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6名瑞幸中高层联名罢免董事长,是揭竿而起还是看不得它好?

正在希望让业务重回正轨的瑞幸咖啡,突然又被“缠上”了。但这次既不是空头也不是竞争对手,而是“宫斗”。

昨日深夜,上任还不到半年的瑞幸董事长兼CEO郭谨一被46名瑞幸中高层联名罢免,刷屏全网。对内部举报信一事,瑞幸今天回复小食代称:“情况属实,详情暂时不方便透露。”

不过,这出逼宫大戏的诉求今天还未实现。有业内分析认为,由于所谓罢免信和参与者不具有法定的罢免权力,因此在上市公司董事会收到这类信件时,被举报的高管并不会立即停职。此外,耐人寻味的是,在举报信登场之际一份更详细的瑞幸债务重组报告计划要在1月15日发布。

罢免

据社交平台网络流传的截图显示,上述信件给出了三个理由来请求罢免郭谨一,包括“ 贪污腐败、通过手套供应商舞弊,损害公司利益”、“ 滥用权力铲除异己,党同伐异”和“ 因其个人能力低下和个人私利给公司造成巨大隐患”。

基于这些理由,包括7位副总裁在内的46名瑞幸中高层联名签字请求董事会和大股东大钲资本,立即罢免郭谨一的董事长和CEO职务,同时申请立即成立包括员工代表参与的特别委员会或者独立调查组,调查其“贪腐行径”。

有意思的是,也许由于起草匆忙,这封落款日期为2021年1月3日举报信的大标题还将“郭谨一”写成了“郭瑾一”,同时也出现了其他语法错误的问题。

截至发稿时,瑞幸董事会和其大股东大钲资本暂未对罢免事件给出评论。今天,瑞幸投资者关系部门和大钲资本公关部门暂未回复小食代查询。

今天,在评论本次事件时,香颂资本董事沈萌向小食代指出,所谓罢免信或参与者并不具有法定的罢免权力,所以只会当做举报信在一般情况下,上市公司董事会收到举报信后,会根据内容展开内部或第三方(如有必要)的调查,同时会根据调查进展决定是否会实施停职,但不会在收到罢免信时就立即对被举报的高管进行停职处理。

“这种行为根本不符合公司治理。”其指出,这说明该公司虽然已经在美国上市,但仍然是“披着现代公司外衣的帮派组织”。

小食代留意到,在举报信发出后,郭谨一也火速发布全员信,称保证“全力配合调查”,同时提请董事会对此次举报的组织者和过程动机进行调查。他还在信中表示,“公司现在经营稳定,收入向好,是一些造假出局人绝对不想看到的。”

不过,他并没有同时对其斥责的“造假出局人”点名和给出具体证据,也没有进一步分析其动机。

小食代留意到,郭谨一在回复开头就提出,举报信是在1月3日由瑞幸前董事长陆正耀、瑞幸前CEO钱治亚等“组织并主持起草”,“部分当事员工不明真相,被裹挟签字”。

对于郭谨一的说法,今天有媒体报道引用了举报信中提到的两位沟通代表、自称是瑞幸副总裁的李军和周斌回应称,“ 关于郭谨一的贪腐我们也掌握了大量的证据”,并指其“甩锅给陆总和钱总”。

事实上,郭谨一和陆正耀已相识多年,并曾担任后者助理。在2017年瑞幸组建成立时,郭谨一还成为了瑞幸的联合创始人。

在他的任内,瑞幸咖啡去年底以1.8亿美元与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就财务造假问题达成和解。同时,瑞幸咖啡注册地所在的开曼法院,委任了公司联合临时清盘人,以探索瑞幸咖啡有无通过重组而继续维持公司运营的可能性。

据悉,临时清算人指出瑞幸咖啡面临一个较大的债务风险是,包括美国哥伦比亚广播公司在内的4.6亿美元可转债持有者,有权对瑞幸咖啡提起集体诉讼。此外,中美对瑞幸咖啡财务造假者的刑事追责尚未结束。

对于“内斗”一说,今天也有多个传言称,早在12月底,陆正耀就被曝挖角瑞幸技术团队以筹备创业共享空间相关项目。随后,瑞幸现任管理层紧急在厦门、北京两地召开专项会议,推出稳定团队系列措施。截至发稿时,瑞幸方面并未回复小食代上述事件是否属实。

