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点就到家》 咖啡还是茶?

电影《一点就到家》是近期的一个惊喜。

买电影票时压根没看内容介绍,就是冲着彭彭直接付了款。他身上那股子憨憨的少年气这几年都没有丢,看他是情绪低落时很好的一种缓冲。

说是惊喜,自然是指意料之外,少年气竟然贯穿了整部电影。昊然同学邻家的少年气,尹昉傲娇的少年气,就连新种出来的咖啡,也显得如此少年气。

而和这股子少年气对比明显的,是古寨子里那些老旧的人和事,包括那些老茶树。

在村长的眼里,老茶树是祖辈们传下来的宝,是这片寨子的根,但是赖以为生的茶叶卖不出好价钱,再好的根也留不住寨子里的年轻人。

村长想让儿子做茶人,但儿子的心里已经长出了另外的芽。

咖啡是种出来了,拿奖了,畅销世界了。

那,茶呢?

01

茶叶的窘境,困囿住的不仅仅是古寨子,还有国内的茶企。

江湖上一直在说,国内七万家茶企干不过一个立顿。

今年初联合利华传出可能会剥离出售茶业务的消息,并已着手对年收入近30亿欧元(折合成人民币超过200亿)的全球茶业务进行战略评估。

这一消息将其中最具代表性的立顿再度推向舆论焦点,也让我们对国内上市茶企的业绩表现充满好奇。

据媒体报道,国内目前有16家挂牌上市茶企,其中天福在港股主板上市,其它15 家为新三板挂牌。2019年茶行业营收过1亿元人民币的企业有7家,天福以17.97亿元位列排行榜第一位,谢裕大以2.11亿元的总营收列二位,茗皇天然以1.78亿元位列第三。

据中国证监会公开信息,近期中国茶叶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茶股份”)和普洱澜沧古茶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澜沧古茶”)正在准备A股ipo。公布的招股书数据显示:

2019年中茶股份营业收入约为16.28亿元

2019年澜沧古茶营业收入约为3.8亿元

即便数学不好,也看得出来双方不在同一个体量等级上,而这背后是代表着农产品思维和工业化标准两套体系的战果。

听过一句话:存在即合理。

还有一句话:我们并没有做错什么,但不知道为什么,我们输了。

02

当我们不想喝茶时,我们不想要的究竟是什么?

无论是琴棋书画诗酒花茶这八大雅事中的茶,还是柴米油盐酱醋茶这开门七件事中的茶,年轻人能够提起的兴致实在都很有限。

当资本给予喜茶160亿的估值并且划出了“新式茶饮”这一赛道时,孜孜不倦在喜茶门店排队的年轻人,大概在心里也没有将它和茶挂钩。

问过身边的年轻人,为什么不喝茶呀?

年轻人笑着回答,老年人才喝茶,我们只喝奶茶。略带一丝傲娇的脸上青春无限。

上千年积累下来的茶文化,想继续吸引年轻一代坐下来开个茶席慢慢品茗。却不知,他们早已背过身昂扬而去,手上的一次性饮料杯特别显眼。

茶,根本就来不及展示它的美好。

而作为中青年代表的我,去学茶,一半是因为喜欢,另一半是被逼。因为深坑处处有,买茶路上特别多。

图书馆随便翻翻中国名茶录,基本都是100种起跳。很多连名字都说不齐全,更别说尝过多少。目前每年茶叶的品种还在翻着花样层出不穷。

而茶老板们的推荐总是带着一丝神秘感。同学说前几日一位客户老板约在茶室谈事情,茶老板拿出一款普洱沏上,说了茶的万般好,最后留下一句30万一饼哦。同学说当下努力想夸上几句,但几泡喝过也不知从何夸起。

看不懂的价格,听不懂的故事,和下不去决心买单的手。

03

如果喝茶,请简单喝。

朋友说最近喝茶颇有心得,寻得了一位茶店老师傅带着喝,把白茶喝得比较明白了。而且在师傅的推荐下,配置了几万元的茶具,现在每周都会和一众茶友在师傅店里开茶会。

我问那你比较喜欢福鼎的还是政和的?朋友说最喜欢安吉白茶。我长叹一口气,告诉她这是绿茶。

这让我想起之前一位茶人的笑谈。他说,以前邀请去品茶主人都会说,不好意思家里没有什么好茶,招待不周还请见谅;现在主人经常会说,不好意思家里没有什么好茶具,招待不周还请见谅。喝茶,茶却已经不重要了。

前段时间中午吃饭茶友们交流逛茶博会的收获。我说买了一款水金龟,和好友们试过样茶都觉得作为口粮茶很不错。一位茶友停下筷子问了一句,多少钱?我说差不多1000元左右一斤吧,现场搞活动还打8折。茶友低头吃菜,咀嚼间隙抛出一句,这不算什么好茶吧。

茶无贵贱,适者为珍。

对我喝茶观念影响颇深的老师曾经耳提面命,如果大家都去追逐那些所谓的高价好茶,那这些价廉物美的口粮茶要怎么办?

恍惚间闪过《一点就到家》里的镜头,魏晋北在北京的一个咖啡店喝到了普洱咖啡,然而坐在对面的人却拒绝一尝,理由是中国的咖啡也配叫咖啡吗?

喝茶已不是喝茶,喝咖啡也不是喝咖啡。都是一样的尴尬。

魏晋北最终回到了古寨子,想明白了他自己,想明白了小伙伴们,也想明白了那些咖啡树。

那我们呢?

耳边隐约响起魏晋北的心理医生说的那句话,我正在读一本外国名著,里面有句话很有道理,人们总是在正确的事和容易的事之间做选择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