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着讨巧成黑马?《一点就到家》怕是在瞎扯淡

《一点就到家》在国庆档的时候被不少公众号吹做“黑马”,但是今天再仔细一看,豆瓣7.1分在国庆档一众电影里中规中矩,

仅2亿出头的票房,还不如大烂片《急先锋》。

黑马?就这?!

《一点就到家》被不少人叫做电商版的《中国合伙人》,可整个故事看下来的割裂感让人分不清到底是在讲扶贫还是在讲创业。

前半段彭昱畅提出的“一点就到家”本意是快递下乡,通过打通偏远山村和城镇之间的物流渠道,让彼此之间的货物能够流动,从而带来经济效益。

这样的立意背后,其实是希望通过挖掘山村经济的潜力来吸引青年人回乡就业。

但后半段的主题就变味儿了,它讲的是三个意气风发、心怀志向的年轻人通过不服输的性格创业成功的故事。

看似后半段的“创业成功”对应了前半段的“青年人回乡就业”,但却根本没有解决原有的基本矛盾。

故事的基本矛盾是什么?是黄路村的茶叶被低价收购、卖不出好价钱。

但《一点就到家》给出的解决方案是什么?是把茶树砍了,种上更有销路的咖啡。

明面上是解决了黄路村收入低、经济发展不起来的问题,但却没有真正解决黄路村本土经济的基本矛盾。

抛开土产品茶叶与洋路货咖啡之间的排外情绪和种族歧视,黄路村的茶叶产业到底是产能过剩还是缺乏营销和包装,这点电影始终未给出答案,而是通过转移矛盾的方法来混淆观众的视听。

《一点就到家》把“黄路村”茶叶好却卖不出去的社会矛盾,转移到了“李绍群父子”之间的亲子矛盾上。从一个宏观、深度的社会性事件降级到一个具象、狭隘的家庭关系上,这不是讨巧而是偷懒。

或许编剧当时就是这么想的:社会经济问题咱没法出谋划策,那父子关系咱还解决不了吗?

父子之间的关系是解决了,但用的却是一种最简单粗暴的方式:儿子有出息了,老子脸上有光了。

这种解决之道体现了编剧的思维还停留在旧封建社会之中,对于亲子关系的理解还是父权强政、子来反抗的老旧思想。这就像老皇帝想要杀掉不听话的皇子,皇子迫于无奈发兵逼宫,老皇帝打不过被迫退位后,还得站出来说一句“儿子这么厉害果然遗传了我的雄风”让自己有个台阶下。

《一点就到家》真正讨巧的地方在于它套了两个近几年国家最关心的话题:下乡扶贫和大众创业。

拿着“下乡扶贫”的幌子赚取观众的眼泪和同情,借着“大众创业”的壳子大肆灌输毒鸡汤,这样的电影也配得上“黑马”!?

一句“有没有远山树林的声音”鸡汤连小姐姐都拜倒

乡亲们购物难的问题有没有解决?东西卖不出价的问题有没有解决?

影片的最后没有给观众一个明确的答案,只是用一片虚伪的繁荣来掩耳盗铃。试问,这样的结局你扶的什么贫?创的什么业?

可以看出来,上至导演编剧、下至演员,都没有扶贫的经历,更没有创业的经验。他们虚浮的创作,让这部电影就像披着扶贫、创业外壳的低俗喜剧。

另外,扑面而来的“某划算”、“某主播”、“某宝付款码”更是带着一种收割名利的广告气息,是为了在某多多面前扳回一局吗?

《一点就到家》想要过节讲个喜剧、图个乐是没问题,但是想要往自己脸上贴金的话,这脸……一点就破。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