运营

相比起内斗疑云,这封举报信中和消费者更相关的,可能是有关食品安全问题的指控。

小食代留意到,对郭谨一的举报信提到,在2020年门店增加了上百种产品配方的情况下,“公司不断压缩人员编制,减少店员数量,有些门店甚至减到只有一人在岗,完全暨食品安全和运营风险于不顾”。

那么,瑞幸一人一店的现象真的存在吗?小食代今天下午和傍晚走访了两家位于广州市区的瑞幸门店发现(下图),门店内的确只有一名工作人员在岗,但客流量也不算大。

对于瑞幸的情况,一位熟悉餐饮店运营的人士向小食代指出,在餐饮行业里,一人一店也不是不可行,但要视乎门店规模和客流量等因素。由于瑞幸此前经历了财务风波,且餐饮连锁向来是劳动密集型行业,因此该公司可能会从减少运营人员等方面控制成本。

“一人一店对他们来讲其实是有风险的,从食品安全,从顾客体验来看,长远来说是不好的。”上述人士说。

不过,另一位餐饮连锁高层则认为,瑞幸一人一店的做法反而体现出创新力和竞争力。“便利蜂也是一个店一个时段一个人,这恰好是他们厉害的地方。MANNER(咖啡店)不也如此吗?瑞幸是以颠覆者新势力出现的,被颠覆企业过来的干部不理解也合理”。

他还表示,一人一店的变革恰恰是瑞幸的优点,“不做这些变革,恐怕要大家一起吃土了”。

重组

在经历财务造假以及遭遇各方讨伐后,瑞幸还在支撑着。根据瑞幸联合清算人去年12月层向开曼群岛大法院提交了首份债务重组报告,瑞幸咖啡2020年前三季度维持增长,尽管增速有所放缓。

报告显示,截至去年11月30日,瑞幸咖啡门店数字从4507家减少至3898家;瑞幸咖啡无限制现金、现金等价物和短期投资为人民币51.75亿元。去年前三季度,瑞幸咖啡的单季收入分别为5.65亿、9.8亿和11.45亿,同比增长18.1%、49.9%和35.8%。

小食代今天翻查这份报告还留意到,按照其规划时间,一份更详细的瑞幸债务重组报告计划在1月15日发布。

在处理财务造假的同时,瑞幸也在盘算扩张。

根据上述报告书,到2023年,瑞幸希望开出4800到6900家自营店。如果按照目标上限粗略推算,瑞幸想在三年里开出近3000家新店。

此外,就在1月5日,郭谨一还代表瑞幸签署了咖啡豆采购大单。据协议约定,瑞幸计划于2021年至2023年,每年在埃塞俄比亚耶加雪菲产区采购总量1000至2000吨的精品咖啡豆。有媒体称,“此协议或将促成中国企业在埃塞俄比亚最大的精品咖啡采购订单”。

在此次“罢免事件”后,瑞幸的“权杖”最后到底由谁执掌?原先的扩张计划是否还能顺利进行?小食代将为大家持续关注。

链接:谁是郭谨一?

作为此次遭遇多名瑞幸高层联名举报要求罢免的主角,郭谨一再次成为公众关注的焦点。

事实上,来自“神州系”的郭谨一是组建瑞幸咖啡的创业元老之一。资料显示,郭谨一是北京交通大学交通运输规划与管理专业博士,曾就职于交通运输部运输服务司。小食代翻查公开资料看到,郭谨一在交通运输部工作时就已结识了陆正耀,并于2016年正式进入神州租车,担任陆正耀的助理。

2017年瑞幸咖啡组建成立时,郭谨一成为瑞幸的联合创始人,负责瑞幸的门店拓展和供应链管理。期间,他曾参与小鹿茶品牌对外发布、瑞幸和路易达孚签署战略合作协议等多个战略节点。

在瑞幸咖啡造假案事发一个月后的5月12日,该公司发布公告披露,董事会已终止钱治亚和刘剑的职位,由身为瑞幸咖啡联合创始人的郭谨一出任瑞幸咖啡代理CEO。随后在2020年7月14日,该公司又宣布由郭谨一取代陆正耀成为瑞幸咖啡董事长兼CEO。

根据瑞幸去年9月2日发布的公告显示,其董事会由4个独立董事查杨、庄伟元、刘峰、邵孝恒,以及3位管理层董事郭谨一、曹文宝、吴刚共同组成。小食代今天查阅瑞幸网站看到,目前该公司董事会成员名单仍如上。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