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本真生活,他把咖啡馆搬到了6环外 | 訪Coffee

©禾描/Homerus/摄影师:巩述禹

1 到“訪”

©禾描/Homerus/摄影师:巩述禹 小院大门

下北六环进入昌平地界,沿京密引水渠旁的桃辛路再走不远有个独特的小村庄——兴寿镇辛庄村,说独特因为它是北京南山华德福学校的所在地,然后村东头有个门牌号164B的小院就是“訪咖啡 / Fang Coffee”了,也是禾描的好朋友立伟和星月夫妻俩的家。他们为了两个孩子小O(音“欧”)和大方(正上小学的哥哥+马上上幼儿园的弟弟)的教育成长,不惜放弃原在城里经营稳定的店铺和优渥工作,于2018年年初举家遁入此地过起了真正归园田居的生活。这个小院是从2017年年中开始动工,装修期半年,禾描有幸作为建筑乙方参与了全程的改造设计工作。

©禾描/Homerus/摄影师:巩述禹 幸福的一家四口:小O、星月、大方、立伟(去年8月留影)

搬到这里的很大一部分原因是想让两个孩子接受华德福教育,那么提到“华德福”很多人都没有听过,稍微解释下,“华德福”是一个来自德国的自然教育理念,至今已百年历史,在如今的幼儿教育界与同样来自德国的“蒙特梭利/蒙氏”理念齐名。辛庄的南山华德福学校是北京最早一批且最知名的华德福之一,已在此办学十数载,学制从幼儿园一直到高中。

©禾描/Homerus/摄影师:巩述禹

华德福有个与众不同的吸引力,就是哪怕它再偏远,还是能把许多十足认可其理念的家长们吸引到一起,为了让孩子摆脱用分数和考试定人生的传统育儿桎梏(而是让孩子随他们的自然天性去成长),华德福家长们宁愿选择从城里各处迁居往辛庄或辛庄相邻的几个村子里,一般是整租+长租老乡们闲置的独门小院,然后各家根据自身需求对原有农宅做宜居的大胆改造和加建,经年累月,则在辛庄方圆三五公里的范围内形成了家家户户各有特色且颇具规模的华德福社区

©禾描/Homerus/摄影师:巩述禹 咖啡馆入口

即便远在京郊,这个社区的齐全配套依然超乎你的想象,有图书馆、艺术馆、餐厅、定期集市、以及很多油菜花家长们义务增并的小空间,比如茶室,禅室,花店,陶瓷手工坊,古董店等等,立伟和星月经营的訪咖啡也是其中一分子,北京华德福社区的家长们许多都熟悉并经常光顾“訪”。

©禾描/Homerus/摄影师:巩述禹

©禾描/Homerus/摄影师:巩述禹

©禾描/Homerus/摄影师:巩述禹

©禾描/Homerus/摄影师:巩述禹

店内不同视角即景

2 咖啡

©禾描/Homerus/摄影师:巩述禹

立伟是我所熟识的鼓捣咖啡的朋友中最出色的独立咖啡师,有理想有追求,他店里的豆子都经过他的千挑万选,全部自采自烘自磨,且坚持滴泡式手冲。

©禾描/Homerus/摄影师:巩述禹

下午我推门而入的时候,立伟正举着壶注视着灯下的法兰绒滤布服务两位顾客,他并没有抬眼看是谁来了,我知道他正“入定”(咖啡界的朋友如是形容他)。我也不发声,静静等他做完整套的“仪式”,于是这几分钟显得颇为神圣,我想这是所有熟客都会选择的一种默契吧。

©禾描/Homerus/摄影师:巩述禹

冲泡前为了得到均匀的颗粒,每次磨豆后立伟都会特别滤掉细粉。

from立伟,店里现用的手摇

他坚持使用明火+手摇炉烘豆,单次出品率不足800g,可谓粒粒精华。

©禾描/Homerus/摄影师:巩述禹

他坚持明火烧水,以及坚持使用更柔和的法兰绒滤布,魔鬼在于细节,立伟说所有这一切,都为了他所理解的咖啡最该具备的品质

©禾描/Homerus/摄影师:巩述禹

烘好的豆子会装入这样的牛皮纸包装袋。立伟除了招呼店里的客流,也给许多喜欢他的老饕客户提供豆子寄送服务,品种不多,但都是他反复实验肯定了的。

©禾描/Homerus/摄影师:巩述禹

在一次媒体采访中,立伟如是说:“……咖啡味道是在变化的,我每天都在找它不一样的味道,更好喝的味道……”

