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化腾想在西安浐灞“穴摸”啥?

《调查清样》——撰文 | 文一刀

3月30日,西安市2019年第一批重大项目集中开工,324个项目总投资3468亿元,涵盖基础设施、工业、服务业及民生等四大领域。其中最大的项目是位于灞河西路的腾讯双创产业园,该项目总投资金额: 160 亿元,年计划投资: 20 亿元,项目建设周期: 2019年3月- 2023年12月。

项目又名“腾讯双创小镇”,自签约至今已有一年多了。2018年1月30日,西安浐灞生态区管理委员会与腾讯公司签署“腾讯双创小镇”落地协议,项目总占地约1000亩,建筑面积约110万平方米。

腾讯及有关方面为此夸下比泡馍老碗还大的海口称:“预计未来5年内,项目将引进孵化入园企业500家以上,其中,上市公司10家以上;引进优质企业80家以上,包括行业龙头企业15家;吸引创业人才2万人以上,申报专利500项以上,带动就业人口10万人,实现产值估值500亿元左右。”

于是西安有人欢呼:“千亿级新产业集群初露端倪”、“给西安创新创业带来更多机遇”。情况真是这样吗?双创的形势果真如西安楼市那样好吗?

观察西安的双创发展可见,过去这一年多,西安各类双创载体数量、规模都在以惊人的速度大幅上升。相关数据如下:截至2018年5月底,西安市累计已建成众创载体539个,累计入孵企业、团队15404家。企业总人数261997人。

截至2018年11月底,全市累计已建成众创载体936个,累计建成总面积2659万平方米,入孵企业达到3.5万家,就业人数达到38万余人。

截至2018年年底,西安市累计建成科技企业孵化器、众创空间、星创天地等各类众创载体1156个,入孵企业4.1万家,就业人数40余万人

2019年3月初有报道称:西安全市累计建成众创载体1156个、总面积3281万平方米,入孵企业、团队4.19万家,就业人数43.1万人。

十个月时间,西安众创空间面积从1705万平米增长了近一倍,3281万平米什么概念?2018年全年,西安商品房在楼市最火爆年份里的销量是2265万平米,3281万平米是其1.45倍,其面积之庞大,增长速度之大跃进程度可想而知。

目前,3281万平米的空间里只有近42万创业人,平均每人78平米,如果是个个都是总裁待遇,那这众创空间可确实有点儿空,未来想装满这个巨型创业“鸟窝”,真得费很大心思多去找“鸟”才行。

但眼下,以及可预见的接下来几年,创业的“鸟儿”实在是不好找了,因为创业的市场环境正值严峻,这从中关村创业大街上正发生着的事情就可见一斑。

如果说中关村创业大街是全国双创的“风向标”,那位于这条220米街道最北头、2015年开业的京东集团的JD+智能奶茶馆则是飘在“风向标”前端的“彩带”,这里除了售卖那款以刘强东妻子别称命名的饮料外,主要还具备创业孵化器的功能。馆内四处展列着京东开发的智能硬件产品,让其相较3W咖啡、车库咖啡等“创业咖啡”多了几分大户土豪气息。2019年2月21日,这家创业奶茶馆闭店了,京东方面对此称,这一调整是根据“最新市场环境变化”做出的。

“最新市场环境变化”是什么?京东没有详述,但当月出版的《创业邦》杂志上有篇长文则对这种变化做了阐述。该文作者是名川资本创始合伙人王求乐,他是一名投资过三十多家公司的创投“老兵”,文章题目是:最难的一年:一个VC的视角。

王求乐对创投业近十年来发展轨迹和眼下现状的勾勒在此大致摘录如下:“2009年深圳创业板开板,成为一次空前的造富运动,产生上百个亿万富翁。创业投资迅速流行起来,人们纷纷涌向VC这一行。今天中国创投机构数以万计,仅在基金业协会登记的就有两万多家,未登记者不计其数。然而,人们低估了创投这门手艺的难度。中国大多数创投机构中,尤其近10年成立的,有系统化行研能力,能独立领投项目,具专业水准的,可能不及十分之一。”

对于眼下正在发生的情况,王求乐以自身经历为基础结合广泛观察后概括为:“2018年市场的危机,比以往历次都严重。其波及面之广,重创机构数量之多,前所未有。整整一年,创投机构都被募资难题折磨着。缺钱,是所有人的噩梦。大部分机构,都在挣扎。半数以上创投机构,基金募集都处在停滞、半停滞状态。保守估计,约有三分之一以上的创投机构,在2018年下半年就已存在资金压力;尚有一半机构,到了2019年中,可能也没多少人民币资金了。可以佐证的是,已有华南某大型创投机构,为优先保障总部项目,开始限制其各地分支机构的投资。”

