年时间里面,欧洲人喝不到咖啡。他们喝的都是菊苣根的那种替代物。19世纪后,拿破仑进入了他的晚年。19世纪初的时候,拿破仑失败了,俄罗斯成为最大的赢家。俄罗斯人从亚洲这个方向,给欧洲带来了茶。

但是,意大利人一直拒绝喝茶,意大利人直到今天都不喝茶。意大利人的茶叶消费量大概人均不到30克一年。在1841年的时候,汉堡一年要进口36000吨咖啡豆,只有137吨茶。德国人很奇怪,那个时候德国的大街上咖啡馆非常少,几乎没有,都是啤酒馆,但是,咖啡的销量极大,大家就不明白为什么。后来,这个作者去探访才发现,德国喝咖啡的主力军是女人。就是你依然没法改变德国男人爱喝啤酒的这个习惯。

但是,咖啡影响到了德国的女人。德国女人喝咖啡,你不能抛头露面到大街上去喝,她们都是在家里面自己研磨咖啡,然后自己喝。所以德国喝咖啡的方式跟法国和意大利都不一样。然后维也纳的咖啡馆在19世纪开始引入桌球和报纸。我上次去维也纳的时候,还专门晚上去到了维也纳最早的一家大咖啡馆,在市中心,有非常大的体量。晚上十一点多钟了,里面还是坐满了人在那儿聊天,大家可以打桌球、可以看报纸。这是从19世纪初开始的。

然后,19世纪的时候,最重要的一个对咖啡的促进就是工人阶层开始喝咖啡了。工人阶层一旦开始喝咖啡,咖啡就成为了生活的必需品。同时,它也成为了工业巨头们所关注的经济指标。这里面有一个就是经济上的循环。大家要了解一下,说19世纪以后,无数欧洲人的幸福、生活、财富和健康都取决于各咖啡生产国的收成——丰收成果的出售创造了利润,将获得的利润重新投入种植。对于咖啡农而言,它有天然的吸引力,丰收带来的物质利润,几乎像赌桌上的赢资一样,一再被重新押上赌桌。

咖啡农如此循环往复,却没有想到贸易自古以来亘古不变的供求规律。农场主无意中制造了生产过剩。不久以后,他们不得不面对每新增100万袋咖啡豆的收成并不会使销售额增加,反而使其减少的事实。于是他们陷入了绝望。就是从古至今,咖啡农都很难赚大钱,就是永远是像东印度公司这样的这种中间商,这些做贸易的人在赚着高额的利润。

但是,咖啡农一旦生产得过多,价格就会大跌;一旦生产得少,销量又会不够。所以,他们非常痛苦。咖啡豆的价格跳水越来越严重。最晚到第七年,这一现象导致的心理后果就开始显现。什么叫第七年呢?就是前几年他们咖啡豆下降一点,他们就再多种一点。因为很多咖啡农的特点就是咖啡豆的价格下降了,我就多种一点。用多种的这种方式来弥补我收入的损失。

但是,一般到第七年的时候,这个现象就会开始崩溃。咖啡农陷入恐慌,新文化被摒弃,工人被辞退,不再有利可图的咖啡树被咒骂。人们转向玉米、棉花,甚至畜牧业。恰恰此时,咖啡的价格又发生变化,减少后的咖啡供应量接近需求量。随着供应量的下降,需求量的上升,咖啡的价格开始上涨。咖啡农惊奇地发现,自己又能凭借一文不值的咖啡挣上一笔了。于是,种植咖啡的热情重新点燃,新一轮的循环再开始。就是这种农业的产业为什么难做,就在于这儿。就是你生产多了以后,价格支持不住了。

但是,生产少了以后,你发现价格又上来了。这时候你又得重新补种,我们叫作“收成-市场-价格”的“铁三角”。然后当它成为一个工业指标的时候,就产生了很多的霸主的轮回。我们说历史上咖啡最早掌握在阿拉伯人手里,后来掌握在荷兰人手里,然后是法国人手里,然后是英国人手里,最后掌握在美国人手里。我们说巴西是最重要的原产地,大概从1906年的时候,巴西的产量就占到了全球产量的百分之97%。这个是非常可怕的一个数字,咖啡大概是在1726年的时候进入巴西的。

但是,当时咖啡没有受到足够的重视,什么时候在巴西开始暴涨了呢?要感谢拿破仑。就是拿破仑对欧洲大陆的禁运使得巴西人没法再种那么多的甘蔗。这有什么关系?因为巴西最早最大的种植体量是甘蔗。这个甘蔗是为了做成蔗糖,然后卖给欧洲大陆。

但是,拿破仑现在禁运,不允许蔗糖进入欧洲大陆。所以,你这甘蔗就没用了,因此巴西人把大量的甘蔗砍掉。砍掉以后说种点什么呢?他们开始种咖啡。巴西的温度、湿度特别适合咖啡的生长,再加上巴西有着温和的奴隶制——就是他们对于奴隶相比较美国、相比较欧洲这些国家来讲要温和一些,而且有着长期以来的混血传统。