©禾描/Homerus/摄影师:巩述禹

店里菜单

©禾描/Homerus/摄影师:巩述禹

操作区

立伟在做咖啡师之前是一名优秀的平面设计师,他给我看过他以前的作品,刊物,画册,广告物料等,都有一种浓浓的日式侘寂的风格,朴拙而又高级,星月之前则是做日语翻译,所以说他俩能在一起真的是天作之合;他店里的老家具、老物什、老地板都是他和星月俩人从欧古家具店凭眼缘背回,品味极好。说两年前跟他俩甲乙方合作了一回之后,他们对咖啡和生活的热爱甚至延续影响到我如今做设计的一些思想和认知,这不为过。

3 家

©禾描/Homerus/摄影师:巩述禹

下午喝过立伟特制的危地马拉,我又跟星月聊了一会儿他们搬来辛庄近两年的所感所想,她说:

“我很满足现在的状态,

住在这里,能感受到分明的四季,

而且每个季节都能得到大自然的馈赠……”

from星月

聊到华德福,星月亦然开心,她发我了一拨近期孩子们上课的照片,还说:

“这是小o的班级上周五去一个学生家里摘柿子,是正常的上课时间,可以理解为是一堂课,是什么课呢?自然课?德育课?他们的学习就是这样,没有像应试教育里分的特别清楚,语文就是语文,数学就是数学,美术就是美术。他们的很多学习是几方面的内容融汇在一起的,不只是学习知识,更多的是感受,比如这样去摘柿子,可以感受季节,感受丰收的喜悦,感受分享的幸福。每个孩子都是满怀期待的双手接过果实,那种感恩不需要言语去教育,而是自然而然的渗入到孩子心里。这是有情感有温度的教育过程,不是刻板的用分数衡量孩子学会了多少知识。”

©禾描/Homerus/摄影师:巩述禹

家是什么?家是一家人,是可以恬淡释然地吃饭玩耍休息,是满足,是认可,是不分离,是你我皆在追求或已求得。至少,立伟和星月已然拥有这个让人艳羡的家。

4 禾描

功能示意图

訪咖啡的平面图是狭长型,一排建于80年代的瓦房+一条窄窄的院子,改造之前已许久无人居住,老旧杂乱。

Before↑

After↑

Before↑

After↑

总平面图↑

©禾描/Homerus/摄影师:巩述禹

主立面图↑

©禾描/Homerus/摄影师:巩述禹

我很喜欢海子,也很喜欢梭罗,海子有一首小诗叫做《梭罗这人有脑子》,起头写道:

“梭罗这人有脑子

像鱼有水、鸟有翅

云彩有天空……”

梭罗真的很有脑子,他在《瓦尔登湖》的第一章“简约地生活”中有几段批判+戏谑建筑师只知追求对建筑艺术的狂热和痴迷的段子,我觉得很值得品味,另外我又尤其佩服他额外的实质性的洞察:

“……我现在所认为的建筑美是这样的,

他由内到外逐渐形成,

它处于住户的需要和个性,

只有他才是创造者,

也出于某些由直觉认定的真实和高贵,

而非出于任何对表象的考虑;

意欲创造任何与此相似的装饰美,

必须依赖于浑然天成的美的生命……”

©禾描/Homerus/摄影师:巩述禹

美,由内向外逐渐形成——这也是我设计立伟家时始终希望能够把握和坚持的,以及我们现在不断在研究的定制家具领域,我也秉持同一理念去工作。虽然很多设计师都希望展露他们突出的个性,但我本人并不希望设计师主动去主导客户的生活,除非他出于本心在设计自宅,设计来源于真实的生活,生活属于谁,设计师就该旁观谁并尊重谁,我们最应该从安静的旁观中汲取把美呈现出来的力量。

这两年也是不断有客户问,你们禾描只做家具么?能不能做装修设计呀?这个问题不太好回答,因为具体要看怦然心动的程度,遇到有趣且有挑战的项目,何止装修设计,禾描做改造设计也没问题呀,做平地起楼独立又有范儿的私宅设计更没问题呀,禾描团队跨界而来,我们从不认为应该把自己界定在一个清晰的范围里。

其实,诗意栖居才是禾描的第一生产力,向立伟和星月致敬,欢迎朋友们多多到“訪”。

更多诗意栖居的故事,请关注公众号:禾描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