盘点全球最昂贵的七大咖啡,你都认识吗?

摩卡咖啡

摩卡咖啡(CafeMocha)是一种最古老的咖啡,其历史要追溯到咖啡的起源。它是由意大利浓缩咖啡、巧克力酱、鲜奶油和牛奶混合而成,摩卡得名于有名的摩卡港。十五世纪,整个中东非咖啡国家向外运输业不兴盛,也门摩卡是当时红海附近主要输出一个商港,当时咖啡主要是集中到摩卡港再向外输出的非洲咖啡,都被统称摩卡咖啡。而新兴的港口虽然代替了摩卡港的地位,但是摩卡港时期摩卡咖啡的产地依然保留了下来,这些产地所产的咖啡豆,仍被称为摩卡咖啡豆。
象屎咖啡

象屎咖啡,被称为“黑色象牙”咖啡豆,是经亚洲象“自然提炼”出来的,咖啡果是在大象肠胃的消化过程中,酶化作用分解了咖啡豆中的蛋白质,因此这种大象便便咖啡口感不苦,具有牛奶巧克力、坚果、以及红浆果和少许香料的芳香。
卡蒂姆咖啡

小粒种咖啡,属卡蒂姆高世代品种,植株中等矮生,生势旺盛,副性状稳定,树冠顶芽嫩叶翠绿色,整株叶色浓绿色,适应性较广,适应各种环境条件下种植,产量高,大小年现象不突出,品质优,是现今咖啡生产上的主栽品种。
麝香猫咖啡

猫屎咖啡(别名:麝香猫咖啡,外文名:Kopi Luwak)是从食用咖啡豆的麝香猫的粪便中提取原料并加工完成的咖啡。因为经过麝香猫胃发酵的咖啡豆所制成的咖啡别有一番滋味,猫屎咖啡成为国际市场上的抢手货,每磅的价格高达几百美元,是世界上第二贵的咖啡。
凤冠雏鸟屎咖啡

Camocim农场,位于巴西Espirito Santo的Pedra Azul,其出产的凤冠雏鸟屎咖啡(South American bird called the Jacu)非常有名。这种鸟儿生活在庇荫种植的咖啡林里,挑食成熟的咖啡果,这才是出产高品质咖啡的自然选择加工方法。农场主Henrique Sloper没有把这种挑食成熟咖啡果的鸟儿看做害鸟,而是把他们看做农场动植物群的自然补充,因此Camocim 农场欢迎这些鸟儿(Jacu Bird),视它们为农场农业生态体系中的一员,把它们作为最有效的咖啡果采摘“工人”,一旦鸟儿吃下熟透的咖啡鲜果并在咖啡树下排便,农场工人就收集这些无异味的鸟粪,送至特殊的干燥场地去干燥、清理至带壳(Parchment)豆,然后储藏起来,耗时约3个月。鸟屎咖啡(Jacu Bird coffee)有一种宜人、柔和的口感,淡淡的坚果甜干香,悠悠的糖浆、黑面包的湿香,并留下一丝黑胡椒的余韵。
瑰夏咖啡

瑰夏(Geisha)的种是在1931年从埃塞俄比亚的瑰夏森林里发现的,然后送到肯尼亚的咖啡研究所;1936年引进到乌干达和坦桑尼亚,1953年哥斯达黎加引进,巴拿马是1970年代由洞巴七农园的弗朗西可.塞拉新先生从哥斯达黎加的CATIE分到种子然后开始种植瑰夏咖啡,因为产量极低并要参与竞标,这款豆子可以说来之不易。
圣海伦娜咖啡

据说圣海伦娜岛的咖啡树生长完全依靠自然条件,实现了绝对的绿色有机种植,以海鸟粪便为天然肥料,圣海伦娜岛咖啡产量少,每颗咖啡豆更能获得专注的照顾。在收成季节,每个庄园每周采收一次,以确保取得品质最佳的咖啡果实。不论是采收生豆、用天然泉水水洗处理、干燥、或果实去壳等过程,都是在最高标准下完成,圣海伦娜咖啡因而持续在世界各地的咖啡老饕中享有极高的评价。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