在1831年的时候,佩德罗二世开始执政。然后在1871年的时候,他出台了一个《胎儿自由法案》。什么叫《胎儿自由法案》呢?就是爸爸和妈妈是奴隶,他们生下来的孩子是自由人,这个就是一步一步地解除奴隶制的过程。你知道在美国南北战争之前,爸爸和妈妈是奴隶,生下来的孩子你肯定是奴隶,都是在这个家里面长大的。

在后来,1889年的11月,这个帝国又灭亡了。在之前他们还颁布了《黄金法案》,就废除了整个的奴隶制。所以,巴西的奴隶得到了解放变成了自由的劳动力,同时有大量的欧洲工人涌入到巴西。大家觉得巴西有很多掘金的机会,有很多种植园等待着我们去开发。

咖啡你可以种得很多,但是咖啡市场的增长可能没有那么快。于是巴西就面临着同样的问题,就是咖啡豆贬值的问题。于是巴西政府和很多辛迪加。辛迪加就是那些跨国公司。它们联合起来做了一件什么事呢?他们以收购的形式没收。作者写这本书的时候,大概是20世纪30年代的时候,他专门去过巴西。然后巴西当地的一个飞行员,开着小飞机带着他就在天上飞。然后,你给他指说你看这儿,那一大堆着火的地就在烧咖啡。他们把咖啡豆当成燃料就这么烧掉了,大量的咖啡扔在大街上没有人要。原因就是政府把它全没收了,这个东西不能够流入市场。因为它一旦流入市场,政府担心它会造成整个咖啡的崩盘。

但是,这件事情你想想看,政府和辛迪加能有多少财力去管这件事情呢?他们不愿让咖啡的价格自由下落,不愿意让市场来掌控咖啡的价格。所以,当时给整个巴西造成了巨大的经济压力。所以有很多巴西人说,咖啡真的是这个民族的不幸。就是我们会觉得这难道不是上帝赐给你的礼物吗?他们说咖啡是这个民族的不幸。

在1932年的时候,巴西销毁了1200万袋咖啡。就是欧洲人、亚洲人不能理解,说你这些咖啡你送给我们不行吗,或者你便宜点卖给我们不行吗,他们觉得不行。他们宁肯把它全部烧掉,也不愿让它流入到市场上去。

那个时候巴西人整天在祈祷什么呢?就是祈祷病虫害快点来吧。为什么咖啡没有病虫害?为什么没有夜霜?就是夜霜和病虫害都会导致咖啡的产量下降。但是因为没有这些灾害,所以导致咖啡豆变得不值钱,很多咖啡豆被烧掉。

后来,美国慢慢地成为全球咖啡销量非常大的一个增长点。原因在哪儿呢?一战以后,美国颁布过禁酒令。这是美国历史上特别奇怪的一个反市场的行为,就是突然之间总统规定都不许喝酒了。大家看黑帮片《美国往事》那样的片子,全都发生在禁酒令的时期。禁酒令导致黑手党的快速增长,因为你有这么大的一个禁忌,那么多的老百姓都要喝酒。但是国家不允许喝酒,就导致黑手党一下子成为了炙手可热的权力人物。他们可以私下里买卖烈酒,然后同时禁酒令也导致咖啡需求的增长。因为你不能喝酒了,所以很多人转去喝咖啡。所以,在一战以后,美国的咖啡销量增加。

咖啡是为什么成为美国的国饮的呢?这个事要说起来,是从1773年的时候。就是独立战争之前,1773年12月16日,一些美国当地人化装成印第安人。然后他们跑到英国的船上,把茶叶倒到海里面去,这个叫作“波士顿倾茶事件”。波士顿倾茶事件点燃了美国独立战争的导火索。从那件事情以后,美国人认为喝茶就代表着你是叛国。因为茶叶是英国人向美国人变相收税的一个工具。茶叶很贵嘛,而英国人垄断着茶叶的进口。所以,美国人认为只要你喝茶,就是不爱国的表现。因此,从独立战争那个时候开始,大量的美国人开始逐渐地养成喝咖啡的习惯。

这个作者在上个世纪30年代写完这本书以后,在他去世以后还发生了很多的事。所以,这本书后面还有一个附录,就是续写的部分。续写的部分告诉我们说,1931年~1943年的时候,巴西大概整个焚烧掉7700万袋咖啡豆,太可惜了。

但是后来逐渐地好转,这个好转来自哪儿呢?来自植物的工业化。就是咖啡这个东西,在巴西被工业化了。工业化是什么意思呢?1930年开始,化学家开始认真研究咖啡果的工业用途。经过重重工序,化学家们成功地从咖啡果中提取出了酒精、色油、甘油、植物油脂、单宁酸和盐。用于冷藏业、饲料产业、氨气制造、磷酸钙制造、碳酸钾和氢气制造的汽油和二氧化碳也逐步被生产出来,其他工序则促成了咖啡炭,焦油,防腐剂,木焦油醇的替代品和加热用煤气的工业化生产。化学家们还从咖啡果中生产出了想象不到的纸张、炸药、植物丝等物品。