创投行业接下来的发展,王求乐梳理了三种不同观点的预期:

1、“业内广泛预期,未来一二年,中国创投机构会重新洗牌,圈层化趋势会加快。一些头部创投机构,尚能维持。大部分中小机构,管理费有限,抗风险能力差,会度日如年。众多不合格的机构,将在本轮周期遭到淘汰。同行们一致担心,人民币基金的子弹,2019年上半年逐渐打光,大部分人将无钱可投,行业整体面对资金匮乏的问题。”

2、“最悲观的看法,市场将持续下行,底部甚至会持续两三年。”

3、较为乐观的认为“随着中央经济政策的调整,以及外部环境尘埃落定,这场影响创投行业的大危机,有望在2019年下半年得到控制,2020年后或可逐步恢复。”

正是这样的“最新市场环境变化”,不仅让京东关了创业大街上的奶茶馆,也让中关村、望京等地区的写字楼、共享办公空间变得空荡起来,还让北京一些著名产业园出现创业企业缩减租赁面积的情况。

据《华夏时报》今年2月的报道,记者走访时发现,中关村创业大街上车库咖啡、3W咖啡都已经贴出工位招租的广告,上到3W咖啡位于中关村旗舰店三楼的孵化器,能看到的只有大概四分之一位置上有正在工作的创业者。而仅仅在半年前,记者来这间曾接待过总理调研的“创业咖啡”采访时,看到的还是创业团队基本坐满的情况。尽管一个睡午觉的年轻创业者正鼾声如雷,但其他人并没有抱怨环境嘈杂,都低头专心工作着。

当时,工作人员向记者推荐了望京新开的一家3W众创空间,说创业大街上这家旗舰店容量有限,望京那家工位更多。而现在,前台人员说:“这里凡是空着的地方都能租。”

北京六道口附近的768创意园曾经是独角兽的沃土,过去几年间,知乎、春雨医生、摩拜都在这里成长起来。然而去年下半年,春雨医生CEO张琨离职,传言中的新投资方华润集团也否认了参与融资的消息;12月,知乎也被传裁员,而摩拜在被美团收购后,日前已经更名为“美团单车”。共享办公的孵化器、众创空间则面临更多的空位。

经济学家宋清辉对此称:”2019年创投圈前景仍难言乐观。在当前经济下行压力较大的形势下,创投圈显得更加理性和谨慎。同2018年相比最艰难的日子仍未过去,在市场不确定因素增多的情况下,甚至有可能比2018年更糟。”

王求乐也感叹道:“从事投资十余载,这次最萧条。”、“感觉自己老了不少。”

北京如此、全国如此,西安的情况可想而知。具体到城市内的双创布局,按照相关规划,西安是以高新、曲江、碑林、长安、雁塔等五区为主阵地,以校区、院区、园区、街区、厂区等五区联动为主要途径,支持区县、开发区、高校院所、军工单位、骨干企业等改造利用闲置空间,建设各种类型、各种模式的众创载体。

而腾讯双创小镇所在的浐灞生态区,其在地理位置、科技教育资源等方面都不占优势,后者甚至几乎没有,唯一相比主阵地那五区的强项就是地广人稀。2018年8月15日,西安西腾科技发展有限公司拿下西安浐灞生态区两宗商业用地,为腾讯双创小镇项目用地。这两宗地由西安西腾科技发展有限公司拍得,共计82.117亩,成交价2.86亿元,楼面地价6536元。

值得注意的是,腾讯双创小镇规划称,项目包含园区、街区与社区三部分。园区部分有:总部大楼,创新创业中心、云计算中心、互联网+城市服务中心、互联网金融中心等;街区与社区部分主要包含:电子竞技馆、智慧购物街区、青年公寓、智慧住宅、专家别墅、医院、学校等。

最后问题来了:在西安众创空间已如此规模庞大,或已饱和甚至过剩的环境下,腾讯在一个创业资源贫乏的区域搞双创小镇,是真的吗?还是挂着双创之“羊头”,其实盯着“青年公寓、智慧住宅、专家别墅”这些“肉”流哈喇子呢?让我们拭目以待。—《调查清样》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