屈楚萧、吴秀波、蒋劲夫接连“翻车”,喜天影视怎么了?

文|既明 编辑|朴芳

在“家暴蒋劲夫”、“养三吴秀波”后,喜天影视又多了一个“三观屈楚萧”。

2月17日凌晨,屈楚萧在微博小号怒怼私生饭电话骚扰和跟踪行为。起初,不少人站队屈楚萧,但被扒出早前把“爱豆”比喻成骂人后,风向开始改变。

随后,屈楚萧的豆瓣账号被曝光。昵称为张子明,不仅加入了“我们都爱大胸妹”、“搭讪学”、“跟踪学”等宝藏小组,还发表了一些诸如“娱乐圈能不进则不进除非生活所迫、我们戏子、想到同性恋就恶心……”的言论,被不少网友吐槽“三观恶臭”。

受事件波及,刚平稳的吴秀波、蒋劲夫以及隐退幕后许久的黄海波又都被拉了出来,以艺人起家的喜天影视也被吐槽为“宝藏公司”、“渣滓大本营”。

喜天的“艺人掘金术”

喜天影视(上海喜天影视文化股份有限公司)成立于2013年,业务涵盖艺人经纪、影视制作、公关活动、版权运作等领域。

早期,在确定艺人经纪为业务重心前,影视制作是喜天影视的主攻方向。2014年,喜天和腾讯视频联合出品了情景喜剧《怪咖啡》,吴秀波、张天爱、海清、王太利等喜天艺人皆有出演。这部剧成本1429万元,收入2264万元,支撑起了喜天一整年的收入来源。

好景不长,喜天和爱奇艺合作的另一部网剧《我的朋友陈白露小姐》却折戟了。数据显示,该剧投入成本1859.8万元,但毛利率仅17.88%,不及《怪咖啡》36.88%毛利率的一半。

影视制作攻坚战受阻,但起步于 2015 年下半年的艺人经纪却帮喜天赢得了超高的毛利率。

根据喜天冲击新三板时发布的公开转让说明书,2015年,喜天毛利率高达84.48%,艺人经纪收入从2014年的0元上升到1579.12万元,占总营收63.75%;2016年1-7月,公司毛利率53%,艺人经纪营收达2895.52万元,占总营收56.4%。

艺人经纪能扛起营收大梁,与喜天30+的明星储备量密切相关。当时,吴秀波、海清、张天爱、张歆艺、王千源、林永健、王太利、李光洁等皆属喜天艺人,喜天也因此被称为中国最大的艺人经纪公司。

此外,除了明面上占比2%的明星股东吴秀波外,张天爱、王千源、李光洁等皆是喜天影视的隐藏明星股东。

工商信息显示,喜天影视的投资方中持股5.4%的明琛(天津)企业管理咨询合伙企业,成立于2016年1月14日,实际控制人为喜天影视的最大股东、董事长周萌。此外,张歆艺持股7.41%,李光洁持股5.30%,林永健持股4.44%,张娇(张天爱)持股7.94%,王千源持股5.30%。

同样的,华策、光线先后入股喜天影视也是奔着明星去的,其中光线传媒持股10%,华策影视持股5%。

但喜天影视的海清、吴秀波在《心术》后国民知名度都被打开,《太子妃升职记》又让张天爱成了炙手可热的小花。而且,相比自己培养艺人的长线作业,“拿来”更适合当时快速发展的影视资本市场。

华策、光线在喜天拿到了“星光”,而这两家知名影视剧制作的加入,也给了喜天重回影视剧制作的勇气,喜天影视总经理周宴西更公开表示“我们未来想做海外CAA的模式”。

只可惜,喜天的“中国CAA”至今还是个梦,而在蒋劲夫、吴秀波、屈楚萧接连折损后,这个梦更难圆了。

“中国CAA”梦碎

美国CAA(创新精英文化经纪公司)成立于1975年,不仅拥有超级体量的艺人规模,触及领域也十分广泛,在电影、电视、音乐、舞台剧、游戏、体育和互联网领域均有业务板块。而CAA能称为传奇,其创立的“打包”服务或者说“整体作战”的商业模式、“对艺人负责”的宗旨以及”创新“的态度是主因。

如时光网举例——一个女演员喜欢体育,于是公司帮她做了一个主要在体育场馆售卖的体育服装品牌,这就是CAA。而且,如果想投资一部电影,从剧本到后期制作,CAA都可以提供全套班底,而且全是顶级人选。

反观喜天影视,当下其艺人储备量虽仍保持在30+,但“星光”明显暗淡。从北京卫视春晚、浙江卫视《王牌对王牌》的镜头全剪以及《情圣2》撤档来看,吴秀波再难被“救活”,喜天影视一大收入来源被折断。

另一个艺人经纪创收大户——张天爱近两年虽作品不断,但热度下滑明显。从《鲛珠传》《爱情进化论》《武动乾坤》来看,其带流能力与迪丽热巴、杨幂、赵丽颖等一线小花相比差距不小。王媛可、王千源、芦芳生、王晓晨等虽有知名度,却都无法“抗流”。

新人方面,宋祖儿虽有热度且后续也有《九州缥缈录》等大剧待播,但与曾经的“一姐”张天爱相比还未成气候;刚捧出头的屈楚萧在此次事件后,基本成了“猪年限定男演员”,路人缘”所剩无几。

实际上,吴秀波以及蒋劲夫、屈楚萧的折损与喜天影视自身也有一定的关联。从早前吴秀波带自己代言的胃药品牌一起植入影视剧的事件,以及屈楚萧ins发文的态度来看,喜天影视对自家艺人的掌控能力并不强,且后期公关大都以“冷处理”应对。屈楚萧事件发展至今,喜天影视同样未做任何官方声明。

明星优势减弱,喜天从艺人经纪切入产业链上游的制作路也不顺畅。其全面进军影视剧制作领域的全资子公司——喜天影业,虽有强大IP储备,诸如《太子妃前传阿麦从军》《太虚幻境》《仙剑问情》等,并签下不少网络人气作家,但交出作品的成绩都差强人意。

首部电影《父子雄兵》口碑扑街,上映仅10天票房就出现断崖式跳水,最终只拿到了1亿多总票房;徐正溪、宋祖儿主演的网剧《舌害》在爱奇艺播出后也没掀起水花,微博同名话题阅读量仅为1088.5万,豆瓣分刚过及格线。

而喜天2017年公布的两大IP《阿麦从军》《我们》、已完成剧本创作的原创电影《美国警察北京妞》,以及2018年6月就报备的36集现代剧《遇见弗洛伊德的眼泪》,至今都无新消息。

新主力影视剧“钱途叵测”,蒋劲夫、吴秀波、屈楚萧的接连翻车又让曾经的明星优势成了大众嘲点。这种情况下,喜天若再无法沉住气,巩固好自身基础,“挂牌新三板”和“中国CAA”两梦落空后,未来也难逃日益“骨感”的命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