后来最重要的是从咖啡当中生产出了咖啡塑料。咖啡能够做塑料,所以女士们可以真实地睡在咖啡塑料床上,用咖啡塑料盘吃饭,穿着咖啡塑料做的内衣、丝袜,撑着咖啡丝绸制的伞,最后还戴上咖啡树脂做的手套出门。因为在巴西,人们几乎可以用咖啡果制造任何东西。

当植物工业化了以后,大幅地降低了巴西当地的压力。后来在20世纪的时候,巴西终于决定贸易自由化。这时候导致咖啡的价格大幅下降。

后来二战爆发,在二战期间,咖啡是专供给战场前线的。你知道所有的这些西方的战士在壕沟里面打仗的时候,他们最需要的东西就是能够提神的咖啡。所以二战期间,后方可能喝不上咖啡,但是前线有很多的咖啡可以喝。

希腊人有一句话,叫作“战争是万物之父”。这个话说得很有意思。就是很多东西,你要找它的发源的源头,几乎都跟战争有关。那这个跟咖啡有关的是什么呢?就是在战场上喝咖啡,你要拿一个机子手磨,弄个挂耳,然后慢慢冲,这不现实。所以,大家觉得咖啡是一个非常不方便的饮料。于是,在二战期间人们发明了速溶咖啡。就是只要像茶一样,一冲就能喝的这个东西。我们中国人最早接触咖啡。就是我们叫80年代以后,我们开始改革开放以后,开始接受咖啡,就是速溶咖啡。我们似乎觉得咖啡天然就应该速溶这么喝的,而且你要不够甜的话,还不太好喝。

最后,跟大家讲一讲现在世界上的咖啡分界线,就是咖啡的文化和茶的文化是不同的分界。150多年以来,喝茶和喝咖啡的国家之间的界限,整体而言并无变化。英国人、俄国人、日本人、中国人、印度人一直是茶的追随者。南、中、西、北欧、地中海沿岸的伊斯兰国家,如埃及、安纳托利亚、以色列等等,整个近东地区都是咖啡的爱好者。

此外,整个美洲是咖啡最为强大的消费者,除了加拿大。但是,这本书的后续中,作者也说了他的一些误区。因为雅各布太热爱咖啡了,他整个写这本书全是讲咖啡的各种各样的好处。他的误区是什么呢?首先由于巴西大量地种植咖啡,导致热带雨林的大量破坏。每一杯咖啡都是热带的原始森林换来的,地球之肺因为咖啡种植导致了很严重的破坏。

然后现代的格局是什么呢?就是现代的咖啡格局是咖啡生产国的阵营里面新增了几个成员,其中最为显著的是越南。巴西所占的市场份额相应下降,但依旧高居榜首。各位知道越南也是在热带地区,所以越南也是很适合生长咖啡的。而在消费者的一方,日本这个传统丰富的饮茶的国度,开始逐渐地增加了喝咖啡的人,并且紧随德国之后占据第四位,尽管基本格局与20世纪30年代无异。

但是,如果仔细观察咖啡的世界,其实已经大有不同。中国的咖啡种植主要是在云南。中国的咖啡馆的数量在这本书写作的时候,大概有11万多家。我相信现在会变得越来越多。我曾经听一个领导,一个城市的管理者跟我讲,他研究发现一个城市如果经济上升得快,经济很活跃,你可以去观察它的咖啡馆数量。

当这个城市的咖啡馆数量很多的时候,它相应的经济也会变得很活跃。但如果这个城市的街头,全都是面条、小吃、盖饭,这样它的经济就不会那么活跃。这一点其实是有它的道理的。因为人们要进入咖啡馆,就代表着他要谈事、他要互动、他要社交。他有很多除了温饱之外的问题需要解决。所以,它也是近代开始出现的一个非常重要的经济指标。

后来发生了所谓的精品咖啡革命,然后还有公平贸易咖啡,就是你喝这杯咖啡可能会贵一点。但是,这个为什么要贵呢?他们承诺我买这个咖啡豆,给农民付的钱要更公平,我们没有压榨农民。但实际上,就是贸易商还在赚着他应得的利润,只是让消费者再多花一些钱去补贴那些农民。

总之,咖啡里面饱含着历史的缩影。我们今天再重新喝起这么一杯咖啡的时候,品味咖啡的香气和美味的时候,我们能够喝出伊斯兰地区那个时候的那种咖啡馆的味道,大家在里面谈论,在里面辩论。然后我们能够喝出欧洲战争时候的那种紧张的气息,同时能够喝出伏尔泰、卢梭他们在咖啡馆里思考的那种场景。

总之,咖啡在搅动着人类历史的发展。至于你选择喝咖啡还是喝茶,那是你的自由,没有关系。但是,对于我们来讲,好好地享受一杯咖啡是人生一个不错的选择。谢谢大家,我们下周再见!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